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sf网站,圆满的遗憾

作者 传奇sf网站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10-04

无我、慈悲、智慧、圆满——人生最高境界

<壹>

上午四节课下来,春梅虚脱了,她倚在讲桌上,学生们依次跟她道“再见”,她仍把笑容留在嘴角,微微点着下颌。

教室里还剩下一个女孩儿,是她的课代表,问,老师,今晚自习的作业是什么?春梅一怔,今天星期几啊?说实话,她忘记今晚还有她的自习,作业还没有设计出来。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的事情,课表一到手里,春梅瞬间就能记住,不像现在有些年轻老师还得把课表带身上。她总是早早到教室候课,跟学生聊聊天,心情愉快,她喜欢这感觉,好像上了瘾。她从来不会踩着铃声进教室,更不会让学生都坐好了等她,当然也从没有课代表到办公室寻她去上课。自习的作业,她都会在作业批改之后,按照作业完成情况分出层次,设计适合每个学生的补漏练习,用现在的课改说法叫做“自助餐作业”。

看着课代表的眼,春梅说,我这脑袋啊,啥事都忘,这样吧,下午放学后你到我办公桌上取吧。

春梅觉得歇过劲儿来,右手杵着讲桌,想站起来,没能够,竟出溜到地上……


<贰>

脑袋特别沉,水泥浇筑般,春梅觉得又回到三年前的状态:那是早上,她有早班,可能是昨晚处理学生问题太晚了,闹铃响才醒来,慌忙起床,刹那间就晕了。竟然是脑瘤!医生指着CT篇子说,晕倒是脑瘤的症状,现在还没有压迫重要神经,只是压迫了一些不太关键的部位——

确切的说,手术十个月零八天了。脑瘤又复发了?春梅让自己沉静下来,又找到了原先的感觉,这说明脑瘤只是复发没有发展,也就是说依然没有压迫重要神经,这又让春梅有点小欣慰。

前年,她拒绝手术。高三冲刺阶段,学生情绪波动很大,她不能在学生最需要她的时候一走了之,况且手术还有风险。丈夫拗不过她,同意这届高三高考前保守治疗。

实际上,手术很顺利,她体质本来很好,康复也很快。

只是,怎么这么快就复发了呢?春梅觉得脑袋要炸了,又昏昏睡去。

<叁>

“张春梅家属在吗?”护士在门口招呼。

春梅丈夫签了字,护士疑惑的问:“你妹妹?如果已婚最好让患者丈夫签字。”

“我就是她丈夫。”

“张春雷,张春梅,有意思。”护士觉得有趣,低头收拾单据时还在嘟囔。

张春雷就是张春梅的丈夫。因为这名字,闹了很多笑话,姐弟俩?兄妹俩?被人问过无数次。无巧不成书,张春梅和张春雷师范同学,同届不同系。那天,春梅从传达室经过,看到小黑板上写着她的名字,看门大爷说有她的信。

这是个春梅很不熟悉的地址,她疑惑着把信拿回宿舍,下铺的老六抢过信,先开条件:“搓一顿!”春梅就说这信挺蹊跷,可能寄错了。那群野蛮女友仿佛闻出味道,叫嚷着“一顿大餐!”不由分说就给拆了。

事实上真是寄错了。这是封感谢信,大意是,“张春梅”曾经在火车上帮助了一个被偷了钱的人,人家要在五一把钱给送过来。

后天就是五一啊!这群姑娘顿时没了主意。如果仅仅是封感谢信也就算了,问题是人家后天就来了,问题是人家从北京过来,好几百里呢!问题是后天五一放假,那个“张春梅”回老家怎么办?

下铺的老六嘴快:“有了,咱这儿不是有个张春梅吗?咱就来个移花接木!”

“快拉倒吧!一见面不就露馅儿了?还有,就算咱们说真张春梅委托咱们春梅接待,可是,咱能要那钱?”

七嘴八舌的,商量了一晚上。春梅最后决定,按照时间地点赴约,但是要把一切全都解释清楚。老六还咬着牙恶狠狠地说:“我一定要找到这个该死的张春梅!”“必须的!”众人附和。

<肆>

事情很容易解释清楚,春梅终于松口气。那人说:“张春梅就是你们学校的,你看,这是他给我留的地址。”春梅使劲想,我们系没有跟我重名的啊?

这时,一个男生已经站在跟前了。热情拥抱连声感谢以后,那人从公文包取出一沓钱,两个男人推推搡搡。春梅听明白:因为得到及时的帮助,没有失去一次重要的商业投资,所以必须感谢恩人。

男生当然没有收感谢费,那人无奈也很豪爽地说:“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后会有期!”留给两个人每人一张名片,临走跟春梅说,“这是个好人,大好人!”

最后,只剩下春梅和那个男生了。

原来,他叫张春雷,是英文系的。因为方言,“张春雷”就成了“张春梅”,“英文系”就成了“中文系”。

“那人是哪的?啥地方的啊?怎么就“梅”“雷”不分呢?”春梅才想起名片:北京市大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顾大海。“对了,你怎么知道那人要来啊?”

“啊?他给我电话了,就昨天,怕信邮丢了——这是他说的啊!”

电话怎么就找对了呢?真是的!我的梦幻之旅啊!春梅嘀咕道。因为误收这封信,张春梅不能和同学们一起出去旅游,春梅觉得有点遗憾。

张春雷牙齿很白,笑得很庆幸,“要不我还你一个梦幻之旅?”

反正也没有别的安排,那个五一假期,两个人就一起游览世博园。

<伍>

春梅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

整个房间呈现柔和的橘红色。夕阳给薄薄的云层涂了胭脂,云层渐渐裂开,鱼鳞状铺开。只一会儿,云失了色彩,野兽般堆在窗户的一角,房间暗下来。

醒了?张春雷是很欢喜的语气,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吃什么?

