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变传奇私服,天地一片喊声中

作者 轻变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10-23

“是!”高建凌遵令,连忙走上城墙,迎接胡人的又一次进攻。
城别传来胡人冲锋的号角,姚鲁沉声道:“你先上去吧。”
“嘟~嘟~嘟~”
“放心,这里是荒野,没有那么多石头的。”姚鲁安慰着,他也在思考,胡人咋可能有投石车呢,这可是攻城利器,就算大乾和大周与大汉分歧错误付,也决然毅然不可能将建造投石车的技术教给他们。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有间隙将投石车的技术,交给了胡人。想到这里,姚鲁就心中发冷,恨不得将那些间隙碎尸万段。
可有了投石车就让人担忧了,固然说起来,投石车并不能让士卒们大规模减员,但巨石天降,躲避是人之常情,谁也不愿被巨石砸个稀巴烂。这样一来,对于士气来说,绝对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固然只有两架,可是已经越来越纯熟,砸在城墙上的次数,也越来越多。”高建凌面色担忧,他不怕胡人攻城,士卒们的勇猛,并不逊色胡人,再加上有城墙的保护,胡人想要攻下北门,必需要用尸体填上三丈,与城墙齐高才有可能。
一身尘土,盔甲上沾惹着不少的血迹,姚鲁看着高建凌,点了点头,说道:“胡人的投石车现在如何了?”
“将军!”高建凌来到姚鲁身前。
高建凌向城下看去,一眼就看到了姚鲁那身金色的盔甲,喝道:“守住城墙,俺去去就回!”
“都尉,将军来了。”一个亲卫匆忙跑上城墙。
看着凹陷的城墙,高建凌既恼火,又无奈。
也许是胡人还不纯熟使用投石车,砸来的巨石,很少能够砸中城墙,而且这两架投石车,每个时辰,也才投放六块巨石。不外即便如斯,死去的那二百多士卒,有将近一百人,都是被投石车砸死的。
所幸的是,胡人只有两架投石车,不幸的是,这两架投石车,都放在了北门外。
投石车,向来只有和大乾,大周交战时才能见到的投石车,泛起在了云州城外。
震天的声音响起,整个城墙都是一阵,高建凌站稳脚跟,稳住身形,朝两旁看去,只见东面城墙内侧,泛起了一个缺口,而在据那个缺口不远处的城内,一块石头陷在一户坍塌的屋子中。
“轰!”
身处城楼下,高建凌看着城外满目的胡人,心有忌惮,这可以说是他到边城以来,碰到的最激烈的一场战役。十五万胡人,也许还不止,这已经将近云州半数庶民了。
云州,高建凌奉命防守北门,这也是胡人进攻最猛烈的地房,将近一千五百人的士卒,现在已经剩下一千二百多人,而胡人的进攻,仍在继承。
“来人,去东门。”谢雨生高喝,说着匆忙走出县衙,奔向东门。
听到衙役此言,谢雨生紧皱眉头,毫无疑问,胡人肯定在打东门的主意,这也是为什么颜冬即便战事再紧章,也不调离东门士卒去增援的原因。可城防惨烈,庶民们都或是情愿,或是被迫的上城防守,谢雨生也有些怀疑,这个时候,再让那两屯士卒死守东门,是不是有些分歧时宜。
“东门仍是没有消息!”衙役喘了口吻。
“东门呢?”谢雨生踱着步,焦虑不安。
“大人,胡人像是不要命似的攻城,颜校尉已经切身上城了。”衙役急忙跑到县衙,汇报着各个城门的状况。
右手钢刀,左手长剑,两把利刃在荪乾的手中如同两把收割性命的镰刀,片刻之后,十几个胡人已然到底,垛口再次被夺了归来,可荪乾也不好受,为了尽快的解决这些胡人,他身上又多了几道伤痕,丝丝血迹蔓延,白色的衣服上,道道嫣红。
松开剑柄,荪乾脚尖一挑,右手一抄,握住钢刀,砍在胡人脖颈,而后左手一身,顺势拔出长剑。
长剑刺入胡人身体,荪乾刚想抽剑,却看到胡人双手死死的捉住剑身,想要拔出,必然废一番功夫,可身旁的几个胡人已经冲了上来,根本不给荪乾机会,看到捉住长剑的胡人脸上露出笑脸,荪乾知道,这一次冲上来的胡人,绝对是死士。
“噗嗤!”
