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不怀半点恶念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09-02

远眺望去,这人身段却有几分认识。
烙月抬眼一瞧,来人着一身红衣,跨一把弯刀,手中还自拿着他的水晶玉女骨,水晶玉女骨见到烙月,振动不停,好像要从来人手中摆脱出来。
傍晚之时,却领来了一人,一胖一瘦一矮三人对她甚为恭顺。
一胖一瘦一矮三人打得累了,见不能从烙月口中撬出任何可用的信息,便纷纷离去了。
胖子心里发麻,好似自己面临的是个怪物,却不是一个人。
胖子打了半天不见烙月叫唤,只见烙月在笑,嘲笑?讽笑?这笑让他想起了天葬场中的鬼哭。
这痛让他笑了起来,笑得吓人,笑得让人捉摸不透,甚至有点反常,受虐狂的反常。
由于他要是不救女郎,女郎要是死在了雪山之中,那么他现在也不会受人鞭子,受这份痛楚了;所以有什么好诉苦的呢,也没有什么好叫唤的,这是最准确的惩罚。
他既然救了女郎,可见如今的苦难是他自找的。
谁让痛是最真实的感觉呢。
相反这痛让他感觉到自己还活着,这痛让他清醒,让他觉得自己还真切地活着。
烙月那会不痛。
烙月被胖子的长鞭抽在身上,他却不叫唤,甚至连涓滴不适的表情也没有;直抽得胖子心中也在害怕,不知道面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岂非是个没有痛苦悲伤的死人么?
那知这样反而惹怒了他,只见他顺手摘下鞭子,在烙月眼前甩了甩,便往烙月身上招呼。
烙月既然听不懂,即使听懂他也不想去理会。
三人唧唧哇哇一阵后,胖子很气愤地走了过来,唧唧哇哇又对烙月说了一通。烙月只是头痛,真不知道胖子在说些什么。
三人正对着烙月举手划脚的,说的话烙月却是听不懂的。
没等烙月将这里面的种种缘由想的透彻,只见人影闪动,进来了一胖一瘦一矮三个汉子,梳妆粗犷,野蛮中有种英气,恰是草原民族的特点。
这行善和作恶看上去好似没有什么区别呢。
可是如今我同心用心一意救人,心中不怀半点恶念,可是到头来仍是被五花大绑地捆在这里。
烙月溘然想到,人世间善恶难定,我烙月未死过之前杀尽恶人,也是良多无辜之人受苦,就算我是错了,所以上天惩罚我,让我受了一场生死大难。
岂非这无情的女郎就将我扔在这里无论了吗,好歹一起渡过了月余的日子,好歹也同生共死一场,就算要杀了我烙月,也应该给我一顿饱饭吧。
刑具森然,四处血迹斑斑。烙月笑了一下,自己怎么又回到这个地方来了。他想起了在天牢的日子,只可惜时隔半年,烙月已经死过了几回,经历了无数的风波。
等烙月再次醒过来的时候,附近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自己被绑在一根柱子上,房屋中很暗;透过微弱的光,烙月看到了,这是一个摆满了刑具的牢房。
他溘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干脆闭上眼又重新睡去。
囚车似乎正朝西北行驶,透过囚车烙月看着这绿色的草原和这蓝色的天空。
等他醒来时已被捆绑在囚车之中,水晶玉女骨已然被女郎拿在了手上。只是不敢用手直接握,而是有一根马鞭提着。
好个无情的女郎,好个蛇蝎丽人。
女郎看也不看烙月,却是眉开眼笑地向未跪的年青人走去。烙月正想看个毕竟,这未跪的年青人是什么样子容貌。只觉头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随即昏了过去。
大概他是走得太累了,不愿再走了吧。
烙月有万夫不挡之勇,几个毛头哪能绑得了他呢。可是他却一点也不挣扎,任由别人捆绑。
这女郎在雪山上多亏烙月几回相救,这才活到现在,没想到她不但不感谢打动烙月,刚刚走出雪山,便对烙月如斯无礼。
一时间便被五花大绑,绑得结子了。
这时只见女郎手指烙月,断喝一声。没待烙月回过神来,几个汉子已朝烙月扑了上来;烙月也不躲,他正要看看这女郎要对自己做些什么。
女郎扬起头发,一脸的严厉“那当然是接我们来了”
烙月希奇,问道“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除一个年青人以外,其他的人齐刷刷全下马跪在女郎眼前,嘴里说的话不是夏话,却也不是那藏话。
那知只觉地皮振动,烙月忙起身来看,只见前方一队马匹举旗疾走而来,到了近处,却是嘎然而止,停在两人眼前。
烙月唏嘘一声,随意就躺在草地上,使劲吸取这土与草的芳香。
面前从望不到边的雪山,立马变成了一望无际的草原。
当夜两人在雪山上度过最后一个夜晚,天还没明两人便开始下山。等到午后,两人便来到了雪山脚下。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