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宴会尚未开始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10-27

庭院静了许久,而就在这许久之后,夜空溘然飘来纤纤细雨来,世人被这细雨打醒,纷纷为此词叫好,更有人称赞说这恐怕是咏唱七夕最好的词了。


 

宿无名在开始吟的时候,整个庭院仍是一片喧嚣的,可是等他吟到又岂在朝朝暮暮这尾句的时候,整个庭院溘然安静了下来,在场有不少人都是颇有文采的,宿无名这首鹊桥仙作的如何,他们一听就能听出来,不管是立意仍是境界,都是绝妙的。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宿无名将手放在嘴唇片刻,随后吟道:


 

这个时候,那丹凤姑娘也溘然对宿无名来了爱好,把目光会萃到了他的身上。


 

世人见宿无名要作词,纷纷随着起哄附和,欧阳雁倒不觉得有什么,由于她对宿无名很是自信,她相信宿无名一定能够作出一首好词来,压倒所有人,可温婉儿却是一脸担忧,究竟她看得出来,在场的很多人都不怀好意。


 

被诸葛空设计刁难,宿无名浅浅一笑,将杯中酒饮下之后,道:“既然别驾诸葛大人想看本官作词,那本官就作一首,也来说说这鹊桥仙。”


 

诸葛空言语之中对宿无名尽是讽刺,这让宿无名很是看不惯,可虽是如斯,却又让宿无名无法反驳和推辞,不然岂不是让在场的人笑话,让人觉得他宿无名根本没有真才实学,当初作诗进大理寺,也不外是靠命运运限而已。


 

宿无名无心作词,可就在那些士子文人作完之后,诸葛空溘然向宿无名浅浅一笑:“听闻宿大人当初是作了一首诗才进得大理寺的,如斯可知宿大人在这诗词房面的造诣极高,今晚不如作一首如何?”


 

宿无名不想凑这热闹,也是有原因的,先不说他不会作词,就刚才丁威对他的立场,便只丁威很轻视自己,那丁威武将出身,对这诗词歌赋只怕也不感爱好,刚才那样说,也不外是为了打发无趣,现在自己若是作一首词出来,岂不是让丁威更加的看轻自己,会让他觉得自己一点本事没有,进大理寺真的是由于当初写了一首诗的缘故。


 

宿无名耸耸肩:“这种热闹,俺没必要凑吧!”


 

欧阳雁听得那些士子书生吟完词之后,连忙推了一些宿无名:“宿郎,你也赶快作一首出来啊!”


 

宿无名看过一眼之后,端起桌子上羽觞饮了一口,看他的样子,好像并没有跟那些文人一争高下的意思,这让温婉儿觉得甚是希奇,温婉儿最是细心,从刚才宿无名的眼神之中,她看出宿无名是很赏识那个丹凤姑娘的,可既然赏识,为何不作一首词出来呢?


 

作词开始之后,那些士子文人纷纷吟出自己的自得之作,而在他们吟词的时候,宿无名望了一眼丹凤姑娘,只见丹凤姑娘面若桃化,黛眉如画,清雅间不失清秀,偶有好词,便莞尔一笑,真真是一绝代丽人,为了能让这丽人谱曲弹唱,真是绞尽脑汁也是愿意的。


 

这样议定之后,一女子半面妆容的走了来,那女子走来之后,先向世人性了万福,然后便退在一旁,静等别人吟词,而她身旁则有一书吏,负责把各位文人才子所作之词记实下来,好让丹凤姑娘谱曲弹唱。


 

那些文人也都有争强好胜之心,于是连连表示赞同,而且又说今夜是七夕,作的词必需跟七夕有关才行之类的话。


 

而就在这些人吵吵嚷嚷的时候,诸葛空溘然启齿说道:“大家这么多人,就算每人作一首词出来,也有十几二十首了,丹凤姑娘恐怕无法都给谱曲,所以不如这样,大家将各自的词都作出来,然后让丹凤姑娘自己选,丹凤姑娘想为那首词作曲,就让她唱那首,诸位意下如何?”


 

宿无名见这些文人书生这么兴致勃勃,不由得对那丹凤姑娘多了几分好奇。


 

丁威这样一所,在场的文人纷纷表示赞同,能够在这样的场合作词并由丹凤姑娘谱曲,那可是莫大的荣幸。


 

世人纷纷举杯同饮,这样喝完,丁威又道:“有酒无曲,显得颇有些无趣,在座世人有很多都是科举进士出身,有些更是才高八斗的才子,俺看今夜为了助兴,大家各自写首词来,然后命那风雅楼的丹凤姑娘谱曲为大家献唱如何?”


