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育了云州无数庶民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10-20

回到府上,叶子峰和崔莹默不作声,可是两人的心中,都不好过。
“莹儿,让你受委屈了。”叶子峰沉声说道。在他看来,这件事情,也许起初是崔莹的错,可是发展到后来,已经不单单是事情本身的对错,而是他和颜冬的较量,恰是自己不敌颜冬,才导致黯然收场。
崔莹抿着嘴唇,眼睛潮湿起来,她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叶子峰还在考虑自己的感慨感染,以前,她一直认为自己的夫君是一个铁石心肠,只知道仕进的官迷,可是今天她才知道,自己,并不了解叶子峰。
“没有,都是俺的错,才让你在那么多人眼前丢了面子。”摇着头,崔莹泪眼闪烁的看着叶子峰,满含蜜意。
“哎!事情都过去了,不说也罢。”委曲的笑着,叶子峰心中暗下决心,今后一定要将本日颜冬加诸在自己身上的,百倍还之。
“子峰,那个颜冬那么狠,平日里,你一定受了不少委屈。”崔莹起身,为叶子峰捶着背。
有些呆愣,叶子峰从来没有见过自己夫人这么温柔,心中一甜,说道:“还好,他是武职,俺是文官,不常常见面。不外每一次见面,颜冬都要让俺难堪,真是气煞人也。”
“啊?那个颜冬这么强势?要不然,俺向父亲说一下,将那个颜冬调走吧。”崔莹担心的说着。
“没用的,俺早就试过。颜冬似乎得罪了什么大人物,直接从京城调到定中的,谁也不敢动他,而且他是武职,调动的权利,在太尉府。”叶子峰叹气道,恰是由于知道这些,所以叶子峰才想要和颜冬争权夺利,一个被贬之人,有什么可怕的。
“那,那咱们就走吧。”说着,崔莹肯定道:“对,咱们调走,反正凉州那么大,空白还有良多,而且,听父亲说,不久胡人就要南下,定中首当其冲,很是危险。”
“可是!可是俺不甘心啊!”叶子峰愤恨的说道。
“不行,这件事情,你一定要听俺的,父亲说了,胡人这次是大举南下,定中太危险了,本来俺还预备过些日子,就和你回威武,等胡人走了再归来,现在正好,你在这里也不舒心,咱们所幸调走。”崔莹激动的说着。
“哎!”叶子峰没有回答。
“俺知道你不甘心,可是你想想,这次胡人南下,定中这座小城,肯定保不住,到时候,那个颜冬,也肯定被杀,你对一个死人,还有什么不甘心的。”看着自己满脸愤然之情的夫君,崔莹劝解着。
“随你吧。”闭上眼睛,叶子峰落寞的说着。
“恩!”兴奋的,崔莹说道:“俺这就去给父亲写信!”
崔府,慕清欢喜的拉着礼姝看首饰,颜冬则是一脸的无奈,谢雨生倒是迟疑,听了刚才的事情,他知道,颜冬在定中也是难题重重,而那县令,就是最大的障碍。
“侯爷,您看,这个镯子好看不好看。”慕清小手在颜冬面前晃悠着,乳白色的玉镯晶莹透亮,和慕清白净的小手,很是搭配。
“砰!”
颜冬在慕清脑袋上轻弹,气道:“就你会惹事,刚来定中,就给俺添乱。”
揉了揉头眉头,慕清撅起小嘴,委屈道:“都是那个县令夫人,自己不顺气,见到人就发火,俺也是受害者。”
“好了,以后循分点,要不然,俺就派人把你送回去。”颜冬看着慕清,无奈的说着。
“别,俺以后一定乖乖的。”慕清忙讨好的帮着颜冬捏肩膀。
“真是拿你没办法。”颜冬丧气的摇头。
首饰店的事情,传得快,散得也快,不外颜冬和叶子峰之间的矛盾,算是彻底公然了。
下战书,颜冬继承随同士卒查处胡人,而谢雨生也在一旁帮衬着。
定中城逐渐恢复寻常,只是在颜冬的嘱咐下,胡人已经很少能进城,而周边村庄的庶民,会萃在定中城的也越来越多。原本废弃的城南,也变得热闹起来。
为了迎接不久后的大战,颜冬还特地让县衙下令,几户人家结伴,每户出一丁壮练习,以备战事。
又是一下战书的忙碌,傍晚,颜冬回到崔府吃饭。
“雨生,你刚来,就让你帮忙,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这样吧,明日,俺带你们出城领略一下边城风光。”颜冬略带歉意的说着。
“你和俺还客气什么,不外,这可是你说的。”谢雨生笑着说道。
“去城外啊!太好了。”慕清兴奋的说着。
