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开传奇私服,下雨了我却没有打伞

作者 新开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09-16

当我走出家门的时候,天空正在下着小雨,身上的红色旗袍被风吹得鼓起来。我独自一个人走在这条青石板铺就的小巷里,脚下的金色高跟鞋发出清脆的咯噔咯噔的声音,小巷里便显得越发冷清。飘到身上的雨丝打湿了薄薄的衣衫,不由使我从心底打了个冷战,手里拎着的皮箱也感觉无比沉重。

走到离家门最近的一根电线杆旁,我不由停下了脚步。抬头看,透过濛濛细雨和含泪的双眼,依稀还能看到两年前郭小鲁用一根铁条凿出的利刃刻在上面的几个字:我爱安安。字迹虽然有点模糊,但因为我清楚记得位置,所以一下子就找到了。

“你傻不傻?真爱还需要在大庭广众下刻出来么?”我眨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看着郭小鲁坏坏地笑着。我知道他最爱看我的眼睛,因为他曾经说过:“安安,你的眼睛像一潭湖水,我看见它们,心里就一片澄明安静。”当时,我觉得这家伙真虚伪,爱我的眼睛,那么我的人呢?就不爱了么?

两年前,我跟郭小鲁在江南一个美丽的小城相遇,那时候我们都面临毕业,在同一所学校的毕业典礼上我认识了帅帅的、把我唱哭了的郭小鲁。

那一天我漫步在夕阳下

看见一对恋人相互依偎

那一刻往事涌上心头

刹那间我泪如雨下

昨夜我静呆立雨中

望着街对面一动不动

那一刻仿佛回到从前

不由得我已泪留满面

当他唱这首歌的时候,我也在台下悄悄地抹着眼泪,心想,这个忧郁的男孩子,应该经历了什么,否则怎么会把这首成熟男人才喜欢唱的歌演绎得比汪峰还让人感动呢?悄悄的,心底便有了一份喜欢。

至少有十年不曾流泪

至少有十首歌给我安慰

可现在我会莫名的哭泣

当我想你的时候

郭小鲁站在台上,微低着头忘情地演唱,整个人完全沉浸在那略带忧伤的旋律中。他那稍长的发,不羁地竖在头顶,显得这个男孩子有些孤傲。当演出接近尾声,我透过朦胧的泪眼,无意发现在金色夕阳映照下的郭小鲁眼里竟有一丝晶莹!而台下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直到郭小鲁走下去,才响起经久不息雷鸣般的掌声。当时我断定,这个人肯定有一段不凡的经历,否则不会把这样一首歌诠释得如此凄美经典,这也是我对他最感兴趣的地方。我很纳闷,同校四年,只是不在一个班级,之前竟然会不认识他!

毕业了,学校宿舍不能继续居住,我不得不出去找房。说巧不巧的,我所想租住的房子,居然就是他出租的。当我从眼前这个电线杆上看到出租信息,寻着地址找过去,看到开门的竟然是他的时候,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啊,是你,那个比歌星唱得还棒的郭什么来着?”

“郭小鲁。”他用手撑在门上,忧郁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但更多的是空寂漠然。

“怎么,不欢迎我进来?”我没心没肺地冲口而出,不晓得他眼里的那丝落寞因何而来。

郭小鲁闪开身把我让进去,很熟练地为我倒了杯水,指指沙发:“坐吧,让我来跟你说说我这房子。进门靠左手是卫生间,大家共用的。再往里左边是次卧,右边是主卧,直走是厨房。主卧七百,比次卧每月多交一百元,水电平摊,别的就没什么了。你愿意住下来吗?”

“你这人,说话就不能客气点?”我有点接受不了他的直截了当,问出来的话也没打算婉转。

“我不客气吗?要不是钱紧,我才懒得招女孩子同住。”郭小鲁脸上丝毫没有笑容,使我有些犹豫要不要住在这里。仔细考虑后,我觉得这里环境和位置都还可以,价钱也不算贵,而且,心里潜藏着的那份喜欢正在跟那微弱的反感比试着坚韧,何况离我工作单位路程也不算远,就乖乖点头说:“好吧,我住次卧,你给我把钥匙,下午把东西搬过来,晚上给你房租。”郭小鲁没再继续说什么,将一把拴着红色小绳子的钥匙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说一句:“记得走了把门关好,我去睡会儿。”然后转身进屋不再理我。我呆呆地看着他的屋门,好久才闷闷不乐地起身走了出去。呼吸着外面的空气,不知道是因为找到了理想的房子,还是因为找到了我曾经一度打听始终都没得到确切消息的郭小鲁而感到轻松愉快,踩着青石板回学校,我不由哼起了妈妈教过我的京腔名段。

