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失的弟弟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09-02

我父母常常感叹“我俩是这个世界上最倒霉的爹娘了!”这是发自我父母的自哀自怨,也是心底委屈的自我发泄方式。说归说、怨归怨,我父母该去做的仍然去做,不离不弃地做“倒霉的爹娘”!他们所指的“倒霉”就是在他们的一生里,有两个重症残疾的儿女。一个是我双腿瘫痪,肢体一级残疾人不能站立不能行走;另一个是小我两岁的弟弟,他在8岁时患上儿童精神分裂症。这个在世界上发病几率万分之一的病,偏偏和弟弟“巧遇”。也就是说我的父母在我还不满周岁患重残后,第九个年头里又面对我弟弟的严重残疾。两个孩子从幼年就开始患有严重的疾病、导致残疾,做父母的心碎了、滴血了。眼见着曾经鲜活而健康的生命,被摧残了,完整的生命支离破碎灾难重重。父母亲眼目睹了两个悲剧,明白了悲剧的真正含义。什么是悲剧?“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摔碎给你看。”
我的妈妈在听到医生为我的诊断“双腿永远失去功能,一辈子与病榻为伍。生命也极其有限,一旦某个致病因素诱发,就会危及生命。”她一下子跪倒在地,扯住医生的衣襟苦苦哀求:“我女儿还不到一岁啊,太小了。救救孩子吧!如果可能把我的双腿换给孩子啊!”仅仅过去了九年,妈妈再次跪倒在医生面前:“我儿子刚刚8岁啊,怎么可能得精神病啊?孩子的一生都毁了啊!救救孩子吧!”我的母亲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连续两次发出了“救救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泣血的呼救。更可怕的是她眼巴巴地看着儿子被送进精神病医院,被锁进病房里。弟弟抓着铁栅栏凄厉地狂叫:“我没有病,放我出去!我要上学啊!”妈妈在去医院探视时,抚摸着弟弟身上被成年精神病患者打的伤痕,她痛不欲生。伤在儿身痛在妈心,且是加倍的疼痛。
那是七十年代初期,我的父亲在文革中受到造反派的迫害,还要追杀做到“斩草除根”。得到这个可怕的消息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我们全家外出躲藏。爸爸也不知在哪里了,是妈妈身背着我领着弟弟奔走在黑夜里。年幼的弟弟很是犯困,总是跟不上妈妈,跌跌撞撞地摔到多次。我们的两边是荒山和树丛、野草,人迹罕至的荒郊野外。妈妈手里的那只手电筒电池不够了,而忽明忽暗的,加剧了阴森凄凄的氛围。一向胆小、内向的弟弟很害怕,脚步也很不听使唤。他四处观望,不知是急的还是害怕,竟然满头大汗。突然一只不知从何方窜出来的野狗,赫然半立在他的前面。弟弟嗷地一声惨叫,仰到在地上,口吐白沫昏死过去。刚刚读小学二年级的他,从此在课堂上走神、哭泣,还用铁钳子拔下自己的牙齿、指甲。终于有一天熬不住而爆发了。在大冬天里赤条条一丝不挂地跳上房顶,在房顶上奔跑,在屋檐与屋檐之间跳过来跳过去。有好事之人大惊说:这是魔鬼附体了,大仙显灵了!否则一个8岁的孩子怎么可能在高墙大瓦之间窜来跳去,而毫发无损呢?这件事被他们说得煞有介事,接下来弟弟被安排祈求大仙的法事,被五花大绑着敬放台子上,供品堆积烟熏火燎的场面以及法师的玄虚而充满鬼魅的演绎等。弟弟的病情加重了,他不吃不喝整夜整夜地不睡觉。被迫送进精神病医院里,使用镇静药物和针剂。他最受不了的就是“过电针”,也要被绑起来,电流一过立刻身子就瘫软下来。他没有犯病时,告诉我们那种感觉是全身被掏空了,剩下的是极度的难受,承受不了。他从小就有画画的天赋和强烈的爱好,在他没有发作犯病时,他忘情地在画板上画着,一刻也不停歇。弟弟那时最大的梦想就是考美院深造,成为一名大画家,让自己的作品流芳百世。在他的画笔下是花草鱼虫,更多的植物和小动物以及轮船飞机等。最拿手的就是他想像里远航的大帆船和大轮船,很威风很气派。还得到过专业人士的认可,认为继续下去的话会有造诣的。他犯病时,将能砸的东西都砸了,能毁的也都毁了。而唯独保存完好的就是他的画作,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画作是最至爱的,所以这个意识就阻止了他的疯狂举动。
弟弟还常常背着画板,到很远的地方写生。也常常迷路夜不归宿,有时也会被好心人送回来。那时家里穷,因为治病而雪上加霜。给予好心人的报答只能是留人家吃顿饭,顶多炒上几个鸡蛋,仅此而已。然而,在弟弟19岁时,在他外出写生时,再也没有回来。
他的走失使我的父母难过而痛惜,盼他回来成了父母的梦想。无论白天黑夜,只要听到门响他们会条件反射般盯紧那扇门,或赶紧去打开那扇门。结果可想而知,全是扑空了。我的母亲直到去世也没有再见弟弟一面,她死不瞑目啊!自从弟弟走失后,父亲就踏上漫漫寻子路。
我的父亲没有叹息没有抱怨,他默默地收拾好行囊。开始长达20年的寻子之路,几乎走遍全国的角角落落。我母亲去世后,他赶回来处理了后事,继续踏上寻子之路。仍然前途茫茫,毫无线索。多少次他得到信息,带着希望赶过去,一看根本不是要找的人!反反复复,从没有一次不亲自到现场,直到眼见为实。我不知道这一次次的失望,如何撼动不倒他?他难道就没有过绝望?也许是吧!他的行囊里最多的东西就是布鞋胶鞋,还有瓶瓶罐罐的药。已经快80岁的他,佝偻着脊背又走了。我现在面对他的背影,已经不流泪了。我从老人行动里,学到很多很多啊!
我弟弟定格在亲人眼里的是19岁的他,1.80米的身高,英俊的面庞细长的眼睛,一笑俩酒窝,腼腆又羞涩像个女孩。总是背着画板,手里有盛画笔的袋子。头发很长很脏,身穿一件他总也喜欢不够的风衣,已经脏得不见原色了。如风般地穿梭、如风般的脚步。
如果你见到这样一个人的话,请告知!重谢!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