这一次,十几个胡人冲上了城墙,正在逐步的扩展,荪乾急忙带着两三个士卒,冲杀过来。
一处处垛口失守,荪乾不得不一次次带头夺回,即便他武艺高强,身前也泛起了几处伤口,好在凭借着他多年的厮杀经验,伤口并不是很深。
荪乾守在北门,长剑从一个个胡人的脖颈划过,他驻守的那段城墙,一次也没有丢失过,可是近百丈的城墙,仅仅他这一段不丢失,又有何用。
连忙点头,礼存勖捡起盾牌,又将垛口堵住,只是还没等他抵好,身旁就传来一声参加,看去,竟然是刚堵上的垛口,再次被打开,半空中一抹嫣红,一个士卒倒在了地上,来不及多想,礼存勖将盾牌架在垛口,直接冲了过去。
“别愣了!”邢斌轻喝,又是朝前房的垛口而去。
有些呆愣,礼存勖看向邢斌,露出一丝敬佩。
邢斌也来到了此处,见胡人守住垛口,二话不说,抬腿就一脚,狠狠的踹在了盾牌上,巨大的气力让胡人直接飞出了城墙。
钢刀击打在盾牌上,心有不甘,礼存勖再次劈砍,胡人举盾向撤退退却去,死死的卡在垛口前。
“嗙!”
“狗杂种,给俺死!”礼存勖一刀朝胡人砍去。
紧随其后,罗玉柱带领两卒人马,也是急忙加入城防之中,一时间,城墙上再次陷入混战。
“杀!”
长剑挥起,颜冬朝着胡人冲去。
“杀!”
直接翻身下马,颜冬快步上了城墙。
战马飞快的在定中城内疾驰,路上的庶民也都是匆忙而过,有的抬伤兵,有的搬东西,有的收敛尸体。
“噗通!噗通!”
一队队士卒被调遣至战事吃紧的城墙,一个个伤兵被抬入军营,此时,军营除了两卒人马,再也无人可用。
上午在北门厮杀了一阵,颜冬回到了军营,这个时候,他必需坐镇于此,兴师动众,应对溘然的事件。
“罗玉柱,带领剩下的两卒人马,跟俺来。”颜冬骑马而上,面色焦虑,扬鞭而起,朝西门而去。
“校尉!西门损失惨重!”大喊着,一个士卒踉跄的跑了进来,只见他浑身是血,盔甲也已残破,包裹伤口的裸布,也隐隐发黑。
烽火熊熊燃起,黑烟滚滚,惨烈的战斗,再次来临。
天地一片喊声中,不时传来几声惨叫。
“嘭!嘭!....”
“啊!”
云梯上,胡人一个接一个拼命的攀爬着,而城墙上,士卒们抬起一具具胡人的尸体,朝云梯扔下去。
箭矢正中马三的胸膛,虽有盔甲的阻隔,却也于事无补,看着马三那浮泛的眼神,凝滞的脸庞,还有慢慢冷却的身体,胡小六轻轻的将马三倚在城墙后,一抹眼泪,胡小六双目通红:“马三,你放心,俺一定多杀几个胡人,将你的命给赚归来。”
“马三!马三!你不能死啊!马三.....”胡小六抱着马三的尸体,痛声大哭,刚才,一支箭矢朝自己射来,根本躲不外去,自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预备,可这时候,马三挡在了自己的眼前。
漫天箭雨再次倾注而下,士卒们躲在城墙和盾牌后面,即便经历过无数箭雨,可仍是有士卒被射中,倒在地上。
“嘟~嘟嘟~~”
“呵呵,小六,放心,俺一定不会让你死在俺眼前的。”马三笑了笑,瞪向远处的胡人,面色狰狞起来,不自觉的,握着钢刀的手,紧了又紧。
“马三,等俺死了,也帮俺多杀几个胡人。”胡小六是一名士卒,他已经记不清晰多少胡人死在了自己的手里。经由上午惨烈的战斗,胡小六觉得,当兵还真是一种天赋,就比如马三,只是定中寻常的庶民,可除了第一次杀胡人紧章外,之后碰到胡人都是第一个冲上去,钢刀在他的手中就像是黑白无常的勾魂仗。
“妈的!真想杀光这些胡人,一波又一波进攻,没完没了了。”马三是定中的庶民,也是第一批上城墙的庶民,固然身旁就躺着他的堂弟,可是他此时已经没有了愤怒,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主意:杀!杀光这些胡人。
冲锋的号角再次响起,城墙上也忙碌起来,士卒们拖着沉重的躯体,匆忙的来到垛口旁,守在那里,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战斗。
“胡人来了!快起来!快起来!”
“嘟~嘟~嘟~”
经由一上午的苦战,士卒们坚守住了城墙,只是城墙上那琳琅满目的尸体,却是彰显着战斗的激烈,血水倾洒,将整个定中都染成了红色。在这城墙上,如果不是一股股白色的哈气从嘴中呼出,根本看不出来,谁是活着的,谁又是早已死去。
士卒们疲劳的躺在城墙上,有的靠在女墙上,有的倚在垛口旁,有的甚至和尸体坐在一起,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在意是否吉祥或是晦气。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