晚上,我把行李搬过来后心里特别踏实,在这小小的两居室里,我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归属感。迅速地做好饭菜,我坐在客厅里边看电视边等着郭小鲁,今晚我要请他吃饭,顺便把房租给他。大概18点左右,他才揉着惺忪的睡眼从他的屋里出来,淘气的头发也都分了帮派在造反一般乱糟糟的,看到我只一句:“来啦?”然后根本不需要我回答似的进了卫生间。等他出来,我似乎受他感染,之前的热情减了大半,也有点懒洋洋地说:“给,这个月的房租。还有,我做了饭,你肯赏光就吃点吧。”

郭小鲁看看我,把钱装进口袋,拿起碗盛了饭,也不理我坐下就吃。我想,这个人真怪,怎么可以对一个女孩子的照顾这么冷若冰霜的呢?郭小鲁,就算你是一批野马,我也一定要驯服你!我心里暗暗恨道。郭小鲁根本就无视我的存在,只顾自己低头猛吃,吃完对我象征性地点点头,脸色和声调比刚才缓和一些:“你做的菜很好吃,还有,你的眼睛让人看了心安,跟——夏冰的一样。”

“谁是夏冰?”我这才明白刚看到我他为什么那么惊讶,心里无由泛起一阵涟漪,对于夏冰这个名字,不知为什么相当排斥。郭小鲁眼里立刻闪过一丝疼痛,眼神也在瞬间黯淡下来,踌躇地,他开口回答:“我的前女友,毕业前夕,她出国了。”

“哦,对不起。”我似乎找到了他忧郁的根源,轻声对他说。顿时感觉他心里的伤感,比他表现出来的还要浓重。他摇摇头,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神情:“没什么,人各有志,只不过,我感觉人的承诺就像一缕青烟,随时都会随风而逝,让人那么无奈,心,也那么疼。”他低下头,眼圈有点红,声音也有点暗哑。我站起身走过去,跟他面对面站着:“别气馁,你这么优秀,会遇到好女孩的。”说着,不由自主地,就怜惜地伸手去抚摸这个男孩子的头发。郭小鲁安静地站在那里,不躲避也不看我,此时的他,倒像一只温顺委屈的小猫。

“是,我也这么想。比如你,就很不错。”他终于抬起头,似乎挣扎着清浅地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让人看了心情顿时愉悦。在灯光下,他越发显得迷人且神秘。我心情荡漾,歪着头有些俏皮地问:“我很不错,你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一个外乡女孩子,肯离家出来打拼当然不错。要不是有了出国的诱惑,夏冰她也不会离开我,毕竟,三年多的感情,不是说忘就能忘的。她,也是个相当出色的好女孩。”郭小鲁丝毫也不在乎我的感受,毫不吝啬地夸赞着夏冰。

晚上,我躺在被子里辗转反侧,怎么都无法入睡。这个男孩子身上那份特有的气质吸引着我,让我难以入眠,想到怪异又浑身洋溢着浓郁青春气息的郭小鲁,就忍不住欠起身侧着耳朵倾听他屋里的动静。

人生就像是一场告别

从起点对结束再见

你拥有的渐渐是伤痕

在回望来路的时候

那一天我们相遇在街上

彼此寒喧并报以微笑

我们像朋友般挥手道别

转过身后已泪流满面

隐隐约约的,汪峰那首歌从郭小鲁房门的缝隙里挤出来,我忍不住起身,悄悄来到他的门前,站在那里静静地听他唱——

至少有十年我不曾流泪

至少有十首歌给我安慰

可现在我会莫名的哭泣

当我想你的时候

至少有十年我不曾流泪

至少有一些人给我安慰

可现在我会莫名的心碎

当我想你的时候

“呜呜呜……”一阵压抑的哭声传来,让我为这个痴情男子感叹之余,也深深嫉妒着夏冰。我实在很好奇,究竟是什么让郭小鲁念念不忘这个背叛了他感情的女孩儿,难道忘记一个人真的就那么难么?直到现在我才品尝到,爱到深处却必须放手的无奈与无助。