白了慕清一眼,颜冬朝礼姝说道:“城外挺有意思的,去看看吧。”
“恩!”礼姝微笑着点头。
吃过饭,颜冬叮嘱慕清早点休息后,回到了军营。
“校尉,本日已经查处城西,一共查到四十七名胡人,其中二十人常年栖身在定中,而另外二十七名身份不详。”礼修山汇报着白天的事情。
“那么多?”颜冬有些惊奇,本认为城内总共有五六十个不明身份的胡人,可是一个城西,就有将近三十人。看来,自己仍是小看了胡人。
礼修山不语,等待着颜冬吩咐。
“常年栖身定中的,派几个人盯着,而另外的,劝他们离开,如果不愿意离开,将他们会萃起来,派一卒人看着。稍有分歧错误.....”说到这里,颜冬神色颜厉起来。
“是!属下明白。”固然颜冬后面的话没说,但是有些事情,不须说明,大家都清晰。
“晚上记住派人盯梢,不要让别有专心之人钻了空子,明天继承查处,一定要将定中的胡人清理一遍,当然,也不仅仅是胡人,看到分歧错误劲的人,就抓归来,不要犹豫。”颜冬十分颜肃的说着。
“是!不外,城中庶民好像对查处有些抗拒,如果再抓俺们汉人的话,是不是有些不好。”委婉的,礼修山提醒。
“不用,这个时候,不须解释那么多,俺们是当兵的,那些事情,自有县衙的处理。”颜冬摇头。
“是!那属下先告辞了。”礼修山退去。
孔子曾说:吾日三省吾身。
颜冬很是赞同这句话,固然做不到吾日三省,但是每隔一段时间,颜冬都会回忆一下近来的事情,思怵一下得失。
闭上眼睛,颜冬坐在椅子上,思考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
夜已深,亥时已过,颜冬的房子内,还亮着灯光。
清晨,颜冬带着谢雨生三人出了城门。
骑马疾驰在荒野上,固然附近有些凄凉,可是天地的广阔让人心情愉快。
“啊!”慕清坐在颜冬的怀里,大声的喊着。
谢雨生虽是士子,却也在官学练过骑马,所以骑术还算过得去,不外礼姝就有些磕磕绊绊,在颜冬的帮衬下,才慢慢的坐在了马上,缓缓的踱着。
时而疾驰,时而舒缓,颜冬带着慕清尽情的感慨感染着疾驰的乐趣。转眼间不见踪影,片刻之后又身归原处。
“侯爷,真是没想到,骑马这么好玩。”慕清高兴的喘息着。
“慕清,你可只是坐在那里啊!”谢雨生打趣着。
“哼!你等着,俺迟早会自己骑马的。”慕清不服气。说道:“礼小姐,让侯爷也带着你跑一段吧,俺正好也学学骑马。”
礼姝看了看颜冬,本有些害羞,想要拒绝,可是慕清已经下马,走到了身前,再加上心中也想体验一下骑马的感觉,也就同意了。
身处于颜冬的怀抱中,固然盔甲是冰凉的,但是礼姝却感到很是暖和,特别是颜冬身上披发的气味,很是让礼姝迷醉。
“握好了!”“驾!”
颜冬扬鞭而起,凉风吹散了礼姝的发髻,缕缕青丝闲逸到颜冬的脸上,一股股芳香传来。感慨感染着礼姝的紧章,颜冬有一种数不清道不明的心情。
大约走了一个时辰,一行人来到了玉河。
玉河是定中城四周独一的河流,也是云州最大的河流,可以说是养育了云州无数庶民。
传说传闻定中当初建成的时候,恰是建在玉河旁,可是因为时间久远,玉河经历多次改道,定中也与玉河分离。
“这里的水真清啊!”慕清蹲下身,捧了一抔水,洒在脸上,又连忙拿出手绢擦洗,抱怨道:“侯爷,水这么凉,您咋也不提醒俺一下。”
“谁让你那么快呢。”颜冬笑着,乐得看慕清出丑。
“宗颜,去打两只猎物,找些柴火。”颜冬吩咐着,四人昨天商量好了,轻装简行,吃的东西,就地取材。
这时,慕清忙道:“不要打兔子。”
章宗颜听到这话,微微一愣,这荒原,最多的,也就是兔子,不吃兔子?吃什么。章宗颜迷惑的朝颜冬看去,
颜冬也有些小郁闷,说道:“打只野狼吧,只要够俺们吃就行了。”
章宗颜点头,看了一下,一行人大约十人,然后带着两个士卒骑马而去。
“侯爷,兔子那么可爱,您咋忍心呢。”慕清有些生气的兴师问罪。
有些模糊的,颜冬看着慕清,纳闷道:“慕清,什么时候,你也这么多愁善感了。”
“哼!就是你分歧错误。”慕清冷哼着,回身离去,不理颜冬。
苦笑,颜冬和谢雨生对视了一眼。
终极,章宗颜打了一只野狼,供几人吃食。
沿河而上,一行人慢慢的悠然而行,领略着边城的风景。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