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私服,此时西湖的荷化已开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10-23

宿无名眉头微皱,好不轻易找到了有可能是下毒的时间,可却没有人留意到酒壶。


 

二掌柜遥遥头:“没有,那个时候大家都在忙,根本就没空留意这些。”


 

“你可曾留意到谁在那段时间靠近过柜台?”


 

二掌柜想了想,最后溘然一惊,道:“似乎半途的时候至公子将酒壶放在了柜台上,而他则回后院房便,不外这段时间很短。”


 

“半途可有将酒壶放下?”


 

“没人陪,他一个人拿着酒在旁边看着伙计搬运粮食,边看边喝的。”


 

“谁陪他喝的?”


 

二掌柜想了想,道:“人倒没咋见,不外酒却是喝了的,宿大人也知道,现在是盛夏,天热的紧,一会不喝水都会觉得嗓子干,至公子昨天可没少喝呢!”


 

二掌柜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他见过宿无名后,便连忙问有何事,宿无名微微皱眉,问道:“成风昨天早上在这里,可曾吃过什么东西,见过什么人?”


 

成蝶点点头,然后将店铺的二掌柜叫了来。


 

成蝶一点不掩饰自己的想法主意,让宿无名颇有些尴尬,不外很快,宿无名浅浅一笑,道:“这倒没有,询问何人跟死者有过接触,不外是例行之事罢了,成姑娘刚才说成风一个早上都在这里,俺想问有问这里的管事的,可以吗?”


 

成蝶并不惊奇,想了想后,笑道:“天然是有过接触的,昨天上午大哥一直都在店铺里打理生意,下战书俺来接班,他则去弄潮,俺们两人在这里说了几句话,他则回府里换衣服,宿大人问俺这个题目,该不会是怀疑俺给大哥下的毒吧?”


 

宿无名点点头:“成姑娘说的没错,你也知道你大哥是被人鸩杀的,所以俺们想知道昨天你是否有跟成风见面接触?”


 

大家在庭院一阴凉处坐下之后,成蝶望着宿无名问道:“宿大人应该不会无缘无端来这里吧?”


 

当成蝶看到宿无名等人的时候,有些吃惊,可是很快,她便笑着将宿无名等人领到了内院,内院有不少仓库,不外此时还未开始向店铺前台搬运,所以显得十分宁静,只偶有能闻到蝉鸣。


 

也许,成蝶真的是一个很会做生意的人,就像温婉儿一样,只是又不一样,温婉儿会做生意,在面临一些抉择的时候,她能够下定决心,只是她不会像成蝶这样强硬。


 

成家是做米粮生意的,店铺之中天天都有很多苦工在里面搬来搬去,宿无名等人进去的时候,成蝶正在指挥伙计搬东西,她的样子很美,不外在指挥的时候,那语气却是十分强硬的,不让人有一点质疑。


 

两人点点头,吃过饭喝过酒之后,便又急匆匆的跑了出去,而宿无名等人则直接去了成家的店铺。


 

宿无名点点头:“你们两个赶快吃饭,吃完饭之后,帮俺打听一下周桐的情况,再有便是王嫣然王姑娘的情况,看看她父亲想将她嫁给谁。”


 

临云说完之后,姜英这才启齿道:“固然如斯,那周桐的嫌疑仍然很大,由于只有他一个人给成风喝了酒。”


 

两人坐下之后,那临云立马笑着说道:“宿大人臆则屡中,除了周桐接受了成风的贿赂外,还有其他人也都收到了,就连昨天弄潮比赛的前两名也受到了,他们本来是想再等一会就败下阵的,可是没有想到成风就在那个时候溘然死了。”


 

上得岸,几人随即离开西湖,此时已是正午,几人在街上找了家客栈吃饭,而就在他们几人吃饭间,姜英和临云两人找了来。


 

当船只穿过一片荷叶之后,宿无名对船家吩咐道:“上岸!”


 

对成雨说的情况,宿无名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


 

成雨点点头:“昨天回到府上之后,父亲很痛恨沙儿他们几人,说他们没有保护好成风,要教训他,当时俺由于沙儿常常不把俺放在眼里,一时生气打了他几个耳光,他一定是怀恨在心,这才在你眼前告状的。”


 

“你昨天打了沙儿?”


 

成雨说完那句话之后,望了一眼宿无名,随后说道:“俺没有劝酒,一定是沙儿气俺昨天打了他,这才说俺劝成风酒来着。”


 

听得成雨说出这样一句话来,宿无名不由得佩服起他的智慧来,不外固然如斯,他仍是很想知道成雨为何要劝酒,既然他们两人不和,劝酒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了。


 

这个时候,成雨溘然如梦初醒,嘲笑一声后,道:“原来是沙儿那个兔崽子!”


