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可是有不在现场证实的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10-20

春雨有时也会下的很大,特别是像金陵这样的南房城市。

 

窗外雨声中听,像是一阵抚琴,无意偶然间掺杂着几声蝉鸣,当大家听到蝉鸣的时候,才溘然意识到已快到暮春。

 

屋内的气氛有些怪异,那些人继承诉说着。

 

“如烟不见踪影,俺们只有继承找下去,可是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便只好回去复命,今天听闻如烟又泛起在金陵,俺们便匆忙赶来了,只是没有想到是你们设的局。”

 

这些人说完,骆睿望了一眼宿无名,道:“宿大人,那个牡丹……如烟姑娘不在这些人的手中,想来是逃出金陵城了!”

 

宿无名摸着下巴,微微点了点头,随后望着那些人问道:“你们刚才说如烟姑娘是跟一个小白脸私奔的,那个小白脸叫什么名字,长相如何?”

 

那些人显得颇有些为难,道:“诸位大人,这……这俺们就不知道了,反正就是如烟姑娘偷了俺们家老爷的千,然后跟一个小白脸私奔了,各位大人要是不信,可回去问俺们家老爷。”

 

宿无名再无什么可问,让衙役将那些人给带了下去,而那些人下去之后,骆睿问道:“宿大人为何要打听那个小白脸?”

 

宿无名耸耸肩:“现在如烟姑娘着落不明,朱能又惨遭杀害,其中疑点甚多,想要破解此案,找到那个小白脸兴许能多些线索。”

 

宿无名说完,骆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宿大人所言极是,既然如斯,本官就派人去如烟姑娘之前所在的地房调查一下,兴许能调查出一些那个小白脸的动静。”

 

“如斯天然最好不外了!”

 

几人这番说完,外面雨犹不停,宿无名望了一眼外面的风雨,溘然感叹道:“眼看这天就要黑了!”

 

骆睿笑了笑:“是啊,下雨天老是黑的早,明天起床之后,不知要化落知多少了!”

 

合法两人这样说话间,一人溘然从雨中冲进了客厅,那人将雨伞放下,世人这才看清是刺史府的衙役,那衙役进来之后,拱手道:“禀报诸位大人,秦淮河畔的化船俺等以及询问了个遍,她们都说没有见过沈富,自从那天与朱能发生争吵之后,她们便再没有见过沈富。”

 

衙役的话说完,诸葛嘉微微颔首:“看来,那天晚上沈富真的没有去过秦淮河畔啊!”诸葛嘉说这话的时候,望了一眼宿无名,道:“宿大人觉得呢?”

 

宿无名不想把话说的太绝,于是笑了笑:“只能说明沈富再没有去过化船,并不代表他没有去过秦淮河畔。”

 

“那沈富有人作证没有离开过家,化船上的人又没见过他,想来他是真的在家了,这个暂且不必管他了!”骆睿生怕诸葛嘉与宿无名争论起来,于是连忙打圆场。

 

宿无名也不在意,最近微微一笑,道:“现在气候已晚,秦淮河畔那边又没什么线索,俺等就先回去休息了!”

 

“宿大人慢走!”

 

离开刺史府之后,世人撑伞向驿馆赶去,途中,欧阳雁望着宿无名问道:“宿郎,你真觉得那个沈富有题目?”

 

油纸伞在雨中慢慢行着,雨水打在油纸伞上,很快向周围散开,宿无名转了转手中的油纸伞,笑道:“倒并不是说他真的有题目,而是线索不足,暂时不能将他排除罢了,等明天俺派人在秦淮河四周再问问吧!”

 

春雨下了一夜,不知道什么时候停的。

 

第二天大家起床之后,驿馆的庭院落满了残化,只不外蝉鸣更响了一些。

 

而就在大家感伤这春景易逝的时候,一名衙役急匆匆跑来,说骆睿骆刺史,捉住凶手了。

 

这个动静让宿无名大吃一惊,他们这还有很多疑问没有解决呢,那边骆睿竟然已经抓到凶手了,这不是让宿无名难堪吗?

 

那名衙役刚说完这个动静,宿无名便连忙问道:“骆大人抓到的凶手是谁?”

 

衙役却也不言明,道:“骆大人让属下来请宿大人,并且说宿大人去了之后,立马就会明白。”

 

见衙役竟然卖关子,汤雄顿时站出来道:“咋,让你说你敢不说?”

 

衙役吓的撤退退却了一步,并且有些为难的望了一眼宿无名,宿无名笑了笑:“汤兄弟,不要为难他了,俺们就去一趟刺史府吧!”

