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声音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08-13

“爸爸,你在想什么?”女儿从身后蹦了出来,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坐在窗前的我不由吓了一跳。从手中的日记里滑落出一张泛黄的相片来。
“咿!这是谁呀?长得那么美。”女儿在我弯下身来准备捡起相片时,她抢先一步拾起了它。
“快给我,不许你动我的东西。”我大声对女儿怒斥着。
“给你,人家只是好奇嘛,看一下不行吗?”女儿被我凶凶的样子吓坏了,她的眼里一下泛出了泪花。我的心里一阵心酸,没想到自己的失态吓着了乖巧的女儿。
“傲,乖,爸爸对不起你,是爸爸不好。来,让我讲这个姑姑的故事给你听,她叫‘李毅’……”
清水是一个南北火车来往的小站,有一分支通往戈壁的卫星发射基地,这个戈壁滩中的小站也就显得格外的热闹。清水是一个小镇,除了驻扎着我们的部队外,还有许多的老百姓做着各式各样的小生意。新兵团结束了,在教导大队又经过几个月的医疗培训,我终于来到别人梦寐以求的小站,由于我读过卫校,人长得比较灵气,讨人喜欢。一到单位便把我分到了卫生室的门诊上。带我临床实习的是一位医学经验很丰富的中尉,平时门诊除了治疗部队的人员外,还收治了周围许多老百姓的病号。收费很便宜,医疗设施也很好,所以门诊在老百姓心中的口碑很不错。有时我们还常常收到一些病人家属送来的鸡蛋和土特产。盛情难却,这些东西推辞不掉,也就只好收下,这也不算是违反部队的纪律。
一天早晨,门诊来了一母女。女孩苍白的脸上淌着汗,嘴唇变得青紫,紧皱着眉头,一只手紧紧捂着肚子。我连忙招呼着母女俩坐下,叫她们等一等,因为中尉正好有急事出去了,我到门诊不久是没有处方权的,所以只好让她们等着。“医生,求求你快帮我的闺女看看吧,她痛得受不住了。”女孩的母亲着急地求助着我,此时女孩不停地呻吟着,“妈,我的肚子好痛啊……”
望着女孩痛苦的样子,我的心里也很着急,中尉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不管他了,救人要紧。
我让女孩躺在门诊的治疗床上,在她母亲的帮助下,为她作详细的检查。手指在她洁白的腹部按触着,并不停地询问着她的发病起因时间。当我的手指触按在麦氏点处时,突然一松手指,那女孩就呻吟得更厉害,对了,这是急性阑尾炎的症状。在当兵前我曾遇见过几例这样的病患,都轻松的治愈,这一点也难不倒我。于是我自作主张给女孩开了处方,解痉镇痛,消炎补液。并告诉她母亲先作保守治疗,在门诊打点滴观察一下病情,如果一天后病情仍不见减退或加重,那么就得去两百多公里远的五一三医院做手术切除。听了我的话,她母亲连连点头,一声一个拜托。
就这样,女孩在门诊里留下来输液观察,到了下午,疼痛终于减轻了许多,她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嘴唇也恢复了少女应有的红润。在治疗过程中,我知道了她叫李毅,比我小两岁,十七岁了。她老家是祁连山那边的,初中毕业就和父母出来在清水这个小站上开了一家小面馆。李毅长得有点像南方的女孩,很清秀,一头齐耳的黑发让她显得更加的活泼清纯,微笑时脸上一侧,总是浅露出一个让人怜爱的小酒窝来。我笑问她为什么只有一个酒窝,她总是调皮地回答我,“因为我只有一半快乐呀!”呵呵,那刻她清澈的眼眸里透散出如水的温柔,瞧得我不由把目光移向别处,她的笑容总是很让人陶醉。
中尉回来了,看到我轻车熟路不急不忙的处理病人的病情,他笑了笑,“真没想到你还挺老练的,很好,以后一些简单的病人就交给你处理好了,只不过你小子别给我出什么差错,要不然叫你吃不下兜着走。”
“哈哈,行啊,这些常见病对于我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拍着胸脯我显然露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接下来的个多星期里,李毅仍一人天天来到我们的门诊输液,她的病也就一天比一天的好转。从此我们之间的话语也多了起来。她在和我说话时,总是情不自禁地挥舞着双手,完全忘却了手上还扎着输液的针头。她给我讲述孩提时的趣事,描绘着家乡祁连山上的白雪是如何的美丽。还有村子旁边的那片白桦林里发生过很多的故事。在没有病人的时候,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来到输液室陪着她聊天。有时她输着液睡着了,我也会呆在一旁静静地望着她。看着熟睡中她娇弱的样子,我心里涌上了一种莫名的怜爱,那是一种没有亵渎的情感,是一个少男情窦初开的心恋。在甜睡中的她偶尔会咯咯地笑几声,我知道她在梦着幸福的事儿,或是童年的趣事。也正因为她纯真的微笑,我的心弦就似被什么触摸以后不复平静。我明白,我有些喜欢上她了。
