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来得有些蹊跷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5-03-15

一生只可一次的相求,欧阳亦不要荣华富贵,不求长生不死,而是为父母求来了新的生机。

天色已经大亮,一缕温暖的阳光照进了大屋,照到少年整夜未眠,仍旧欣喜不已的年轻脸庞。

父母的呼吸,已经完全均匀,死神随着夜幕渐渐退去,压在欧阳亦心口的一块大石,终于落地,爹娘,终于脱离了危险。

对于体内的姐姐与破界丹,欧阳亦将当做一个隐秘,曾经救过他一家三口的恩人,与那颗会引来致命杀机的灵丹,他决不会让外人知道。

嘎吱。

紧闭的房门,在清晨时分,被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推开,欧阳武带着满面的悲痛,再次来到欧阳亦家,他身后的院子里,是族人们再次抬来的棺椁与欧阳幡。

已经过了大半夜,欧阳天启夫妇一定早已丧命,欧阳武此时担忧的,是欧阳亦的状况,让一个刚刚十六岁的少年,为几天前还健康的父母送终,实在太过凄惨了一些。

经历这次磨难,或许欧阳亦的心性也能更加成熟,凡人么,哪有长生不死,生老病死,不过是天道循环而已。

刚刚走进房中的老者,带着满脸苦涩,当欧阳武发觉到本该断气的欧阳天启夫妇,居然呼吸正常,好像沉沉睡去之际,惊讶得手里的杖都倒在了一旁。

听到屋里的异响,欧阳安与欧阳峰,还有一众欧阳家族人,纷纷冲入大宅,于是欧阳天启夫妇非但没死,还奇迹般地病退灾除的消息,顿时传遍了整个欧阳堡。

“堡主命大造化大,居然没死!”

“天启没死,欧阳堡就会越来越强,有他在,族人们也更加安心呐。”

“是啊,少个后天境界的堡主,对于欧阳堡来说可是天大的损失,这下好了,不但堡主没死,他夫人也转危为安,一定是欧阳亦那孩子的孝心打动了苍天!”

“可不是么,必死的大难都能熬了过来,看来欧阳亦可不是什么灾星。”

族人的奔走相告,使得欧阳堡一片欢腾,被称为灾星的少年,就此脱离了不详的外号。

欧阳亦家的大屋中,欧阳鸣的老爹仔细诊查着欧阳天启夫妇的伤势,许久之后,点头笑道:“堡主的眼瞳恢复了常态,想必体内的煞气已经消散,这几天折腾得乏累,醒来也得好好休整一段日子,嫂子的呼吸均匀绵长,伤势好转了不少,碎裂的胫骨还得勤换伤药。”

长长地出了口气,欧阳鸣老爹对着欧阳武说道:“五叔,天启夫妇的命,应该都保住了,不过我这点儿手艺可不够看的,最好派人去连山城请来名医,将他们夫妇好好调理一番。”

“好,好!欧阳安呐,你亲自走一趟连山城,请城里最有名的名医!”老者神色惊喜异样地吩咐道。

“放心吧五叔,我这就出发!”欧阳安说着,一拍欧阳亦的肩头,道:“欧阳亦,好好看着你爹娘,这一次他们夫妻熬过了死劫,都是你的功劳,苍天开眼了啊!”

欧阳堡的所有人,都以为是欧阳亦的孝心感动了上苍,这才使得欧阳天启夫妇度过灾劫,否则的话,那种必死的大难,根本不是凡人可以挺过来的。

真的是老天开眼么,欧阳亦知道,当然不是,爹娘能转危为安,起死回生,全是红莲姐姐所赐。

三天之后,整整睡了多日的欧阳天启夫妇,先后清醒了过来。

虽然醒了,但是两人元气大伤,需要很长时间的调理,欧阳亦在这几天里寸步不离父母的床前,精心照料,直到半月后,欧阳安带着连山城的名医急急赶回了欧阳堡。

经过了名医的调理与配药,欧阳天启夫妇逐渐好转了过来,两人对于儿子进深山寻参与入河底探墓,一边欣慰,一边后怕。

“我们的儿子,长大了啊。”躺在床上,一时还无法扭动脖颈的女人,感概着儿子的孝顺,欣慰地说道。

“不惧危险,寻参探墓,我欧阳天启的儿子从小就坚强不屈,如今只是男儿本色而已。”靠在床头,白天起喝下欧阳亦递来的汤药,朗朗说道。

“就你说得轻巧,亦儿,这么多天了,我和你爹的伤,没什么大碍了,你也好好休息休息,别熬坏了身子。”女人爱惜地对着欧阳亦说道。

“娘,我不是那个孱弱的孩子了,儿子都已经成为了后天武者,照料父母还能被累着么。”欧阳亦笑着说道。

“别说后天先天,就算你成了仙人,也是娘的儿,你爹已经能下地走动,娘在躺个几天,也能就没什么大事了,你该习武习武,该休息休息,给我们做好饭菜就行。”女人责怪地说道,眼里却一片溺爱。

拗不过母亲,欧阳亦只好回到自己的房中,盘坐在榻上,运转精气,每日精心准备三餐。

随着欧阳亦的精心照料,又过了一个多月,欧阳天启夫妇先后恢复了正常,不过两人的身体还有些虚弱,想要像往常那般,还需要年许的修养,尤其是欧阳天启,一次地煞之气入体,几乎将他的筋脉摧毁,若不是靠着一缕破界丹的丹息,他根本无法保住后天的境界。

