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手也忍不住四处乱摸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11-08

“啊,你别误会啊,俺从大街上经由的时候看见而已……哎哟,老婆你轻点……”

“刑文,你死定了,居然敢瞒着老娘跑去逛探春楼?”

“咦,这衣服不错,挺利便的,前天俺在探春楼看见过,挺诱人的,你穿起来真好看,妩媚死了……”

“死相。嗯……”欣妍媚眼如丝,呻吟道。

“嘿嘿,放心吧。”刑文一双眼睛都快变成了绿色,一双手也忍不住四处乱摸,坏笑道,“这里安全着呢。”

欣妍身体一软,拳头轻轻的敲了刑文的胸膛,“死相,还不快放开俺,如果有下人来了怎么办?”

“那……”欣妍刚想再说什么,不及堤防被刑文猿臂一伸给搂了过来,一双手慢慢的抚摩上了饱满的臀部,用力的掐了一把,“怎么那么大的火气?岂非昨晚还没有消掉?”

“刑远不是去了吗?放心吧,那小子办事,俺放心。”

“那你可以去看一下请柬都送出去了没有啊?再过四天便是天儿的六岁生日了,到时候可要热热闹闹的,客人少了,可得让人笑话。”

“福伯不是去了吗?”刑文回过头来,反问道。这个世界有三个人是千万不能得罪的,第一是自己的妖孽儿子刑武,第二便是老爹,第三便是自己的妻子欣妍。这可是关系着自己的终身幸福啊,那怎么能够马虎呢?

儿子的生日你不关心,老娘一个人忙里忙外的,轻易吗?你不归来也就罢了,你归来了,你还在家里装大爷?活腻了你,当心老娘今晚不让你上床。

“刑文,你站在这里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督促一下那些家伙摆弄一下家什?”刑武走了之后不久,一身水绿色旗袍的欣妍随后娉娉袅袅的走了过来,看到刑文站在那里,顿时有些不满。

……

“滚!”刑文其实是受不了了,一脚揣在刑武的屁股上,“还不快点拿你的断肠泪去,当心老子反悔了。”

“这就对了嘛,财务公然嘛,藏私租金可不是一个好男人的作为,作为目光如炬明察秋毫的检查官,俺会还你清白的。”刑武笑嘻嘻的说道。

刑文翻了翻白眼,这小兔崽子还真来劲了?摆了摆手,道,“得了,小兔崽子,仅此一次下不为例,给,这是钥匙,断肠泪你自己去拿去。”

“好,成交。”刑武咧嘴笑了,露出白亮的牙齿,伸手在刑文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一本正经的说道,“刑文同道,作为你的监军,俺会坚定自己的态度,作为一名人民的战士,你要相信党……咳咳,相信政府对你的信任,相信人民对你的支持,人名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正义的气力是永存的,光明神的光辉是永远晖映着传奇私服的……你对传奇私服人民战士的仁慈传奇私服不会健忘,你对政府的忠诚,政府也不会健忘……俺坚信,您是清白的,嗯,你一定要依赖群众,群众相信你是清白的,政府也会相信你是清白的……“

这小子,得了便宜还想卖乖,聊胜于无?还真的想气死他老子找坟拜啊?

断肠泪是他整个藏兵室最最锋利的短剑,削铁如泥吹毛短发不在话下,不外因为它的长度是在是太短,剑身加上剑柄也不外是四十公分,不管怎么看都只是一把匕首而已。作风粗犷的他喜欢长武器,不喜欢用匕首,所以这断肠泪就一直搁在藏兵室里,可是屠龙匕就不同了,一对屠龙匕可是两把长达两米的长剑,一左一右,也异常的锋利,据说当年是屠过巨龙的,因而起名叫做屠龙匕。可是却是名副实在的大剑,这可是刑文的挚爱,如果屠龙匕真的被刑武拿了去,那肯定得让他肉痛个半死。

刑文那个心疼啊。

啊?刑文傻眼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那仍是断肠泪吧,断肠泪好啊,断肠泪妙啊,那种清秀的短剑就适合你了。屠龙匕太重了,不适合你……”

刑武歪着头想了一会,“看在你是俺老子的份上也行,那就拿那一对屠龙匕吧,聊胜于无,聊胜于无啊。”

刑文一脸的心痛,可怜兮兮的问道,“能不能拿别的剑,俺可就这么一把断肠泪……”

这种事情去跟欣妍说?去他妈的正义永存,从欣妍的身上,他就从来就没有见过什么正义。如果这小兔崽子真的去跟欣妍说这件事,相信欣妍所作的第一件事不是询问刑武要证据,而是揪着他的耳朵,给他来一番狂轰猛炸,到时候他到探春楼的事情就像掉下了裤裆的黄泥,不是屎也是屎了……

刑文真想朝天狂吼,老天啊,俺刑文固然是有点好色,也偶然调戏一下军中的美女军医,可是俺真的没有做过什么孽啊,您白叟家咋就给俺整出这么一个怪物儿子来呢?