就这样,我天天沉浸在这幸福的默恋中。多么希望时光从此停留,让我默默陪着她天长地久。靠在窗前我望了望院子里挂满杏儿的枝条,心中不由涌上一种说不岀的忧伤。我已明白心里的渴望让我失去了往日的快乐,己明白这个叫李毅的女孩渐渐占据了我的心头。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很快,一个星期过去了,李毅的病已经痊愈,一脸的阳光让人看上去就能感觉到她的青春活力。她要回到小餐馆去,临走之时,她跑到了我的门诊;“净哥哥,谢谢你,我会常来看你的。你也一定要记得来我家玩啊。”望着小丫头远去的背影,我的心一下子好像失去了什么一样隐隐作痛。我真想追上去告诉她我的心事,真想让她明白,在她身后有一个傻傻的我在为她牵挂……
一连好多天没有见到她的人,偶尔翻着她的病历,看到她的名字,我的脑海里全是她的影子,每次路过门诊观察室的门口,我会忍不住地往里张望,曾经她躺过的那张床总是引起我对那些日子回想。走廊里,院子中,我似乎还能听到她天真的笑声。院子里的杏子有些泛黄了,可我的心倍感的忧伤,是见不着她的落寞。
早早吃过晚饭,满怀心事地走在小站的街道上。不知不觉来到了她对我曾提起过的小店门前。然而店门紧闭着,门上挂着的那把锁,让我的心无比的失落。店前的地面上铺满了一层厚厚的落叶。我明白,店子己有好几天没有开门了。问了问临近的一个老人,他告诉我,李毅的爷爷前几天刚刚去逝,他们全家都己回去奔丧,可能要十几天才能回来。丢了魂的我没有沿着来时的路回部队。两条铁轨向戈壁深处延伸着,戈壁中的石砾在夕阳下闪烁着晶莹的寒光,一簇簇零星的骆驼刺点缀着这荒寂的戈壁。时不时有一只孤身单影的小蜥蜴冒出来,在沙堆里寻觅着什么?忧伤忡忡的我走在这条望不到头的铁轨间,双目如戈壁中的黄昏这般迷茫……
夜幕笼罩着窗外,军营中的熄灯号响过后,整个营房一片寂静,失眠了,在黑暗中我拉开窗帘坐在了窗前,透过玻璃窗望着外面的夜空,一轮弯月又惹岀了我的思念。毅儿你也在望着这轮明月吗?你是否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此时此刻在为你牵肠挂肚,为你相思落泪?毅儿,你又是否知道原本单瘦的我,在这心绪纠结的日子里吃不下东西,又为你瘦了许多?多情的我心已很苦涩,看不到你的人,也听不到你的笑声,唯有这漫长的深夜伴着我。越想起越心痛,手捧着久伴我的口琴,望着那轮清冷的明月,紧拧眉心的我不由吹起了让人倍感伤心的《梁祝》来,在这无人聆听我心思的夜晚,我泪流满面忘情地吹奏着忧伤的旋律……想你的心又有谁知?
《梁祝》的旋律在营房的空旷里飘荡,凄凉的心声不经意地惊醒了院子那边的营长,营长在我的门外已经驻足了许久,终于耐不住地敲了我的门,敲门声让我好似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我连忙拉亮灯把门打开。“小净,你想家了吧?”营长望着泪水浸红眼的我并没有责备。“你的口琴吹得真好听,我刚才在门外听了好久,只不过太悲伤了点。小净啊,你人长得不错,又多才多艺,还有上次你为我们单位写的那篇论文,我忘了告诉你获得了基地干部科的第一名。你是我们单位士兵中最有潜质的一个,明年基层排长提干考试的名额首先会优先你,千万不要有什么情绪影响了你的前途啊。”听了营长推诚置腹的话,我无语地点了点头。
又有好几次,我总是忍不住来到小面馆的门前,而每一次都让我失望。我多么希望看不到门上的那把锁啊,哪怕门半掩着我心里也会好过点,就这样我仍在这没有了头绪的日子里等待着……
半个月后的一个清晨,我正往门诊部那边走,隔很远就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门诊室外面,是李毅!我差点高兴得惊呼起来。那不是我这些天来日夜思念的人儿吗?
“毅儿,你还记得我呀。”毅儿的名字一叫出口,我心里也感到莫名的奇怪,因为我想都没有想过会如此亲昵的称呼她。
“净哥哥,你让毅儿等了你好久哦,看这给你捎来的牛肉拉面都快凉了。我知道你肯定又没吃早餐。对吗?”她一脸的微笑,特别是她那一侧的小酒窝让我看了很着迷。“这是我亲自为你做的牛肉拉面,你快尝尝我的手艺如何?”
在部队里我因为不习惯面粉类的食物,所以我很少吃早餐,那几天和她闲聊中,她知道了我这一不良习惯,当时她听了很着急,“亏你自己还是医生呢,不吃早餐会影响你的健康,易得胆结石的,我有个表姐常常不吃早餐,最后得了严重的胆结石和肝结石,每次痛得她连死的心都有了,你不吃早餐怎么行啊。”听着她关切的话语,我的心里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温暖得让我赶紧转过身,擦掉差点溢出眼眶的泪……
门诊室里静悄悄的,“净哥哥,你怎么瘦了?”毅儿望着我轻声地问。“嗯……”心里埋藏的苦让我说不出话来,低着头强忍着感动的泪水,一口一口品尝着她为我亲手做的拉面,而她坐在我的对面,用那千般柔情的目光默默地看着我……

网页游戏私服:http://www.17taoxue.net

1.80金币复古:http://www.peishi.org

1.95金牛无内功:http://www.diancaigui.org

中变靓装传奇:http://www.xiaozhao.org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