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嫁妆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05-05

“李桂英已经把自行车票高价卖给了别人。”这话是母亲在成衣铺刘大姑娘哪里听说的。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大姐结婚的日子了,母亲就指望着这张自行车票给大姐买自行车做嫁妆,如果这件事是真的,对母亲来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李桂英是区供销社五金组组长,上个月,她在母亲的鸡圈里拎走了两只最重的大公鸡,并信誓旦旦地承诺:姐姐的永久牌自行车票就包在她身上。这个承诺对于母亲来说绝对是个天大惊喜,母亲想陪送大姐“三大件”,手表和缝纫机已经买到家,唯独永久轻便自行车没有着落。在那个买什么都凭票的年代,搞到一张自行车票,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来不及听完刘大姑娘的娓娓道来,母亲就跑到供销社求证。得到的答复是那辆自行车已经被人买走,李桂英今天休班。这下母亲不干了,她一把拉起正在外面玩玻璃球的我,要我带她去找李桂英理论。她知道我经常和李桂英家的双胞胎儿子一起玩,所以断定我知道她家的住址。

轻车熟路地带母亲来到一工村李桂英家,推开那扇破木门,李桂英正在屋里熬中药。看到母亲来者不善,李桂英那张胖嘟嘟的大脸顿时由黑白变成彩屏,继而嘴角开始震动,“呀!你看他婶来了!啥......啥......啥时候来的啊?”李桂英极不自然地用围裙擦手,说话竟有些结巴。“我都来二十多年了!你才知道啊?”母亲显然对她无聊的问题有些不耐烦。“我姑娘还有十多天就是正日子了,今天我来看看车子票。”还没坐到椅子上,母亲就开始摊牌。吃人嘴短,李桂英支支吾吾半天,也没把自行车票的事解释出个所以然来,最后憋出一句:“要不,要不等你老儿子结婚时候我给你弄一张,这回一定办到。”说这话时候,她不敢直视母亲,低着头,不停地用她那只胖嘟嘟的大手拨弄我的头发,弄得我痒痒的。母亲一听这话不干了,“我小儿子才六岁,你一竿子把我们支出去十多年呀?什么人啊?”母亲话里带刺,这让李桂英脸上有些挂不住,只见她“啪”的一下把护袖摔在床上,“车子票没有了,你爱咋办咋办吧!”母亲见她不说理,没好气拉起我,头也不会地冲出来。刚走出大门口,就听李桂英把屋门摔的生响,显然是对母亲摔大门做出回应。

刚转过墙角,母亲遇到了老熟人,她是李桂英家的邻居,女人的倾诉欲促使母亲必须把李桂英的累累罪行公诸于众。或许母亲终于找到了发泄对象,母亲对老熟人控诉李桂英罪行的时候,声音特别大,显然是被李桂英气坏了。本以为母亲的老熟人会和母亲一样同仇敌忾,谁知她却反过来劝母亲:“哎!李桂英真是太难了!她老爷们死了,她那对双胞胎儿子都有血液病,鼻子一破就止不住血,这几年天南海北地治,你看她现在家不像家业不像业,家里能值钱的全都卖掉了......”听完她家的故事,这回轮到母亲脸变色了,一阵红,一阵白,随后嘴角震动几下,继而静音。

路过一工村大沟边的时候,李桂英的双胞胎儿子法僧和法旺正在玩杏核,看见我过来走来,法僧喊我过去玩,我故意低头装作没听见。大姐的自行车被他妈害的泡汤了,这对我也是个不小的打击,前几天大姐还带我去供销社专门看过那台自行车。那天卸车的时候大姐就得到了消息,当锃明瓦亮的永久斜梁轻便自行车摆在商店里的时候,引来围观人的啧啧赞叹,大姐则站在自行车旁,用手不停地抚摸车把,脸上洋溢着幸福和骄傲。那时候,我特盼望母亲早点把它买回家,要是姐姐带我骑车在大兵他们面前转几圈,不羡慕掉他们大牙才怪。

当时老爸在六食品当临时工,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到三十元,维持家用都成问题,更甭提给大姐攒钱办嫁妆了。为了给大姐陪送这“三大件”,母亲一直利用在矿食堂做晚饭的空闲,整理那些不能要的烂菜叶,然后拿回来喂猪喂鸡卖钱。用母亲的话说:孩子脱成到咱们家一回,咱就要光光堂堂地打发姑娘。“三大件”眼看要凑不齐,这对我们全家都是不小的打击。

低头走出好远,才发现母亲没有跟上来,她正蹲在法旺面前在他脚上比划什么。此时已经是深秋,天已经很冷了,法僧和法旺却还光着脚。母亲示意我把鞋脱下来,知道就要往他们脏兮兮的脚上穿,我没好气地把鞋甩到他们面前,一只还差点砸到法僧的胳膊。母亲白了我一眼,把我的鞋子一人一只穿在他们脚上,然后在前后捏了一遍,确认得到了满意的尺寸后才脱下来。法僧和法旺则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不停地用小眼睛往我这边看。

大姐的婚期一天天的近了,母亲利用白天空闲为她做行李,晚上就忙活着那两双小鞋子,有时我半夜醒来发现母亲还在做,经常听她自言自语:“哎!啥日子啊!家不像家业不像业地,这么冷的天了孩子还光着个脚丫......”

母亲的活计是出了名的好,不几天,两双条绒的千层底就做好了。那天,母亲特地让我把法僧和法旺叫过来,并亲手给他们穿上,还在他们手里一人塞了一个热乎乎的鸡蛋。法旺和法僧被这突如其来的好事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法旺更是红着脸连路都不会走了,我和法僧站在旁边“咯咯”地笑,母亲也笑。

大姐的婚期转眼就要到了,可自行车的事还没有着落。母亲和老爸商量决定卖掉还没长成的大黑猪,去市里买高价自行车,高价自行车要比供销社里的贵出好几十块钱。

那天,老爸和母亲早早地就坐火车去了市里,我和姐姐正在鸡圈里捡鸡蛋。一回头,看见一张胖嘟嘟的大脸贴在鸡网上,是李桂英。大姐上前热情地打招呼:“李姨来了!快进屋吧!”李桂英则有些慌张地打听母亲。得知母亲不在家,她迅速地掏出一个纸包塞到大姐手里,说这是永久轻便车票,嘱咐大姐等母亲回来就交给她,千万别弄丢了。大姐被这突如其来的好事弄得有些手足无措,连话都说不全了:“李姨,这,这......这不是......”李桂英按住大姐的手示意她别再说了,“哎!孩子!是李姨对不起你妈呀!等你妈回来时候你告诉她,就说李姨给她赔礼了。”说这话时候,李桂英把头转过去,但我还是看到她胖嘟嘟的脸上,有一道晶莹的东西滑落下来。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