又看了一眼“我爱安安”这几个字,我踩着细雨继续往前走,过去了的,被抛在身后的巷子里,寂寞着今后不再有我走过的这条青石板路。再走大概十几步,靠右手的墙上,有一个小洞,洞口被泥巴块封着,我含泪摇头轻笑,那,是郭小鲁为我挖出来的。

“喂,你挖这个做什么?”我看着郭小鲁认真地在墙上挖这个小洞,心里好奇极了。

“以后这里就当作我们的联络点,我这人呢,脸皮薄,要是哪天惹你生气了,又不好意思当面道歉,就会写一封检讨信放进这个小洞里,你只要看到信就原谅我,好不好?”他扭头看着我,满眼的纯真。我被感动得一塌糊涂,抱住他说:“郭小鲁,我不会生你的气,绝不会!我会生生世世都爱你,永远!”然后踮起脚尖,热烈地拥吻我的白马王子。

他眼里含着感动,幸福地笑着说:“傻丫头,只这一生,爱好了就好,因为谁也不晓得是否真的会有来生,就算有,我们还会不会再次遇到也很难说呢。”

我和郭小鲁相爱,是我搬进他家的第三天早晨开始的,这真的有点不可思议。第一晚我听他边唱边哭,不免为他担忧,一宿也没睡好。转天虽然是周末,但都上午11点多了,还不见他有任何动静,我轻轻敲门:“郭小鲁,你在么?”里面没有声音,我继续问道:“郭小鲁,都快十二点了,我做了点饭菜,你起来吃一口吧?”屋里依然静悄悄的,还是没有任何声音,我实在猜不透他怎么就这么能睡。忍不住用了点力气去拍门,门却溜开一道缝。不知道是他昨夜去卫生间忘了,还是压根就没有关。我轻轻把门缝推大一些,赫然看到郭小鲁就躺在床上!明明在还不出声,真会装深沉,我心里想。走到床边,却看到他嘴唇微颤,脸色绯红,伸手一摸,额头滚烫!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这个家伙背到楼下又弄到医院的,反正当我把一切都安排好,坐在那里看着他输液的时候,才感觉到浑身已经累得软绵绵的,汗水也不知什么时候湿透了衣衫。我静静地坐着,看着沉睡中的郭小鲁,庆幸昨晚自己果断搬来,否则,发高烧身边没人管,真不知他该如何面对这份病与痛。输完液,我试探着他体温逐渐平稳,才算安下心来,猜测着他和夏冰之间的过往我迷迷糊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我发现自己的手正被他攥在手心里。抬头,正好看到他也刚刚睁开眼睛。我凝视他,良久轻问:“为什么,会这么痛苦,为一个——离开你的女孩子?”我选择着措辞,尽量不刺激他。

“爱情,没有理由,能说得出理由的,算不得真正的爱。”郭小鲁抽回自己的手,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嗓音沙哑地说:“但我会尽量忘了从前,把她深埋在记忆的深处。”

“郭小鲁,假如你不介意,我愿意跟你试试,从那次毕业典礼我第一次看到你,就对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你忧郁的眼神深深吸引着我。”我羞涩地低头表白,心里慌乱得很,假如他拒绝,我打算迅速搬离,不留任何痕迹,从他面前消失。

好久,我听见郭小鲁嗓子里咕噜咕噜努力吞咽的声音,然后他艰难地说:“安安,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儿,我也喜欢你的善良,但是,我怕我暂时忘不掉夏冰,会伤害到你。”

我紧紧握住郭小鲁的手,说了一句让我自己都惊讶的话:“我不介意,我愿意等,等你彻底忘了她,能够接受我。”此时,我好像忘记自己也是一个骄傲的女孩子,也毫无余地的拒绝过不少入不了眼的男孩子的追求,更忘了,大学几年,自己一直都被前呼后拥,当公主般被男孩娇宠着,如今却甘愿臣服在一个对前女友念念不忘的男人脚下!

