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是反其道而行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05-26

    烙月一听,只是希奇“我与三人未曾见过面,难不成有什么仇恨吗?”
    书生贾俊生嘲笑一声说道“这就要问烙月将军了?”
    燕江湖听这话只觉希奇,问道“那三位这是?”
    只见位中的高个子“瘦材”费石说道“他不配?”
    烙月听完,已是提剑在手,问道“三位便是陶骞请的杀手吗?”
    燕江湖轻声对烙月说道“这便是渝北的祖河三雄!中间是老大“瘦材”费石,左面是老二“刀疤”常寿,右边是老三“书生”贾俊生。”
    两人忙出得厅堂,只见三个汉子已然立在院子之中;中间一人,四十上下,干瘦如材;其左右却是两条汉子,皆是壮实,比中间男子稍矮,年纪也轻;其中一人散着头发,额头上豁然有个刀疤;一人面白无须,却是高傲得紧。三人皆是手中提剑,好不威风。
    说话间只听门外一个声音说道“多谢燕将军夸奖!”
    燕江湖见烙月只是叹了口吻,并不太在意。立即又说道“烙月兄弟千万别小看这西南武林;这渝北祖河三雄,川府竹林七杀等等这些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大意不得的!”
    烙月笑了一下,心中在想这有什么好防范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不外一死而已;可也没想到自己竟会又牵扯到这样的麻烦中,无奈地叹了一口吻。
    燕江湖说道“这个我还没想清晰,不外总有他的道理。你多留意防范老是对的!”
    烙月笑道“那他们怎么不杀我呢?”
    燕江湖点了点头“不排除有这个可能?陇南神剑阁立派多年,一直未入江湖,此时怕是有意要来江湖之上建立威信。”
    烙月听燕江湖这么一说,笑道“那神剑阁两人便是其中之一吗?”
    渝北陶骞此次大败,心中并不服气。再加上他早看出遂立暂时不敢公然和大夏叫板,不会大举攻占渝北。便纠结了大量武林人士,指派这些人混入蜀国芙蓉城,正预备刺杀蜀国重要将领,只怕烙月兄弟会排在这刺杀名额的首位。
    烙月“哦”了一声,等着燕江湖说下文。燕江湖这才将调查结果告诉烙月。
    燕江湖这才说道“我就是要和你商量这件事的?”
    过了一曰,燕江湖又一次来到了威猛将军府,烙月想到燕江湖上次说要查陇南神剑阁走出群山的目的,便问道“燕大哥查出什么来了吗?”
    烙月笑了一下,这公主固然蛮横无理,却是个真姓情的人,以后再不能那般对她了。真武被烙月又这么一整,倒是又多佩服了烙月几分,只是嘴上不服罢了。
    真武走出去一段,远远的听到三人的笑声,心中细细一想,叫道“又被烙月诳了!”当下好不生气,提着鞭子便又冲回了威猛将军府。骂道“好你个烙月,我和你没完,总有你栽在我手里的时候!”说完气冲冲走出了将军府。
    事实证实;有的时候话反着说,反而更轻易达到目的。
    烙月总结出这三条,便猜到真武是有意为难自己,要让他着急难堪,认真要让烙月做蜀国女婿,可能姓不大;我要是反其道而行,说不定有更好的效果。
    烙月刚开始的确被真武吓了一跳。可是细细一想,遂立怎么也不可能这么贸然地就将真武嫁给他是其一,真武固然专横,可是她并不糊涂,不会这般糊涂地对待自己的婚姻大事,这是其二;烙月并非蜀国人,而是大夏人,能否同心这是其三。
    温馨、陈晓、烙月见温馨走出府门,三人对视一眼,笑将出来。
    真武溘然愣了,心中一惊,差点就毁了自己的一生幸福,那可是婚姻大事啊。看了烙月一眼,骂道“想做我的驸马,你休想!”说完跑出了威猛将军府。
    真武又看了看陈晓,但愿陈晓说点什么,那知陈晓说道“你们自己打去,我无论这事!”
    温馨笑了一下,说道“他一向就是见一个爱一个的,我有什么办法。只是以后和你的架只怕是打不完了!”说完深深地叹了一口吻。
    真武慌忙摆开烙月的手,站到一旁对温馨说道“你无论管他!”
    温馨、陈晓没想到烙月会说出这样的话,心中一阵发虚,用异样的眼光,悄悄的看着烙月。只见烙月向两人递了一个眼神,两人会意,再看看真武担心、焦虑的样子容貌,只是在心中暗笑。
    温馨也被烙月溘然间的改变搞懵了,只是慎慎地看着烙月,只听他说道“等我做了蜀国的驸马,想娶谁还不轻易。”烙月看了一眼真武,又问道“你觉得你管得住我吗!?”说完只是轻笑,露出一脸的狡黠。
    真武一下便慌了,站着只是不动,问道“你怎溘然间改变主意了,你不要你师妹了?”
    烙月笑道“那好,我们这就去请旨;你脾气虽不好,可也算是个绝色丽人,我反正不亏?”说完拉着真武就要走。
    真武见烙月溘然变了一个颜色,心想“我本是要他难堪,要是他真的向父王请旨,要我下嫁于他,那可不就糟了!”想到这一点,真武心中有点发虚,但仍是点了点头。
    烙月见温馨和真武又要斗法,慌忙上前架开两人,然后一把拉住真武,坏笑一下,问道“你认真要我做你的驸马!?”
    烙月躲过一劫,却是一身雨水,回头看火眼苍猊时,只见火眼苍猊也躲到了牛车下面,战战兢兢地蜷缩成一团,已完全没了刚刚凶狠的样子容貌。
    狼虽狠,到底仍是动物,在大天然眼前,他们仍旧也是不知所措,也会害怕。说不定群狼还认为烙月是神呢,否者怎么会能得到上天的匡助,所以疾走而去。
    骤然间下起了倾盆大雨,夏季的天就如女人的心,谁也猜不透。
    只见一道闪光啪的一下炸在狼群里,紧接着然雷声滚滚,就如天塌了一般。群狼被这电闪雷鸣一吓,先是不知所措溘然呆立,然后是争先恐后、乱作一团地朝西北疾走而去。
    烙月大吼一声“杀”,冲进狼群中正要厮杀起来。
    群狼见烙月此番举动,一个个嗷叫起来,声声划破天际,消失在夜空。也不知是在悲伤,仍是在肉痛。嗷声一停,群狼便如有组织一般悄悄|静|地朝这一人一狗奔来。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