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寨的那段日子

作者 tailecall 来源 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3-06-10
老寨的那段日子,虽然不长,却让玉儿经常回味。老寨的冬天很冷也很长。那时候没有电视,就更别提电脑了,她习惯靠着炉子看书,暖暖的。白天冷了,可以打会球取暖,夜晚只有炉子最亲近。她和秀还有一位代课的老师,三人一屋。那时候,张杰经常过来邀她们一块打扑克,借以消磨寂寥的时光,玉儿不太会玩,只是凑数的。有时候张杰那屋人多,秀就去那边屋里玩。那时玉儿沉浸书海,感觉时间过得还挺快,晚上一般12点左右睡觉。
有一天晚上玉儿困了,抬起手腕一看,凌晨一点多了,秀还没回来。玉儿洗洗脸想睡觉,可是开着门她不敢睡,把门插住秀进不来,于是她去叫秀回来。当她叫了秀以后,突然意识到自己很幼稚,因为她叫秀时,屋内就只有秀和张杰俩人。
秀那天很激动,她回来以后就滔滔不绝的讲有关张杰的事情,她对张杰是大加赞赏,看着神采飞扬的秀,玉儿意识到:秀喜欢上张杰了。玉儿看着秀狡黠的一笑,想说:“喜欢上他了?”但话到嘴边玉儿又咽回去了。虽然她们一屋住着,因为性格差距很大,她们还从来没开过这样的玩笑。
第二天晚上秀回家了,英子住下了。英子结婚了,一般不住校的。上完晚自习后,英子看着玉儿说:“这可怎么办呢?”一幅很无措的样子。玉儿放下书,笑着调侃她:“咋啦,一晚上回不去就着急了?”她说:“贫嘴。”“秀,托我办的事情没办好。”英子和秀是初中同学,她们很亲近的。“什么事呀?看把你急的。”英子和秀一样,是个急脾气。不过英子一说秀托她办事,玉儿便心领神会了。英子看看她说;“千万不要给别人说。秀,喜欢张杰,让我去问问张杰啥态度?可我今天一去张杰那屋,张杰就说‘我知道你是来干嘛的’,没等我开口,他就说了:她太胖,我宁愿找个在家种地的,也不会要她。”英子的话一出口,着实把玉儿吓了一跳。“张杰怎么能这样呢,即使不愿意,说话也应该含蓄一点呀,这话也太伤人了。”玉儿愤愤地说。英子接道:“是呀,明天我见了秀,该怎么给她说呢?”“不管怎么说,都不能实话实说,她受不了。”玉儿看着英子,也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不知道英子怎么给秀说的,周末离校以前,秀又去了张杰那儿。
星期天晚上玉儿有晚自习,刚刚下过雪的乡间小路很难走,她午饭就开始收拾行囊了。老寨是个小村庄,不是集市,买东西很难,一周的生活用品必须带全了。
玉儿到校后,先升好炉子,让屋内暖和起来,然后拿出书来,靠着炉子慢慢进入神仙境地。天将黑时,秀也来了。玉儿惊讶的看着秀:“今天你没自习,怎么也来了?路又不好走。”她说:“在家没事,烦。还不如来这儿呢。”说着话她从包内拿出一瓶白酒,随后又拿出两个西红柿,迅速地把西红柿切成小块,放在一个盘子里,打开酒瓶,在喝水的茶杯里到了半杯。玉儿笑着说:“怎么你还会喝白酒呀?厉害。”她没接玉儿的话,把盛西红柿的盘子端到玉儿跟前,“吃吧?”玉儿说:“怕凉,不敢吃,你自己吃吧。”“少喝点,这玩意喝多了伤身体。”玉儿感觉她心情不好,顺便劝了一句。“没事。”秀说着喝了一口。玉儿继续看书,秀在一边喝着闷酒。玉儿想劝解秀几句,可是秀什么都不说,玉儿也不知该怎样开口。
突然,秀“咚”的一声,擦着炉子角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了。玉儿那经历过这事呀,她想把秀扶起来,可根本弄不动她,吓傻了的玉儿赶快跑出去叫人,幸好有一位年岁大的男老师在校,她喊道:“白老师,快点,秀,昏倒了。”在白老师屋里的其他人也都跑了过来,先帮忙把秀抬倒床上,然后赶紧让人去请大夫。大夫是初三一位学生的家长,白老师带上那位学生一起去请大夫。这时有人说:“掐掐她的人中。”有人用手指使劲掐她的人中,果然奏效,秀醒了。看到秀醒了,哆嗦成一团的玉儿才感觉稍微好点,叫人回来后,她就瘫软在床边不能动了。秀睁眼看看身边围着的人,说:“我没事,都回去吧。”劝走了别人,她在床上说了一句:“唉,让全校都知道了。”玉儿感觉她说这句话好像有点埋怨她。她说:“当时的情况我没多想,只想赶快救你。你不高兴了?”秀没说什么。下课后,秀那个班的学生来看她,她给学生说:“没事,都回去吧。可能是快考试了,紧张的。”秀是一个好老师,上课认真,对学生要求严格,对于稍差点的学生她还课下加班,义务补课。学生听说老师病了以后,很多学生过来看望她。
然而,那天晚上最该出现的人,虽然也在学校,却一直未出现秀的面前。后来一天晚上秀不在时,张杰过来了。玉儿当时正在看作业,他就站在她的书桌旁,因为经常在一块玩,她并没有因为他的到来,停下手中的作业。他点燃了一支烟,自顾自地吸着。她看作业的间隙抬头看了他一眼,他正静静地看着她,从他的眼神里玉儿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本来为给秀打抱不平,玉儿是有很多话要说的,这样一来她也不敢多说话了。玉儿“仔仔细细”地看作业,张杰一支又一支地吸着烟,屋内弥漫着呛人的烟味。玉儿有点害怕,怕他说出不该说的话,那样会很尴尬的。突然,张杰扔下烟头,伸过手来抓住了玉儿看作业的笔,说:“你就不能停下来,陪我聊几句吗?”玉儿撒手,笑着说:“说吧,我洗耳恭听。”说着玉儿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打开窗户,顺手又拿起一本书当扇子,使劲拍打着,想赶跑屋内的“烟”。张杰是个聪明人,他看着玉儿,摇摇头,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走了。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