而且经过丹息的洗刷,欧阳天启体内的筋脉因此也得到了极大的好处,原本无法冲开的几条大脉,居然在他醒来之后,变得通畅无阻。

非但欧阳天启的筋脉被丹息洗练,就连欧阳亦母亲体内的筋脉,也被残存的丹息冲开了近半。

因祸得福,欧阳天启在一次勉强调动气息后,莫名着自己体内筋脉的怪异,一时也不得其解,他还以为是那地煞之气的特殊效用,不过险些丧命才得来的通顺几条筋脉,正常人可不会去做。

这一天,欧阳亦例行为父母做好了早饭,准备去万马河畔观河,他在半年内连番的险境与苦练中,后天的境界已经稳固,只要后天境界圆满,就可以冲击先天。

一旦达到先天境界,就是他欧阳亦报仇与休妻之时!

被飞马帮抢走的金沙资源,害得父亲重伤,即将得到的巫丹被抢,更是让双亲险些毙命,这两份深仇大恨,欧阳亦决不会忘,飞马帮与钱家业,已经成了他的死敌。

自从夺得了少堡主资格后,已经过去了半年多,欧阳天启夫妇的身体渐渐痊愈,欧阳亦的后天境界也越发稳固,体质也更加健壮了起来。

现在的欧阳亦,比起同龄的少年,虽然仍旧显得有些清瘦,比起强壮的欧阳鸣更显瘦小,可那一副精壮的身体,已经骨骼坚硬,筋肉强健。

十六年来,孱弱的少年,终于恢复了他本该拥有的健康体质!

修炼武道,照料父母,然后报仇雪恨,本来这番磨难过后的轻松日子,应该持续很久,不过天不如人愿,在欧阳亦年满十六的半年后,欧阳堡外,出现了一队横刀跨马的队伍。

来人均都是膀大腰圆的汉子,一个个横眉立目,背后背着寒气森森的砍刀,骑着高头大马,差不多有百十来号。

欧阳堡的大门,被一声声闷响擂动,人们在惊讶当中,发现了堡子外面的人马,于是惊恐,瞬间将欧阳堡笼罩。

“飞马帮!飞马帮的马匪来啦!”

“马匪!马匪屠寨!跟他们拼了!”

一阵杂乱不堪的喊叫声中,欧阳堡的男人们纷纷涌出家门,聚集到宽阔的演武场,一些半大的男孩儿更是提着家中的菜刀木棒。

听到了喊声,欧阳天启早已走出家门,他的伤势虽然好转,可一时也无法动武,至少得将养个一两年,否则的话,体内筋脉再被创伤,他可就得变成武力尽失的废人了。

“天启,飞马帮百十来人集结在欧阳堡外,河道的金沙已经被他们抢走,难道是为了我们已经捞到的金沙?”欧阳安皱着眉头,沉声问道。

摇了摇头,欧阳天启沉吟片刻,道:“应该不会,为了一点金沙与我们欧阳堡死战,就算飞马帮屠了欧阳堡,他们也得损失惨重,这帮马匪,这次来得有些蹊跷。”

“天启说得有理,河道金沙的那次争夺,我们欧阳堡死了十个汉子,他们飞马帮可没什么伤亡,几十斤的金沙,这群马匪应该不至于屠堡。”欧阳峰在一边说道。

自从河道的金沙资源被夺,欧阳堡选择了放弃,这种忍气吞声的做法,不是欧阳家汉子们懦弱,而是飞马帮的强大,因为飞马帮中不但后天高手众多,其帮主马铁刀,还是一位先天高手!

加上欧阳亦与欧阳鸣,欧阳堡里总共只有五位后天高手,想要对抗飞马帮,根本没有那个实力,如今马匪来袭,顿时令欧阳堡一片惊恐。

闻讯赶来的欧阳亦,就站在父亲的身边,得知是飞马帮的马匪出现在欧阳堡外,欧阳亦顿时恨得钢牙紧咬,可是如今以他后天的境界,根本无法报仇。

嗵!嗵!

欧阳堡的大门,被一次次砸响,若是一直不开,非得被马匪们强行砸开不可。

“孩子和妇人回家,男人集结在演武场,开大门,我看看他飞马帮到底意欲何为!”

随着一声大喝,欧阳天启领着几位后天武者来到欧阳堡的大门前,撤下门栓,开启木门。

当大门打开,外面的马匪顿时一阵嚎叫,纷纷举起砍刀,在头顶挥动,并没有冲杀进来。

“欧阳天启,欧阳堡主。”

洪亮的喝声中,一匹白色的健马,犹如王者一般载着主人,来到一众马匪的前方,其上端坐着一个瘦削的男人,正是飞马帮的帮主,马铁刀。

“不知马帮主来我欧阳堡,有何贵干。”欧阳天启站在门口,同样洪声喝道。

“无事不登三宝殿,马某来欧阳堡,当然是有事。”瘦削的男人,在一群精壮的马匪当中显得有些渺小,不过那种首领的气势,却凌厉十分。

冷笑了一声,马铁刀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也不绕什么弯子,欧阳天启,万马河道下有金沙,你应该早就知道,可是我飞马帮的汉子,一个个粗心大意,让他们宰人在行,可捞金沙,就不行了,这次来你们欧阳堡,就是要你欧阳堡主派些人手,帮我们下河捞金!”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