“别别别……”刑文一副苦瓜相,欲哭无泪,摊上这么一个骨精灵怪的儿子,算他刑文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哎哎,老爹您消消气。空穴必有来风,无风嘛,他不起浪。”刑武一脸奸笑的而无比正经的说道,“作为一个拿着政府的俸禄的公务员,俺有义务向上级汇报一切值得怀疑的状况,至于您白叟家是不是去探春楼了,咱们叫上老妈,一起去探春楼探查探察情况不就行了嘛。群众的眼光老是雪亮的,正义的气力是永存的,最最敬爱的您的儿子是公平公正公然的,是果断不会陷害您的,咱们果断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决不能放过一个坏人……”

“哎哎哎,俺说小兔崽子,老子可是正正经经的好男人,是一个坚守夫道、果断抵制三妻四妾的先锋模范啊,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再说了,你说俺去探春楼有啥证据?”刑文一双眼睛牢牢的瞪着刑武,一副你拿不出证据来,老子跟你急的样子。

“老爹,如果你把藏兵室里面的断肠泪送给俺,俺就不把你夜访探春楼,情挑小桃红的事情告诉老妈了。”刑武偷偷的在刑文的耳边说道。

果然……

“老爹,如果你不给俺带礼物,那你死定了。”刑武笑嘻嘻的说道,满脸人畜无害的笑脸无比的无邪烂漫,可是那亮白到可以显趁人影的牙齿缺失让刑文感到浑身的汗毛一炸。

“就算有,也不给你。”刑文蹲下高大的身躯,用力的揪着刑武的小耳朵,一双瞪得像铜铃般的大眼说道。

刑武瞅了刑文一眼,不满的拍了拍衣服,凑到刑文的耳边,“老爹,给俺带礼物了没有?”

本来刑文作为一个镇守边疆的大将是不能随便回京的,不外四天之后便是刑武的生日,刑文也无论那么多了,直接递上奏折,也没等天子的批准,把手头上的东西一股脑丢给副官之后,在前天直接跑回了天蓝。

“小兔崽子,想害死你老子是不是?”刑文捂着刑武的嘴,小心翼翼的看了周围一眼,确定欣妍不在之后才把刑武给放了下来,指着刑武的鼻子低吼道。

刑武叫的正起劲,溘然整个人都被一对宽厚的大手给举了起来,小嘴也被捂住,只能瞪着双腿,发出呜呜的响声。

这小孙少爷,也太坏了,这话如果被少奶奶听到,那大少爷就倒霉了……

福伯无语,直接转过头去,继承监视着下人们的干活,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都没有看到……

刑武挥舞着小拳头,小嘴喷着唾沫满天飞,那样子就跟电视上那种盗匪打劫之前土匪头子的战斗动员……

“也对啊。”刑武搔了搔头,仔细的想了一想,溘然一双星眸瞪得发亮,露出狼一般的目光,“不是吧,难道俺那老头子要把探春院的头牌给娶归来当小妾?完了完了,老爹啊,作为男人,俺从精神上鼓励你,但是作为老妈最最疼爱最最可爱最最信任的儿子俺,是果断的反对的……”

“呵呵,小少爷就别猜了,老爷的七十二大寿在十仲春,离现在还早着呢。”福伯乐呵呵的校正道。

“嘿,那家伙就一木头来着,整天就知道修炼,牧羊家那丫头不是对他挺有意思的嘛,到现在还不敢下手……”刑武嘟囔中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随即剑眉一展,“是不是爷爷的大寿快要来了?”

“不是……”福伯笑呵呵的说道,对于这个可爱没有架子又有礼貌的少爷,整个刑府的人仍是挺疼他的。

“嗯,让俺猜一猜,难道是大哥他要成亲?”刑武皱着眉头,说道。

“咦,福伯,你们在忙啥呢?搞得这么隆重?”刑武刚走出小院子,便看到福伯在指挥着人布置着场地,一大群人匆匆忙忙的搬来搬去,屋檐下的蜘蛛网都被擦得干干净净的,地板上更是擦拭的纤尘不染,而树枝上更是挂上了鲜红的丝绸条,红艳艳的,挺喜庆。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一点点暗伤都可能造成致命的伤害,刑武固然平时有些大大咧咧,可是在大事上却是异常的谨严。控制着天地元气缓慢的修复着毛孔、肌肉、经脉,再检查了一遍,确保万无一失之后,刑武才出关了。

如果在修炼界,修士只是壮大灵魂,修炼元神,只要突破至元婴期便可认为自己炼制另外一幅更加完美的身体,承载自己的元神。可是,刑武修炼的功法跟传奇私服的不大一样,不管是五行演世诀仍是不死不灭录都不会凝练元婴汇聚元神,如果万一身体泛起了意外,对刑武可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刑武可不敢大意。这么小的年纪的身体还没有发育完全,受伤本来就不应该了,如果留下暗伤,那么对于今后的发展大大的不利。良多修炼之人就是由于身体有暗伤,暗伤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在修炼突破的时候爆发出来,那么便是一击致命。

炼制好储物手镯之后,刑武又花了几个小时刻上了几个辅助性的阵法,随后便吸收天地元气进行修炼恢复身体的创伤。

刑武从小院子里面出来,已经是六天之后。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