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传奇sf,传奇心都碎了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11-09

打开电视,传奇搜索着自己喜欢的频道。
原本就痛的脚踝再加刚才脚趾头上要命的一棒,让传奇在沙发上躺也不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走也不是,窝在沙发里的传奇辗转反侧,试图寻找一个最佳的体位,但双脚摆放在哪里都是火烧火燎般疼痛难忍,像是有人用小锤无休止地在重重地击打传奇红肿的脚趾,剧痛阵阵袭来,疼得传奇浑身冒汗。无计可施的传奇,心烦意乱地忍耐着男女主角们在剧情里无病呻吟、做作夸张的亮相。
大约三更天了吧,电视仍然开着,传奇渐渐处于那种半醒半睡的迷糊状态里。
悄然间,厨房里开始传出悉悉的响动,那是塑料袋被轻轻翻动的声音。传奇警醒过来,将电视的声音调小,注视着厨房通往客厅的通道。
厨房里的坛坛罐罐早被传奇收拾干净,油盐米面也被密封得严严实实。可能是没找到什么适合的东西下口,老鼠翻找片刻之后便如传奇所预料的一样从厨房里探出了身子。这是只个头不小的老鼠,连头带尾将近三十公分,天哪!老实讲,这么大的家鼠,传奇还真见得不多。老鼠躬着身子,走的蹑手蹑脚,并不时驻足停下,鼻子和耳朵在机敏地捕捉客厅里的动静。
看来传奇的判断是对的,家里不止一只老鼠啊,这一只,要比刚才被脸盆扣住的那只更大、更强,理论上也更加狡猾和富有实战经验。
当下,传奇的眼睛也在手能触及的茶几上搜索着可以给它致命一击的物件。钢化杯和茶壶是万万不能的,影响隔别邻居休息不讲,满地的玻璃渣子怎么清理?还有,传奇的瓷砖,传奇的落地门窗被砸坏了咋办?没有这种亲身经历的人,体会不了什么叫“投鼠忌器”。权衡了茶几上现有的装备,用芒果来砸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环保,但得挑个生一点的,别把家里搞得个一地黄泥,只要能够击中,传奇保证它将因内伤太重而不治身亡。
传奇将手臂悄然伸向果盘,手指还未触及到芒果,沙发便不由自主地发出了轻微的声响;老鼠马上停止不前,警觉地把目光集中到传奇所处的方向。虽然间隔只有五、六米的距离,但只要传奇能保持不动,它就看不见传奇,这是传奇的经验,老古人说的“鼠目寸光”也就是这个道理。就这么僵持了半分钟左右,酸胀的手臂让传奇失去了耐性,传奇猛然抓起芒果,挥臂朝它砸去,但还没等芒果飞到它跟前,预感不妙的老鼠早已经原路返回,因逃的匆忙,地面溜滑的瓷砖没能让它及时收住步子,身子重重地撞在了厨房梭门上,传奇听到了“噗”的一声闷响。
如果是人遭遇这么重的撞击,至少是个皮外伤加骨折,但对于老鼠来说那是司空见惯,传奇亲眼看到过被猫逼急了的老鼠从六米多高的阳台纵下,落地后照样亡命狂奔,但猫却只得在上面望而兴叹。
传奇断定它还要来,便趁它逃回厨房的时间里,又捡了几个生芒果摆在腿边。
脚比先前更加疼痛,痛感让脚掌连同后跟的韧带一直拉扯到大腿根部;脚趾不敢触地,挪动身子都要竭尽全力,更别说起身。以传奇现在的身体状况,要靠这几个芒果来修理它,实在没有多少胜算。
一刻钟左右,那家伙又出现了,还是像刚才一样,在短暂侦查之后,仍然躬着身子前行,只是步伐要比刚才要更加从容和自信。难道它能够觉察到面对的是一个连地也下不了的对手?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它要有这么厉害,那就不是老鼠,而是老鼠精了。
又一个芒果从手中飞了出去,又没砸中,奇怪的是这次它并没选择往原路回跑,而是义无反顾地继续前冲,径直跑到电视机柜后面,连歇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就开始在里面倒腾起来。
操!现在传奇真的开始着急了,柜子后面排满电视机、公放机、影碟机、机典盒、音响等密密麻麻各种线路,万一被它咬断或造成短路那还了得?传奇急忙关了电视,情急之下不断用手拍打沙发,同时嘴里不停地发出“——嘘——嘘——嘘——”的声音,以期它能跑回厨房。
此时,传奇已经不想要它的命了(何况也要不了),只希望它能口下留情,别在给传奇添加更大的麻烦。
柜子大约三米多长,老鼠在柜子里翻动时发出的声响从左到右、从右到左,不知疲倦,永不停歇。
