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私服,看着激动的褚居延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10-27

褚居延的声音在符波的耳边不断的回荡,他腮帮紧鼓,死死的握着羽觞,然后一杯一杯的向嘴里灌着。
“原形毕露,原形毕露了,符波,你终于露出了你本来的面目,想让俺跟你回去,做梦!你做梦吧!”大喝着,褚居延被胡人架了出去。
“来人,送褚先生回去,看好镇子上的汉人,不能让他们有一点的闪失。”符波轻飘飘的说着,坐了下来,拿起羽觞,摇头品着。心中暗道:褚居延,这都是你逼俺的。
“你!”回身,褚居延努目指着符波。
“褚先生,你们汉人一向以家国天下为重,这镇子,有九百多人,其中不少,可是你的亲人,做人不能太自私,您说呢!”说着,符波笑了起来。
“还有何事?”头也不回,褚居延其实不愿就此事再和符波计较。
“等等!”符波出声,拦住了褚居延。
不同意,你认为不同意,俺就奈何不了你吗!
看着褚居延的身影一步步阔别自己,符波心中升起一阵怒火,自己这般以礼相待,这般的低声下气,为什么褚居延还不同意,他为什么不同意!
“和平?即便你的想法主意实现了,那也是上百年后了,这上百年,该有多少汉人死在俺教给你们的东西手里,俺是毫不会同意的。”褚居延说着,又站了起来,说道:“如果没什么事情,俺先告辞了。”
“俺们可以和平相处的。”符波咬牙说道。
“符波,你也不用再劝了,俺是不会和你走的。俺是一个汉人,俺身体里流淌的是汉人的血液,俺脑袋里是汉人的文化,俺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由于俺是一个汉人,俺毫不会教给你们汉人的东西,再让你们来杀汉人的。”褚居延闭上眼睛,坐了下来。
“无用?俺不觉得,这些事情没做过,又怎知无用。”符波目光看向褚居延,和褚居延的一番谈话,更加坚定的他的信念。
“符波,固然你有些说动了俺,可是,这只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汉人与胡人,注定不会和平相处的,你只是在做一些无用的事情。“褚居延摇头叹气。
褚居延有些怪异的看向符波,他觉得符波真是一个希奇的胡人,做自己的胡人岂非不好吗?为什么偏偏要学习汉人呢?谜底,只能是,他想要胡人强盛,可强盛,这就意味着与汉人的交战,更加的激烈,汉人与胡人和平相处,褚居延死也不信,除非,有一房臣服。
“孩子?”褚居延一愣,孩子们确实什么都不懂,也什么都没做。
“哦!原来如斯。”符波点头,他总算明白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但是他并没有抛却,继承道:“褚先生,俺知道成年的胡人做了良多恶事,也很难与汉人和平相处,但是孩子呢?他们可什么都没有做过,你为什么不给那些孩子一些机会呢!”
“哼!那句话只是来劝勉心有知己的人,你见过几个恶贯满盈的人回过头,恶贯满盈的人,较之你们胡人,也只是小巫见大巫了。”褚居延不再看符波,心中气恼的,责怪自己为什么来赴约。
“你们不是常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吗!”符波耐着性子,他知道汉人对胡人有偏见,但是没有想到褚居延竟然这般的固执。
“笑话!”褚居延满是不屑,相信胡人变好,他宁愿相信大周和大乾溘然归附大汉名下。
看着激动的褚居延,符波深吸一口吻,缓缓道:“您咋会这么想,为什么不从另一个房面想一想,俺们如果学会了你们汉人的文化,说不定也变得和你们一样,这样一来,俺们就能和平相处了。”
“教你们?!然后再让你们用这些东西来杀俺们汉人!做梦!”褚居延溘然愤慨,直接站起来,指着符波大喝。
“呵呵,褚先生,你们读书人不常说要教化四房,为何就不能教俺们胡人读书识字,赏识这些诗词呢。”符波说着,声色颜厉起来。
“呵!原来你是打得这个主意,做梦,就是死了,俺也不会去教你们这些戎狄的。”褚居延嘲笑起来,心中闪过一丝惊奇,他没有想到符波居然打得这个主意,胡人,不都是野蛮,只会用武力杀戮吗。
面色丢脸,符波瞪着褚居延,露出一丝凶光,但是褚居延不为所动,与其相视,转眼间符波却又笑道:“是啊!俺们是不懂,但是这并不代表俺们不想懂,褚先生,您岂非不但愿这些诗词文章,流传四房吗?”
“哼,你们这些胡人,这些戎狄,不通教化,懂得什么诗词,又有何可惜!”将酒水放在桌子上,褚居延冷哼道。
回身,看到褚居延有些激动的样子,符波笑道:“褚先生,这么美的诗句,只在汉人中流传,您不觉得可惜吗?”
皱眉,褚居延不清晰符波到底想要做什么,说道:“是很美,但是符波,俺并没有说过要和你一起走。”
笑着摇头,符波起身,看向附近景色,缓缓吟道:“忽如一夜东风来,千树万树梨化开!多么美的诗句啊,您说呢,褚先生。”
不得不接过羽觞,但是褚居延没有一丝要喝的意思,愣道:“俺们?俺何时说过要和你一起走了。”
“不!是俺们要走。”符波又将酒让了让,微笑着看向褚居延。
“你们要走?!”心中一喜,褚居延有些激动,固然符波对胡人管教很颜,并没有在镇子上大肆的抢夺,甚至可以说是耕市不惊,但是胡人就是胡人,也许忍得了一时,但终极肯定要露出真面目,现在听到符波说要走,他如何能不兴奋。
“呵呵,褚先生放心,俺符波不同于其他的胡人,这一次,俺是预备邀请你和俺一同离开的。”符波笑着,将羽觞递给褚居延。
“符波,今天你邀请俺来,所为何事?”褚居延不悦的说着,他此时可没有和符波一起赏景饮酒的心情,正在为镇子上的庶民的性命暗暗担心。
“褚先生,此情此景,真是让俺想到了你们汉人的一句诗。”符波拿起热酒,轻轻的抿了一口,固然这酒很好喝,但是符波却是有些不适,也许是习惯,符波总觉得,他们鲜卑人酿的酒,更烈,也更加的好喝。
雪后初晴,符波坐在一处亭子,看着附近皑皑雪景,心中不觉一阵愉快,之前的愤郁之情一扫而空。
高兴的大笑,死亡的惨叫,还有悲伤的哭喊,这所有的声音交织起来,就像是一曲悲伤的音调,在云州城不断的回荡,一曲接着一曲,重复的上演。
一时间,云州城内散乱一片,喧嚣震天。
乞力的命令瞬间响彻在云州城内,无数胡人疯狂起来,看到身边的汉人,是男的,杀无赦,是女的,则是抢夺过来。
......
“大家尽情的杀吧!”
“首级下令,尽情狂欢!”
“终于拿下来了,告诉勇士们,尽情的狂欢吧。”乞力大笑着,看着大街上逃窜的汉人。
“哈哈哈,这云州,终于被俺们给拿下了。”坎比耶骑着马,在一众护卫的保护下,走进了云州。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