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雪怎么讲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3-11-12

瑞雪兆丰年啦,这个题目好像没什么新意。年年都这么说,其实,只是老百姓内心深处的一种祈盼而已。08年初那个雪该大吧,南方却是冰雪大灾。跟着,还有汶川的大地震,死了那么多的人。再说远点,当年的杨白劳就是因为被逼债冤死在‘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那个严酷的瑞雪里的。明知如此,老百姓依旧这么说,究其所以然,便只是一句口头禅罢了。

下雪,本是冬季里的主色调,与什么好兆头本是没有什么搭界的。过去岁月里,中国内陆大地,多是干涸的地方多,严重缺水,冬季里能有几场大雪,既可缓解土壤的墒情,又能冻死部分蛰伏在土壤表层的害虫,对来年的庄稼有个好收成自然是先垫了个底。所以,对农耕民族为主体的中国老百姓,这雪无论怎么飘,无论大小如何,只要有得落,堆积在地面上能保存一到数个时辰,它就成了‘瑞雪’。

十二月的下旬,我们这里就有过一次落雪,因为有过两个时辰左右的保存,故我们可以叫它虎年的头场瑞雪。今天是二零一一年元月四号了,但按中国的农历,我们仍在虎年的腊月初一里。我昨天刚到家,小区的院子里修剪得很平整的小叶女贞乔木上,棕榈树夸张的叶片上,包括因为主人休假还停在院子过道上没动的小车顶棚上都还铺着厚厚的洁白的瑞雪。一夜过了,地面上基本上都被人为的洗铲干净了,那些堆叠起来滴小雪人已被顽皮的孩子弄得嘴与鼻子都有些不对称,且污秽不堪已经少了那份惬意。只有那些人手无法触及的位置,瑞雪依旧匍匐在那里,安静得像个熟睡的孩子均匀地呼吸着,让你能想到一张圆润的脸庞,白嫩的肌肤上浸透出一份粉色的微笑,那个笑容多么甜蜜可人。至于那个不知晓的笑梦里都隽系着什么样的喜悦,我们却无从有知了。有意思的是,这虎年的第二场雪,它竟是在新年的元旦那个凌点时分开始降临大地的,那个时候,我,还有好多像我一样的懒人,都蜷缩在温暖的被窝里,做着不一样色彩的南柯游。早上醒了,枕头边,除了短信的祝福铃声不时报一份吉祥,更刺激的,是你打开窗户,伴着寒风挤进眼眶来的还有那漂浮着的纷飞的雪花。哈,那时,我正在江中。

长江横贯大中国六千多公里,由西向东,极大部分处在北纬三十度上下,正好是北半球的中纬,属温带。所以,冬季里有些地方有雪落有些位置并不见得有雪落。偶尔来场雪,自然就像好久不来往的至亲好友一般,显得格外亲热。不像北方,那雪下得都有些刺目,‘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年年岁岁都有今日,到是有些麻木了。极像那一过十月就用厚厚的塑料片做成的门帘挂在那里,进出都得扒来扒去的,早没什么新意了。我们这里就不一样了,前些年,总是暖冬现象,这雪就越发显得精怪。打08年起,也许是自然界那次激烈的震动,让物质世界又基本上恢复了常态,甚至让一些习惯拿反常现象做点狗屁文章的墨客们都还无所适从了。比如额,今年的酷暑我曾叫唤过‘热得不行’,那个时候,我就想,今年的冬季,但愿它又‘冷得不行’便是有了对应。没有坏得昭著哪来的良好现象?没有极度贫困哪来的极端富有?没有过声嘶力竭的痛苦哪来的大彻大悟的淡定?季节与人生总是粘糊在一起的。人生也许要多经历点大举大落才好。否则,像范进那样,一辈子伐心追考总不成,老来一次无心从试竟然中了举,他却经受不了这份大落之后的大举,突然疯了。故事里说,多亏了老岳父的一巴掌,让范举人回归正常,我看那也只是故事里的说法。真正因为精神世界的瞬间突变突然坍塌下来的人,一巴掌再怎么着力,再怎么找点,无论如何是打他不回来的哈。你的位置在哪里?若有过几番锻打,你也许方知道人生的品味是何等地滋味了。扯远了。