 

一曲舞罢,丁威举杯对世人性:“今夜七夕,诸位能来俺这杭州刺史府共庆佳节,本大人甚是兴奋,来,俺们同饮此杯,今夜不醉不休。”


 

大家吃着美食,喝着美酒,听着声乐,赏识着绝妙舞姿,那感觉真是说不出的爽。


 

饭菜酒水端上来之后,乐声便起,接着有舞姬前来献舞,这些舞姬身段婀娜,配合着声乐翩翩起舞,仿佛月上嫦娥。


 

这丁威固然对宿无名很是轻视,可宿无名究竟是大理寺司直,奉皇命而来,所以紧挨着丁威的便是宿无名和他的朋友夫人,依次则是县令商卫和才子文人,以及一些武将。


 

客人来的有良多,所以在庭院之中设宴,宴席分两排,按照官阶大小从里到外延伸,丁威则坐在最里面的中心,对着那条宽阔的道路。


 

进刺史府大概半柱香的时间之后,客人来的已经差未几了,而夜色也已经暗淡下来,丁威见一切都预备的差未几了,便让人公布开席。


 

宋惊每天然也是看出丁威有轻视之意的,不外他见识过宿无名的厉害,心中颇是佩服,所以对宿无名极尽照顾。


 

几人这番见过面之后,丁威对宿无名的好奇之心已经冷淡了不少,所以命宋惊天铺排宿无名等人的一应事务之后,他便带着别驾和长史去见其他客人去了。


 

他们的行为被欧阳雁看在眼里,十分的气氛,若非温婉儿拉住了她,她非得大闹这杭州刺史府不可。


 

宿无名听得丁威的话之后,连连向诸葛空和丁俊两人行礼,他们两人好像也有跟丁威一样的想法主意,对宿无名十分的轻视,所以回礼的时候只微微做了做样子。


 

别驾和长史在汤初的时候是统一职位的不同称法,都是刺史的佐官,不外到汤武宗这个时候,别驾和长史是已经分开了的,其中别驾从四品下,长史从五品上,分别辅佐刺史管理州县大小事务,有时别驾相称于幕僚,做一些书吏做的事情,亦或者出谋划策。


 

只是当丁威听了宿无名的话之后,心头颇有些不兴奋,眉头微皱之后,冷语道:“宿大人破案繁忙,没来得及到这杭州来玩也说得过去,来,俺给你先容一下,这位是俺刺史府的别驾诸葛空,这位是刺史府的长史丁俊。”


 

虽说官阶上宿无名的大理寺司直没有刺史的官阶大,可宿无名从京城长安而来,有行使钦差的权利,所以称本官而不是下官,是一点题目没有的。


 

宿无名见丁威脸色几经变化,便猜想他以貌取人,有些看轻自己了,宿无名见他如斯,又许久不语,于是浅浅一笑,道:“丁大人可是怪罪了本官?”


 

这这样的人,他的名气是不是真的靠本事争来的呢?


 

丁威看到宿无名之后,眼睛眯了一眯,看起来更显细长,而这样眯了一眯之后,脸上顿时露出惊奇之色,接着是不屑,他早听闻大理寺司直宿无名的名气,本认为是个像宋惊天那样捉贼的好手,可现在一看,却不外是个书生样子容貌,看起来身板单薄的后生。


 

宿无名向丁威行礼,道:“来千塘已然有些时日,一直没来得及造访丁大人,是在下疏忽了,请丁大人莫要见怪!”


 

宿无名等人进得客厅之后,那宋惊天连忙向丁威拱手道:“丁大人,宿大人来了!”


 

另外一人身材跟丁威差未几,不外他却一脸横肉,眼睛略小,给人一种威颜却又滑稽的感觉。


 

丁威身旁坐着两人,其中一人身材偏瘦,看其身形应该个子很高,那人脸上老是带着一抹浅笑,又给人一直斯文感觉,现现在已经入秋,他却仍然拿着一把羽扇,像三国时期的诸葛亮。


 

宋惊天领宿无名走过庭院,进了客厅,此时客厅之中坐着三人,其中一人正坐中心,身刺史服,想来便是丁威了;这丁威身材魁梧,脸膛微红,鼻梁高大,眼睛细长,当初他不当刺史随军打仗的时候,由于他的长相,都被人称为小关羽。


 

此时宴会尚未开始,所以不少客人便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闲聊,有熟悉宿无名的,会上前打个招呼。


 

宋惊天命人将那些山贼押进大牢之后,这便连忙领着宿无名进刺史府,此时刺史府庭院之中坐满了宾客,他们大多是杭州城各州县的县令,亦或者是在杭州城有名望的贵族;除了这些人之外,一些富甲一房的商卫以及文采斐然的才子,也有不少。


 

气候渐暗,可整个杭州城却是灯火灿烂的,而且人声鼎沸。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