我们是坐火车来的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08-20

我们一起干活的姐妹里,有成年妇女,也有青年,还有一些小女孩,最小也就十来岁的,她们拿一半的工分。我这个人与成年人没有什么话说,可是跟那些小孩子倒是打的火热,每到地头休息时,这些小孩子就会围着我问长问短,开始时,她们对我们很陌生,总是躲着我们,我喜欢小孩,我总是主动与她们说话。渐渐的熟悉起来,有时她们也从家里带些好吃的给我们。其中有一个叫桂荣的女孩,大约十一、二岁左右,天生的聪明伶俐,别看她年龄小,干起活来从不落后,还总是接济着我。为了报答这个小恩人,我也送些头卡之类的小礼物,因此我们俩关系特好。她总是拉着我,要我去家里玩,我总是答应着,从来没有兑现。
一天雨休,桂荣顶着小雨来找我,我拗不过就随她去了。桂荣家的房屋坐落在三排土房的最中间,整齐的篱笆墙顶端露出一排屋顶。来到近前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屋子旁边的小菜园,小菜园里硕果累累,百花争艳,火红的辣椒,耀眼夺目,青色的豆角一串一串的,各种小菜长的水灵灵的,让人看了就满心欢喜。桂荣边走边给我介绍家里的人员,我还没有见到这个家里的主人,心里就已充满敬意。刚迈进门槛,就见到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坐在炕上纳鞋底,桂荣赶紧作介绍:“这是我姐姐桂琴,十四岁了”桂荣又趴在我的耳边,小声神秘的说:“她已经订好婆家了”我听后,啊!了一声,桂荣见状,用手搥了我一下,不让我出声。我看到桂琴长的白白净净的,比她妹妹好看的多。桂琴身体不太壮实,干不了外面的活,在家里包揽了一家八口人的针线活。十四岁的桂琴针线活好,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我有些替这个聪明漂亮的姑娘惋惜。
桂荣的父母热情的招待了我,做了一些好吃的,吃饭时桂荣缠着我问这问那,我耐着性子一一回答,最后她问我:“你们是怎么来的?是坐马车来的吗?”我说:“我们是先坐火车、又坐汽车、最后才坐马车。”这时桂荣瞪着大眼睛问我:“火车是什么样的,里面有火吗?我尽最大的努力描绘着火车的模样,可桂荣还是想象不出火车的样子,她急切的说,你给我画个图吧!
听了孩子这一连串幼雅的问话,心里有一种怜悯的感觉,十来岁的孩子,不读书,不知道火车是什么样子,我看着桂荣那双满是黑道道的手,比我的手还要大。这时桂荣从她小弟弟的书包里拿来了纸和笔,我实在是画不好火车头的样子,我涂涂抹抹的总算勉强完成了任务,桂荣像得了宝贝似的,高兴的举着那张图,见人就喊,看!这是火车,是知青姐姐给我画的。”此时我真是觉得对不住孩子,课堂上如果好好的学学美术,此时也许会拿出更好的画送给孩子,也不枉费孩子那一片童真。
走时桂琴拉着我的手说:“以后没事你就到我们家里来吧,我特别喜欢你们,你们一个个的真干净,衣服那么好看,鞋刷的那么白,你们来的那天,我们几个人站在离你们不远的地方,看了你们好久,可羡慕你们了,听我爸爸说,你们都念了好多书”!
我深情的看着眼前的桂荣、桂琴,心里有些酸楚,她们才是那个时代的“女孩子读书无用论”的牺牲品。这么小就不读书了,早早就嫁人了,还得起早贪黑的与成年人一样操劳,到地里去干活,而且拿一半的工分,挣了钱供弟弟读书,可她们没有一句的怨言,劳动之余照样打打闹闹。
几十年过去了,我心里还一直想念着她们,1980年回扎兰屯办事,顺便回去看望她们,桂琴、桂荣已嫁到外村去了,只见到了她的父母和弟弟妹妹们。我来到我们曾经赖以生存的知青点上,见到了我们与老乡们亲手盖起的房屋,现在已物是人非了,触景生情,我站在屋檐下,眼泪不肯坚守在眼朦里,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滴落下来。
2012年9月又一次回第二故乡,我还企盼着能见到她们,可是这一回她们全家都走了,一个人也没有看到。现在她们也一定做了奶奶了,但愿她们生活的幸福!快乐!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