无论怎么说,有瑞雪的日子是冬日的福音。生命中的蜷缩有好长滴庸懒现象是体现在冬日里。懒,也是有底线的,穷人可懒不起。就像黑瞎子冬眠那是它四季中最幸福的时光一样,那也是上帝的赐福。寒带纬度的人因为热量有结余促成骨骼多生长总是个大于温带和热带的人。人的寿命也一样,长寿之乡多是偏北或温带。昨晚看电视节目,央视10频道介绍千年人参如何识别。野生人参之所以金贵,皆因为它已经濒临灭绝的境地。如此稀罕的地球植物,就因为全球变暖加剧加之人类过度乱采,曾经在我国中原地带生长的唐代记录到明代李时珍撰写【本草纲目】的时候,中原已绝,现在真正的野山参已移至东北的长白山地带才有,而且,极为稀少了。说起来,冬天给人类的赐福在某种意义上是要远远高于夏日的酷阳的。说瑞雪兆丰年,道理就很成立了。

兔年还在除夕的山那边蹦蹦跳跳,虎年不退,新一年却是真实地迈进门榄了的。而且,是踩着风雪,挑着好兆头迎面撞来。颇有点小哪吒踩着风火轮横枪过来的那种青春火神的感觉。元旦那天,我站在那已满是雪花的走道甲板上,任凭寒风簌簌抚面,竟然因为看眼前江面上的奇观而懒得去移动脚步。那一簇簇雾气贴着江水随风幽幽摆动,又极度分散着,真像一口极大的锅里,盛满正加热着的清水,滋滋冒气。因为整个水面上的冷空气太重,而江水中的水温绝对是要高于地表面上的气温的,不对等的气温只有在这瑞雪翻飞的日子里,在寒流的重压之下且界定在这水面上咫尺之间碰撞,一面生成一面稀释着,于是,这番奇特的紧贴江面上的气雾,仿佛要与滔滔江水不离不弃,形成冬季长江上游江面上特有滴景观,不能不令人叹为撮步了。可惜,俺的手机像素不高,胡乱照些,却无法真实地展现这诱人的烟波浩渺的江面实况,只好在这里信手涂鸦,以飨赤怀。

柳宗元的【江雪】寥寥二十个字却那么真实的表现出一幅‘寒江钓图’,毕竟是大师也。而现实生活中会有‘独钓寒江雪’的人么?显然极少。诗人作力刻画的也只是自己孤傲特立独行的性格。瑞雪传抵给人的信息也不全是凛冽与皎洁,它是一份意境摆在那里,等着我们去载荷。从平面角度看,瑞雪是一份温柔,是一份宁静。仿佛有洁白的少女花仙子拥着玫瑰花正向我们扑来,美得心都颤抖。站在瑞雪上,你能看到银装素裹分外妖娆的恢弘与大气,也能联想到冰心玉壶的脆弱与刚烈。可扎进瑞雪里,它只是一份奇寒,它更有一份胆颤与惊悚。总之,瑞雪成了多掕体,折射到我们眼里,一千个人眼里自然就有了一千个‘哈姆雷特’。

新年到了,老牛有了可喜的三五天的轮休,还赶上瑞雪迎门,借助有朋友们的祝福文字,可谓福气冲了天了。新年的到来,除了恭喜发财,人们挤在一堆,还有什么呢?针锋相对还是斤斤计较?尔虞我诈,算计,还是欲罢不能?大千世界,唯有瑞雪提供一份清醒和从容,让我们有了更新的思考与抉择。你是一粒种子,落在地上总是要生根发芽,可没有瑞雪的掩盖,你也许被鬣齿动物如鼠类吃了,消化成鼠屎连狗都不闻,如何又不能?你指望大福大贵,瑞雪也许只是两个时辰的过境稀客,不屑一顾,你有再多的算计都将功亏一溃,如何又不行?哈,朋友们,牛哥似乎消极要多于仰扬,是靠以退为进还是类式当年汪先生的‘曲线救国’?模糊得很哦。见仁见智,在大家了。

新年伊始,还是老话新说吧,祝朋友们兔目贼精开门见喜,俯地拾金举手拽银;健康活泼相濡与沫,教子有方不行就拉倒吧,OK。拱手了。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