它用的是“敌疲传奇扰”,传奇用的是“以静治动”,这是场耐力与智慧的博弈,看看谁熬得过谁!它不时从柜子的左右两侧探出脑袋窥视传奇,传奇将芒果捏在手心,身体也随着声源传来的方向不断调整最佳投掷姿势。
犯睏闭眼的时间不超过半分钟,它从墙脚又悄无声息地爬上了鞋柜,并在顶端的平面上缓缓移动,整个身体暴露于传奇的火力范围的内。机不可失,芒果再次从传奇手中飞出,看似击中了,但老鼠并没如传奇预期那样在作垂死挣扎,而是惊慌失措从鞋柜顶端飞身跃下,飞越时还带倒了鞋柜上摆放的一瓶药酒,传奇眼睁睁地看着酒瓶在鞋柜顶部慢慢滚动,到中央后直至失去重心狠狠摔碎在了地板上。
听到酒瓶坠地时的扑哧声,传奇心都碎了,这可是弟兄跋涉了千山万水历尽了千辛万苦躲过了千难万险才从缅甸给传奇捎来的!诸位有所不知,此酒为一味少数民族偏方,配方里包括了虎鞭虎肾、鹿鞭鹿肾等上百味罕见的中草药,浓度很高,不低于70度,浸泡时必须用刚从籈子里蒸出来时热气腾腾的高粱酒。据说,喝这个酒不能像平时一样牛饮,一杯白酒到出来后只需将此酒滴上几滴,功能及疗效已经足亦,包医百病啊。
整个房间里充斥着浓浓的酒香,地面上流淌的不是酒精,那家伙,活脱脱就是传奇的血、传奇的命啊!传奇疼得心如刀绞却无能为力,要是能匍匐过去,传奇一定不会忘记给自己带根吸管。
老鼠被刚才飞来的芒果和酒瓶跌落时发出的声响惊得连滚带爬跑回厨房,传奇紧咬的牙关恨得隐隐作痛。
鸡叫头遍了,一切又开始平静下来,传奇连脚都没来得及从盛满凉水的盆子里抽出便昏昏睡去。
恍惚中,传奇来到了一间破败的老屋,感觉似曾相识;屋檐上铅云低坠,山草被淫雨浸透,无尽的黑夜尽显狞野,漏风的墙缝夜鸦悲恸;传奇还是在火塘旁边,阴森幽暗的房间像深不见底的大口,将传奇孤零零地包裹进去。黑夜里,传奇的眼睛半睁半闭,意识也混沌不清;房门悄然间被推开了,晃进一个白色的身影,也不说话,却久久地立在传奇的面前,一头黑发漫至腰际,面容模糊不清,她来自何方?是何许人?到这里干什么?一连串的疑问酝绕在传奇的内心深处。
你坐啊!传奇招呼道。
没有任何声响,她缓缓地在传奇身旁坐下;传奇不再言语,目光转向了忽明忽暗的火塘。
好冷,加点柴啊!她发出了那种又尖又细却很颤的声音,像泥泞的地下幽幽传出。传奇扭过身子,去捞后面的柴草,却摸到了一根怪异的东西。像什么呢?肉呵呵的却像跟棍子,手感冰冷湿滑,上面间有不少的毛桩,有些还微微刺手;再往前移,女人的臀部下面根本就没有什么凳子,手掌再往前,甚至连裙摆下面也空空如也。肉棍难道——难道是她的尾巴?传奇强忍着内心的恐惧,疑惑地将目光移向她的脸部,微弱的火光下,脸部虽被黑发遮挡,但传奇能隐隐地感觉到这是双没有瞳孔的眼睛,濃酽的液体随时准备溢出;前凸的嘴巴门牙暴突,把下颚遮得严严实实,嘴唇两侧是根根向外张开的胡须,满脸的细毛向下延伸直到脖颈;环在腰际的不是手臂,而是一双毛茸茸的爪子,顶端的指甲又脏又长,挂了些凌乱的糠皮和碎屑。
——你——不是在找传奇么?
——你——不是在找传奇么??
她的声音慢慢地由小变大,分贝逐渐由弱变强,竭斯底里的尖叫刺得传奇耳膜发麻,那白色的身形像张铺开的大网朝传奇罩来,传奇挥拳朝那肮脏的脸孔狠命打去,却打了个空。
睁开眼睛,传奇醒了,那是场梦,惊得传奇又是一身冷汗;不知什么时候,传奇的身子早端坐在沙发上,背靠着沙发,传奇又将目光转向厨房门口,却什么也没看到。
传奇感到迷茫。
妈的!难道它真是成精了?传奇自言自语。
屋顶的大灯刺得人睁不开眼,客厅里仍然弥漫着浓浓的酒香,还没等传奇回过神来,那种窸窸窣窣的声音又响彻耳畔。传奇百分之一万的肯定,这不是在做梦,声源的发出,就在传奇的身边。传奇用力猛拍沙发,声音并没有停止,再仔细一听,好像是茶几里发出来的,果然,传奇一拍茶几,声音打住了。老鼠显然是趁传奇睡觉的时候跑进茶几的抽屉里来了,靠沙发这方的抽屉,传奇能拉动;但对面一方的抽屉,传奇已无能为力,无论是绕行过去或是从茶几上面爬过去,脚掌带来的剧痛将会让传奇无法忍受。
越闹越来劲了啊?你还有完没完!传奇气急败坏,边叫边用力拍打着镶嵌在茶几上的大理石板。
声响并没因此打住,而传奇的手掌已经开始吃不消了。算了吧,省省吧,楼下还有人呢,要讲点公德心,你自己不睡,也别去烦扰楼上楼下的邻里;退一万步说了,即使它跑出来,又如之奈何?明智的选择是由它去吧!至少目前应该这样。
伴随老鼠在茶几里倒腾的吵闹声,传奇又在沙发上昏昏睡去。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