 

昨夜新雨初停,金陵的空气很是清新,道路上有些地房留有泥泞,有马车飞驰而过,便会溅起老高的泥点子。

 

一行人走过金陵的街道,最后进了刺史府。

 

此时刺史府大堂之上,跪着两人,一男一女,女的宿无名他们都认得,是朱能的夫人翠玲,男的大家却是初见,只见那男子朱唇皓齿,一双大眼睛很是有神,固然跪着大堂上有些紧章,可仍然可以称之为好看。

 

一个男人如果被称为好看,难免会让人觉得十分别扭。

 

当大家看到这样一个男子和翠玲一同跪着大堂上之后,便全都明白是咋回事了,那诸葛嘉不是怀疑翠玲与他人有人派衙役监督她了吗,现在一男一女跪着这里,定然是被那些衙役抓了个正着啊!

 

汤雄和欧阳雁他们看着堂上的两人,心头微微沉重,如果这两个人真是凶手,那宿无名岂不是败了?

 

虽说宿无名把这些看的并不是很重要,可他们随着宿无名,天然是但愿宿无名能够最先破案啊!

 

骆睿见宿无名他们来了,连忙笑道:“宿大人来的正好,昨天晚上俺的人监督翠玲,发现夜间一男子冲进了她的卧室,于是衙役立马将他们给抓了来,由于当时气候已晚,这才等到天亮审问。”

 

宿无名连连拱手:“骆大人可真是足智多谋,有您坐镇金陵城,可真是庶民之福啊!”

 

宿无名这话是有挖苦之意的,究竟诸葛嘉派人监督翠玲这事他们没有告诉宿无名,不外那骆睿却似没有听出这挖苦之意,笑着谦虚了几句之后,便开始对那堂下两人进行审问。

 

一声惊堂木响起之后,骆睿盯着那男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如实说来。”

 

那男子早吓坏了,连连磕头答道:“回……回大人话,小的……小的名叫白玉!”

 

“你与翠玲是什么关系?”

 

白玉一惊,连连应道:“回大人话,俺与翠玲是清白的,俺们什么都没有做。”

 

白玉刚说完,骆睿顿时厉声喝道:“一派胡言,一个男人晚上遛进一个妇人的房间,现在竟然还好意思说什么关系都没有,真是笑话,来人啊,给俺打,打到他肯说实话为止。”

 

衙役将白玉拉倒在地,抡起板子便打了起来,那白玉躺在地上痛的嗷嗷直叫,可就是不承认跟翠玲有染。

 

在衙役打着白玉的时候,翠玲跪在大堂之上,脸上并没有担忧的神色,宿无名见她如斯,嘴角微微浅笑。

 

打完白玉,骆睿望着翠玲问道:“你可承认与之有染?”

 

翠玲连忙跪下应道:“大人明察,俺与这个白玉真的是一点关系没有,他一直纠缠于俺,可俺却是处处躲避着他的,自从那天俺在街上与他相遇之后,他便常常在俺府外转悠,俺一出府门,他便找机会跟俺说话,其实是可恶至极,昨天晚上俺刚躺下,他便冲进了屋,要对俺图谋不轨,若非大人的衙役赶到,俺只怕已然失身于这个畜生了。”

 

翠玲说完,不由得抽泣起来,那白玉此时已经被打的屁股开化,而他听到翠玲的话之后,连连说道:“大人,翠玲说的话都是真的,俺一开始真的是想对翠玲图谋不轨,可俺还没有到手,就被你们给抓了来啊!”

 

这种情况倒是让骆睿和诸葛嘉他们大吃一惊,而这个时候,骆睿冷哼一声:“你想勾引翠玲,见她不从,便想着杀了他的夫君,然后再来对她进行引诱,可是如斯?”

 

骆睿话音刚落,翠玲溘然回身瞪着白玉:“是你杀了俺夫君?”

 

白玉吓的额头直冒冷哼,连连否认:“没有,俺只是对你存有希冀,并未谋害你的夫君啊。”

 

“大胆勇敢白玉,死到临头竟然还敢诡辩,那朱能不是你杀,是何人所杀?”

 

“大人明鉴,朱能被杀那天,俺……俺在一个相好的家里,俺们两人温存了一整晚,俺可是有不在现场证实的。”

 

一听白玉有不在现场证实,骆睿额头不由得冒出汗来,他怒喝一声:“来人,去将白玉的相好带来。”

 

未几时,一个风韵妇人被带了来,她是一个寡妇,常常有男人在她家停留,骆睿问她白玉所说是否属实,她连连点头,说的确如斯,那天晚上他们两人的确在自己家颠鸾倒凤了一整夜。

 

寡妇的话说完,本来决心信念十足的骆睿和诸葛嘉他们顿时失踪起来,而失踪之后,骆睿顿时大声怒斥道:“你们这群有伤风化的人,不惩罚你们不足以立俺金陵礼义廉耻之风,来人,将这些人各打二十大板,押进大牢等候处置。”

 

一声令下,那些衙役立马动手。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