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私服:今年是青龙十三纪年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3-11-26

“蝶儿,没吓着你吧!”说完这些,秦傲抬起云晓月泪痕斑斑的俏脸,温柔地问。
“嗯!”
抱起云晓月坐到椅子上,拿过一旁的医书递给怀里的人儿,司徒远噙着幸福的微笑,悄悄陪着她,室内一片温馨的气氛。蝶儿,当我看见他冰凉的身体时,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多么但愿这是假的,尘远还和以前一样,对我温顺地笑,他是那么智慧的一个人,那么年青的旷世奇才呀,怎么会做这么傻的事呢?蝶儿,你不要哭,尘远嘱咐我们不要告诉你,但是我怎么忍心骗你呢?蝶儿,蝶儿,你怎么啦?你不要吓我,太医,太医……”看着云晓月越来越苍白的俏脸,唇边缓缓溢出的鲜血,秦羽吓得大叫起来!
“噗……”一张口,吐出了胸中的逆血,云晓月费力地问:“现在,他们在哪儿?”
“已经让家仆领回去下葬了!蝶儿,等你好了,我一定带你去祭拜他们,你伤成这样,要休息,我求你,好不好?”秦羽一边拭着她唇边不住涌现的鲜血,哭泣着说。
“知道!你的月儿很厉害,放心吧!”站起身,为他拉好有些凌乱的衣衫,云晓月目送他离开,复又躺在椅子上继承看书,由于这个大哥,她也不知道该用怎样的立场去对待他,仍是静观其变的好!
很快,门别传来轻轻的脚步声,而后只闻声萱儿喜悦的声音:“大少爷,娘娘在书房等您!”
“好,谢谢!”温润儒雅的好听声音传进耳里,一下子吊起了云晓月的好奇心,她忍不住坐直身体,看向了房门。
“娘娘!什么远臣?萱儿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还有,这里是青龙国的皇宫,您是我们皇上的蝶妃,是刚刚才册封的娘娘啊!至于院长,这儿没有,咱们这儿最大的就是皇上了,不外,妃子没有天子陛下的召见,是见不到皇上的!娘娘,您没事吧!”小姑娘每说一句话,云晓月的眼睛就瞪大一分,等到她说完,云晓月脑闪了!
青龙国?什么东西,是中国的一个地名吗?不可能啊!还有,这里是什么地方,皇宫?紫禁城?可是,我不是在纽约的“杀手盟”总部吗?怎么就到了北京?再说了,都二十一世纪了,哪还有什么皇上?分歧错误!大大的分歧错误!
闭闭瞪得酸涩的眼,作为杀手该有的冷静让她迅速敛回了笑脸,坐直身体,云晓月淡淡地问道:“萱儿是吗?你说我失忆了?好,就算我失忆了,那么,告诉我,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还有,今年是哪一年?我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撞伤后脑?”
“娘娘,这里是皇上为您建造的‘彩蝶宫’,您是皇上三天前纳的妃子,当朝最有权势的云丞相的幼女!昨天晚上轮到您侍寝,可是不知怎么了,您被送归来时,就满头的鲜血,把萱儿吓坏了!萱儿也不知道您发生了什么事!对了,今年是青龙十三纪年,娘娘,您想起来了吗?”小丫环站在床边,小心翼翼地说。
溘然,“叩叩叩”的敲门声响起,然后萱儿喜悦的声音传中听里:“娘娘,大少爷来看您了!”
“大哥?”云晓月一愣,安抚地拍拍有些紧张的司徒远,微笑着说:“请他到书房来!”
“是!”
“远,你先回去吧,不要胡思乱想,知道吗?”亲亲他的薄唇,云晓月微笑着说。
“是!”
萱儿走过去,扶起浑身几近□,吓得直发抖的小环,退了下去!

“哈哈……搞定!柔妃,我不再是那个任你玩在鼓掌中的云若蝶了,所以,你最好给我收敛一些,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靠在软垫上,云晓月淡笑着轻语,涓滴没有察觉,窗外,有一双锦绣的黑眸,正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她的脸,涓滴没有厌恶,反而是满满的震动,还有的,就是缕缕的蜜意和顾恤!
“蝶妃娘娘,张太医求见!”门别传来侍女的通传声,惊醒了沉思的云晓月。
“蒙皇上所赐,不记得了!不外,记得如何,不记得又怎样?您是皇上,多我一个未几,少我一个不少,您就当没见过我,不就行了!”停下脚步的云晓月不耐烦了,懒得再客套,直白地说。
“哈哈……不愧是云丞相的掌上明珠,朕不得不说,你的这招欲擒故纵,的确引起了我的留意!”秦傲邪魅地笑了起来。
溘然,门别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接着,萱儿焦灼的声音传了进来:“娘娘,皇上身边的侍卫来请您过去,说是您和皇上约好今天要去御书房,皇上久等您不去,正在发火呢!”
御书房?云晓月想了想,对哦!貌似昨天说过,今天自己一忙,健忘了!不外,那个妖孽会等我等到发火?鬼才信呢!肯定是借题施展来着!现在既然迟到了,就让他多等一会儿又何妨?
“萱儿,就说本宫梳洗一下,一会儿出去!”
“是!”
靠在床边,云晓月拿起医书,继承研究起来!
“娘娘,微臣好多了,您快去,否则皇上怪罪下来就糟糕了!”一旁刚刚苏醒的司徒远闻声了两人的对话,焦虑地说,人也一下子坐了起来!
“急什么?他不是说要追我么?怎么,我是那么好追的?别理他,你们怕他,我可不怕!”伸手摸上他的额头,云晓月笑眯眯地说:“嗯,不错,烧退了!看样子,我的医术大有上进啊!”
“娘娘,我……哎呀!”司徒远刚想挽劝,溘然发现自己居然□着上身,急忙拉起被子遮住自己,俊脸“刷”地一下红透了,就连白皙修长的脖颈间也泛出了淡淡的粉色,那害羞尴尬的样子容貌,让云晓月忍不住就想捉弄他!
“嘻嘻,你的衣服都是我亲手脱的,什么地方我没有见到过?反正你说过,你是我的人嘛,我又没有怎么样你,你这么害羞做什么?”靠近他的身边,云晓月贼兮兮地说。
“娘娘,请自重!”司徒远一怔,迅速退后,靠到了墙边,那双迷人的眼,始终没有看向云晓月。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