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小崽子”

作者 tailecall 来源 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3-07-21

我叫“小崽子”,确切地说应该是“小兔崽子”。虽然这不是一个女孩子的名字,可是因为人们都这样叫我,渐渐我也忘记了自己有过的大名了。我生在一个不算偏僻也不算遥远的小山村。从我记事的时候起,朦朦胧胧地整天面对的就是父亲“小兔崽子,给我滚!”的咒骂和母亲的眼泪。在我不太清晰的印象里,母亲除了只会哭,就是挡在我的面前,对父亲哀求“不要打孩子,你就打我吧!”那时,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做做得不好,总是小心翼翼地看着父亲的脸色,总是偷偷地为母亲擦去脸上的眼泪,也总是躲着可怕的父亲。

我四岁的时候,有了小弟弟。父亲的脸色好像不那么难看了。可是,弟弟小的时候,非常不省事,经常无缘无故的哭闹,为此,母亲和我没少挨父亲的打骂。在父亲无端的打骂和母亲的眼泪中,我顽强地一天一天地长大。

八岁时我上学了,当我的老师亲切地对着我叫“高薇薇”时,我惊奇:原来我有一个这样好听的名字呢!上学的日子,我是快乐的。校园里琅琅的书声、伙伴们的欢声笑语让我忘记了父亲的打骂和母亲的眼泪。然而,好景不长,刚刚读了一年的书,我的母亲就不堪父亲的打骂,离家出走了,把一个不懂事的弟弟丢给了我。从此,我离开了挚爱的校园,在家里照顾弟弟,操持这个冷冰冰的家。父亲对我的打骂依旧。我虽然很想上学,也很想母亲,却不敢有太多的奢望,如果哪一天父亲没有对我拳脚相加,那么那一天,我就是最幸福的。

母亲在家时,每年母亲总会在某一天偷偷地为我煳两个香喷喷的鸡蛋,告诉我“今天是你的生日!”。母亲走了,我自然淡忘了自己生日,但是每每看到父亲为弟弟过生日时,也向往着过个那样的生日。父亲不在家时,我做完家务,就悄悄地用泥做成各种各样的吃食,想象着自己生日的丰盛。父亲回来前,我把泥做的吃食收起,像没事人似的,哄着弟弟玩。忽然有一天,父亲买回一只大大的生日蛋糕,放在我的面前。原来那一天是我的生日!我受宠若惊般和弟弟吃蛋糕时,父亲竟用他粗糙的手摸了膜的头,嘴里叨念着“小兔崽子,小兔崽子,我的小兔崽子长大了。”以前每每听见父亲这样叫我,我总会吓得发抖,今天我却从父亲的话语里感到了一丝温柔,我没有感到害怕。我把一块蛋糕送到他的嘴边,父亲轻轻地结果蛋糕,又轻轻地放回到我的小手里,让我吃。我大着胆子抬眼看着父亲,他的眼里没有了往日凶光,而是慈祥地看着我吃蛋糕,那眼神里充满了父爱。我简直要晕了,这是我从未享受过、向往已久的梦。几天后,父亲因为故意伤害罪被关进了监狱。那天生日蛋糕的甜蜜、那天短暂的父爱也消失了。

那一年,我12岁,弟弟正念小学三年级。

父亲被捕后,我找过我的爷爷奶奶,他们说年纪大了没有能力管我们;我也找过我的叔叔婶婶,他们对我嗤之以鼻。我和弟弟成了孤儿,为了供弟弟念书,家里仅有的一点点积蓄用完了,我开始变卖家里的用具。弟弟上初中时,家里的能变卖的东西全卖了。看着四壁空空的家,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带弟弟去城里打工供他中学。打工的日子是艰难的,我因年纪小,又没有文化,工作不好找,还经常受人欺负,我和弟弟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的。这样的日子又熬了两年,我在城里实在撑不下去了。我想到了母亲,她在哪?为了我和弟弟不流落街头,我要找我母亲!我去了外婆家打听,外婆外公把我拒之门外,我就在外婆家的门外等。可能是禁不住我的坚持,也可能血缘连心,小姨悄悄塞给我一张写有母亲地址的小纸条。终于,我找到了母亲,把弟弟托付给了母亲。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