春梅还不想吃,也没说话,叹了口气。张春雷就坐下来,握住春梅放在床侧的左手,放到自己的脸上。

今天没刮胡子吧?扎我手了。张春雷抓着春梅的手用力蹭了蹭。刮了,你要求的我敢不照办?天天刮胡子呢。张春雷自顾自笑了。也不知怎么了,这胡子比年轻时长得快多了,是不是脸皮儿薄了?

春梅忍不住,也笑了。自从张春雷跟顾大海下海经商以后,春梅也偶尔参加一些应酬活动,感觉他嘴皮子功夫渐长。可是两个人在一起时,张春雷还是以前的张春雷。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还记得不?

春梅想了想,哦!结婚纪念日!

我还记得你对我的承诺:管我五十年。张春雷拿起春梅的左手,数数,一,二,三,四,五,没忘吧!你得管着我,还有二十年期限呢!

怎么能忘呢!公公婆婆金婚庆典那天,农历十月十八,恰好就是他们结婚十年的纪念日,阳历十一月十六。两个老人的圆满婚姻,让春梅羡慕而心生崇敬。就是那天,春梅对春雷承诺了“五十年相依相守”。

婆婆在典礼上讲过的话,他们还记得:“圆满的婚姻就是,对爱情多一些忠诚,对爱人多一些宽容,对未来多一些期盼。”

<陆>

“怎么不开灯?”值班医生堂音挺高,后边的护士顺手开了灯,张春雷下意识帮春梅遮住眼。“现在感觉怎么样?明天要全面检查,十二点以后别吃饭别喝水。还有,病历呢?”张春雷从床头柜子里找到病历递给医生。

“开了两次颅了?!——家属跟我来一趟。”

“关于手术风险的话我就不必说了,你有什么要说的吗?”这个医生的问话出乎张春雷的意料。久病成医啊,关于脑瘤的相关医学知识,张春雷几乎算是个医师了。

我只想知道,她还有多长时间?我指的是手术或不手术。

“这很难确定,要看病患的毅力。从科学角度讲,依照病患现在的情况,保守治疗很危险,而第三次开颅手术风险会提高,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医生的话仍旧很意外,并没有像有些大夫那样理论实践一大堆,云山雾罩的。

<柒>

“我要手术!”春梅根本没有思考,非常坚定,“可是——”张春雷没有打断她。春梅终于也没有说出“可是”后边的话。

两个人就默默相对。

张春雷对春梅一直是一种无法说清楚的感情:春梅的父母都被埋在地震的废墟里,连尸首都没找到,那年春梅十三岁,因为在姥姥家过暑假躲过这场劫难。姥姥姥爷去世后,春梅自己半工半读直到师范毕业。春梅的性子亦柔亦刚:对婆婆公公就是亲爹亲妈的心思;对女儿严中有爱,女儿在国外研究所工作,让人羡慕的不得了;对学生就当自己闺女儿子一样;在生意场里进退得当举止从容,也很得商业伙伴的赞赏。张春雷也炫耀:就我家春梅最好!

春梅也真拧,尤其是得病以后,前两次手术的条件是一样的:把这届学生送走再做手术。今年更特殊,是春梅从教满30年,张春雷知道她一定还是这个条件,理由还会加上一条:女教师从教三十年,多圆满啊!

张春雷知道春梅不好意思再提同样的条件,就自己直接说了:“我同意!可是——手术后咱办个病退,不上班了,啊!”

春梅的语气特别柔和,“好,我听你的,我就在家管着你,还有二十年呢!”

<捌>

“老师,老师!”一群学生涌进来,为首的抱着一大团康乃馨。看到春梅,孩子们眼圈红了,课代表早哭的稀里哗啦的。

春梅坐起来,微笑,干嘛呀?我没事,我要和你们一起走向高考!不信?说着,春梅攥紧右拳,向上挥动。

老师,我信,我们相信!

来,过来,到我身边来——老师觉得咱们这个班一定能够创造学校历史上最辉煌的成绩,今年是我校一百年华诞,咱们用高考成绩给母校百年华诞一个最圆满的大礼,你们有信心吗?

有!

对,这就对了,必须有信心。我带三十届学生,二十届毕业班,每一届都取得好成绩,我总结为一点,就是,自信而不自负。

“春梅!开上班会了!”校长挤到前边来,“这群孩子非要看你来,各个往前挤,把我都挤后边了。”

“校长,”春梅有点不好意思,“给校长让出道来——一天看不到他们呐我真是想,看见他们不说点啥实在是板不住,时间紧,正关键时候。”

“你又准备高考后手术?”校长的吃惊是显而易见的。

“我俩商量好了,高考后手术。——我现在跟校长提个要求”

没等春梅话音落地,校长满口答应:“行,多少个要求我都答应!”

“高考后,我办病退。”

“行,批准了!局里我去给你批!”

“那我,今天我就回去上班!”

<尾声>

6月10号,张春梅第三次开颅手术,失败。按照春梅的遗嘱,遗体捐献。

张春梅的学生从世界各地赶来。

张春梅单位的学生、领导和同事全都到场。

局领导致辞:人生这个“圆”很难画满,张春梅同志,用责任让学生的梦想圆满,用热爱让神圣的事业圆满。张春梅离去是教育事业的损失,张春梅精神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张春梅的女儿致答谢词:敬爱的亲爱的妈妈,永远地离开我们了,……为什么“一贤名就定尽瘁”?我们身边为什么没有一个活着的榜样?……妈妈,今天,县局的领导来送您了,您的生前好友们来送您了,您最牵挂的学生们来送您了,您的亲人们来送您了,妈妈,您安息吧!

张春梅的丈夫和女儿泣不成声——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