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私服 却是另一番光景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06-09

    这任从山便是魁梧汉子的名字,向来好武成痴,固然是四人之中战力最强,只差一步便可迈入炼气后层巅峰九重境,但却向来害怕自己的亲哥哥任从言,此时见他面露不悦,立即缩了缩脖子,不再多言。
    任从言一听这人说话,眉头一皱道:“丛山,不得咋呼!”
    只见其中一名高大魁梧的男子说道:“少族长,这有何难,他池家人手不够,我们给他出力便是,到时还怕那人跑了不成?”
    任东升也不隐瞒,当下便将此番酒宴之中的事情,具体解说了一番。
    而说话这人固然只是炼气七重,但却是族中有名的智者——任从言,其他三人也是看向任东升,显然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四人便是任东升此行最大的依仗,炼气七重、八重修为,足以应付筑基之下的一切事宜!
    这四人之中一名面容狭长的中年人性:“少族长,可是有了什么变故?”
    只见任东升回到房中落座,便对其中早就等候的四名中年人拱手说道:“此番恐怕要麻烦四位族叔出手了!”
    但看此行,跟随任东升来的便有四位炼气后层修士,而其他三方皆是两人,便可看出一二了。
    这化云阁中固然任家失势,但底蕴却是在那里,作为宗门实力国家栋梁的炼气后层修士,却是较之其他三方多出了数人,只是抵不外他们联合挤兑罢了。
    酒足饭饱之后,池炎烈自行离开,而任东升等人皆是住在这池阳酒楼之中,送走了池炎烈,便各回了各自小院之中,寻了自家此来的随行职员商议去了。
    池炎烈面上天然是露出大喜之色,连连举杯道谢,场面也是再次热闹起来。
    其他几人见任东升首先表态,当下暗骂一声,也是急忙表示愿意帮忙。
    见其他几人皆是皱眉思量不已,心下冷哼一声,都不是省油的灯,面上却是正色道:“池大哥,你与我自小相熟,不是兄弟生死兄弟,你的事便是小弟事,此事,我任家断不会做事不理的!”
    “竟有此等事?”任东升也是不笨,天然明白对方话语中的意思,固然池炎烈话语之中有几处细微漏洞,但此时却是急需池家匡助之时,却是不能失了面上的意思的。
    这池炎烈不愧是池家青年才俊,这口才也是相称之好,一会功夫便将事情始末讲了个清晰。
    池炎烈见世人接连发问,紧皱的眉头略有松缓,略作叹息一阵沉吟,便娓娓道来:“不瞒众师兄弟,我池家近曰来,接连失落的数十弟子......”
    其他两人天然不会让他们占了先机,究竟此行的目的还下落在池炎烈的身上,若是能够为他解决些许难处,说不定他们的事情也是会解决的。
    “是啊,说来听听,自家兄弟无需客气!”
    “是啊,池兄何故如斯?何不说来与大家一听?”毕水天一听此言,立即道。
    任东升与池炎烈素来交好,当下便将手中羽觞放下,面向几人:“池大哥,看你愁眉不展的样子,必是有什么事情,若是当小弟是兄弟,说来听听。”
    毕水天等人互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出了迷惑,只是不知道池炎烈为何溘然让他们离开,固然心下迷惑,但也不好直接启齿询问,但也不能就此离开,若是对方真的有难以应付的事情,他们此番出手,说不定正好让池家倒向自家一方。
    在座几人都是化云阁几大势力中,年青一代的佼佼者,聪慧如他们天然看的出池炎烈强颜欢笑样子。
    说完,池炎烈便率先一饮而尽,只是那眉头皱的更紧。
    只见池炎烈一副愁眉不展,面带难色的向在座的几个年青人举杯敬酒,道:“任兄、毕兄、练兄、水师妹,今天略备薄酒为各位践行,还望诸位不要怪罪池某招待不周!”
    按说,在这武池城中,池家向来是一贯专横,而此时在一间顶级包厢之中,池家此代最杰出的弟子池炎烈,却是另一番光景。
    武池城中央一处贸易街道,有一处池阳酒楼,属于池家工业,这处酒楼之中装修豪华,内里奢靡至极,尽显池家在此城之中的强势。
    场来世人,也是面露欣喜之色,连曰来,人心惶惶,现在终于有了解决的办法,由不得世人不放松下来。
    听到他此言,池英烈脸色立即雨转多云一般,连连道好!
    池炎烈见他面色丢脸,便是知道其在想些什么,不敢怠慢之下,立即便道:“老祖,此时化云阁众多后辈在此,我们可以如斯这般!”
    想到此处,池英烈脸色更是丢脸的无以复加。
    “而对方如斯行事,必定不会惧怕自己这筑基修士。”
    此时听到池炎烈的解释,立即便明白,那人并没有死去,而且活着从天荡山出来,并且寻仇而来。
    在曰后的查询之中,听说是与碧潮阁弟子一同泛起在济阳城之时,着实将他惊出了一身冷汗,但随后便打听到,对方不外是名散修而已,要不然那六名碧潮阁弟子也不会舍他而去了。
    池英烈听到此言,当下脸色更显丢脸,当初由于一丝贪婪,便没有查清晰对方来历,便对其进行追杀,之后更被对方逃脱。
    见池英烈思考一会之后,露出了然之色,便道:“炎烈料定此次之事,若不是对方活着前来寻仇,便是其背后之人来报复!”
    只见池炎烈听到自家老祖垂询,眼中喜色一闪即逝,立即上前一步道:“老祖,此次家族之人失落,您有没有发现,皆是三年前跟随您一起去济阳城之人?”
    脸色稍缓道:“炎烈啊,你可有何良策?”
    池英烈见是自己曾指导过数年的子弟,而且是现在家族内天赋最后之人,有心要培养为家族掌舵之人,当下却是不好再摆脸色。
    只见他上前一步,朗声对池英烈说道:“老祖且息怒,为此气坏了身子却是不值当!”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