 

“你不要管本大人听谁说的,你只说有没有这事吧!”


 

“劝他饮酒?”成雨有些惊奇,随后连忙问道:“宿大人听谁说的?”


 

“既然是这样,你为何要劝成风饮酒呢?”


 

此时,面临宿无名溘然说出的这件事情,成雨已经不再惊奇,他只眉头微皱,随后便启齿说道:“并没有说什么,他要去弄潮,问俺要不要去看,俺一介书生,对那种事情没有一点爱好,而且俺知道他让俺去看,不外是想在俺眼前显摆自己能够拿得名次罢了,俺又不犯贱,咋可能去嘛!”


 

划子继承在湖中飘荡,而且是漫无目的的飘,宿无名顺手采了一朵莲化拿在手里转着,然后问道:“成风在去弄潮之前,曾找过你,你们两人都说了些什么?”


 

成雨的话也像那落入湖中的水一样,在宿无名等人的心中响了那么一响,然后便扬起了涟漪。


 

不知何时,大家已经误入藕化深处,荷叶田田,船只溅起的水在上面滚了有滚之后,啪的一声又落入湖中。


 

宿无名一时眉头微皱,而这个时候,成雨则继承说道:“父亲喜欢小妹都比喜欢俺多一些,现在店铺里的生意,父亲全部交给小妹打理了,俺啊,在成府根本就是空气,毫无一点存在感!”


 

成雨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宿大人对俺成家仍是不够了解,现在俺大哥被人鸩杀,父亲在府里章罗凶事,店里的生意可见让俺去打理?”


 

成雨说完,眼神之中有着几许落寞,可这个时候,宿无名却冷冷一笑,道:“如果成风不死,你可能在成府什么都不是,可如果成风死了,家族里的生意不全都把握在了你的手里?”


 

成雨笑了笑:“错,并不是由于王姑娘她有可能不喜欢俺,而是由于王姑娘身为王员外的女儿,必定不会嫁给一个庶子,而且王员外为了自家生意,他的女婿一定要成为家族里掌事者才行,可俺在成府之中,恐怕什么都不是。”


 

宿无名的话很伤一个男人的心,可他仍是说了!


 

这个时候,宿无名哦了一声,然后问道:“二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岂非就算你所有的情敌都死光,王姑娘也不会嫁给你吗?”


 

成雨的话有些矛盾,他既然肯为王嫣然牺牲一切,那么如果他有情敌的话,他会不会杀了那些情敌呢?


 

听到这话,成雨一惊,随后又冷冷一笑:“原来宿大人在这里等着俺呢,没错,为了得到王姑娘,俺不惜牺牲一切,只是俺很清晰,就算俺牺牲了一切,为她杀了人,俺也得不到她,所以俺并不会做杀人一事。”


 

见成雨将王嫣然说的那般锦绣,欧阳雁心头顿时生出一股妒意来,而就在她预备反驳成雨几句的时候,宿无名溘然笑道:“王姑娘如斯美貌的一个女子,想来为了得到她,你是会不惜杀人的吧?”


 

“没错,俺喜欢王姑娘,像王姑娘那样的女子,不管是谁,只要是个男人,看一眼都会喜欢上她。”


 

“请二公子回答题目!”


 

宿无名溘然说出这句话,让成雨有些吃惊,他微启的嘴许久未曾闭上,而许久之后,他才嘲笑道:“宿大人果真是宿大人,连王姑娘都打听出来了,佩服,佩服!”


 

宿无名浅浅一笑,道:“二公子可喜欢王嫣然王姑娘?”


 

成雨短短的一句话竟然将汤雄给说的无可辩驳,汤雄很是生气,望着宿无名道:“宿大哥,这个人真是会强词夺理!”


 

汤雄的话并没有吓到成雨,只见成雨冷冷一笑:“兄弟之情是兄弟之情,杀人凶手是杀人凶手,谁说没有兄弟之情的人就一定是杀人凶手?”


 

见成雨如斯不念兄弟之情,汤雄顿时怒道:“你这个人,连兄弟之情都不顾,一定做得出下鸩杀人之事,俺看凶手必是你无疑!”


 

成雨面无表情,道:“俺们两人本来关系就不好,他死是他的事情,跟俺来此泛舟有什么关系?”


 

宿无名浅浅一笑:“令兄昨天被人鸩杀,你今天来西湖泛舟,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成雨问完这句话之后,便再未几言。


 

此时西湖的荷化已开,偶有几只蜻蜓飞来起舞,船儿在荷化间穿梭,到了一少人地房之后,成雨这才问道:“宿大人有什么题目要问在下?”


 

成雨深深吸了一口吻,然后跨步上了宿无名的船。


 

船上的书生都望着成雨,不外此时他们的眼神已经有了变化。


 

西湖美景依旧。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