“唉,傻孩子,那不是太委屈你,我,值得你这样吗?”郭小鲁揉了揉我的碎发坐在病床上叹息,他的话让我忘掉了所有委屈,我抓住他的手,真诚地说:“小鲁,请给我时间,让我走进你的心里,让我了解你的过去,化解你心中的冰冻,好不好?”郭小鲁认真地看着我,我不知道此时他心里在想什么,但是他的回答让我嘴角上扬,忍不住轻笑出声:“好,我愿意试着跟你交往,让自己不再活在过去。”看着这个我心爱的大男孩儿,我感觉自己的心都醉了。此刻,凌晨第一缕柔和的阳光,正悄悄从窗缝里钻进来,照在他的身上,使郭小鲁看上去越发迷人。

“喂,你平时喜欢什么?我带你出去玩玩。”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我们吃完饭,郭小鲁兴奋地问我。

“我比较喜欢京剧,尤其是程砚秋的唱腔,我最喜欢。后来听了张火丁,亦是喜欢得不得了!”我的回答令郭小鲁有些吃惊,他几乎结结巴巴地问:“什,什么,你,你居然喜欢京剧?我以为你是个疯狂的歌迷呢!”

“我也喜欢现代歌曲啊,但是我妈妈是唱京剧的,从小她就教我,现在我会很多唱段。京剧四大名旦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的名段,我都会唱几句呢。”我笑看郭小鲁,有点洋洋得意地跟他显摆自己。郭小鲁搂住我深情地亲吻,良久,他才抬起头,眼神朦胧地说:“安安,我以为我再也不会爱了,但是你,真的是我的一个意外,从今天起,我会用心好好爱你,今生都不会容许自己辜负你。”逐渐的,郭小鲁从失恋的痛苦中走出来,我们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只这一条窄窄的小巷,就曾经留下我们数不清的甜蜜回忆。

我继续踩着小雨往前走,雨丝落在我的头发上,积攒多了,便顺着发丝流进脖子里,我感觉浑身更冷了。咯噔咯噔,高跟鞋和青石板碰撞发出的声音,让我越发体会到了寂寥,想象着此时的郭小鲁,我的心早就碎掉了。青石板被小雨淋湿后,像一面镜子,我能看到我单薄的身影,孤独地在这雨巷里踽踽独行。蓦然抬头,看到快出巷口的地方,靠左边那块长条形的石头,很多时候和郭小鲁走到这里,我都以走不动为借口让他背我。郭小鲁总是让我站在这块石头上,然后弓着背扭头对我说:“安安女神,请!”我也总是幸福地趴在他的背上,有一次到家时竟然都睡着了。彼时,郭小鲁就自己悄悄打开房门,把我放在他的床上去为我准备饭菜,我明明醒了,也会继续装睡,这种幸福一直持续到十天前。

十天前的下午,我下班回来,郭小鲁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在家里等我,我拿起手机给他打电话,里面提示已关机。这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情况,折磨得我坐立不安,我心烦气躁地一直等到深夜,他才满脸疲惫地回来。他回来,不再如以往一样,跟我问长问短,亦不再要求与我温存,而是背对着我,躺在那里轻声叹息。开始,我以为是工作的事情让他烦恼,就安慰他:“有什么不开心就告诉我,别憋在心里。”他只说一句:“我没事,你睡吧,安安。”然后照常背对我。我不明所以也不好追问,郭小鲁的脾气我比谁都清楚,他不愿意说的,你再怎么问也是白费口舌,所以我只好等他主动跟我谈。

五天过去了,郭小鲁依然深夜才归,也依然轻声叹息,我觉得自己都快被他逼得疯掉了!终于,在他又一次晚归悄悄地躺在床上后,我还是忍不住,从背后搂住他,声音哽咽地说:“小鲁,你到底有什么事,难道就真的不能跟我说说么?不管你遭遇了什么,让我跟你一起面对,好不好?”

郭小鲁身体僵硬,明显的犹豫刺痛了我。终于,他转过身来,用手捧着我的脸,温存地对我说:“安安,对不起,这几天让你为我操心了,我自己内心也在不停地做着挣扎,想说服自己留在你身边,可是安安,爱情有时候与责任脱不了干系,所以我只能跟你说抱歉,也许只有来生,我才能报答你对我的这份深情。”说着,郭小鲁流下了眼泪,眼睛无助地望着我,而我听得一头雾水,根本就不明白他究竟在表达什么,心也莫名地突突跳个不停。

“小鲁,你到底是怎么了,我听不清,你好好说,行么?”我心里感觉有事情发生,但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虽然心里害怕,却明白早晚都必须要去面对,于是胆战心惊地问他。

从郭小鲁的叙述中,我了解了事情的详细经过。原来,夏冰跟郭小鲁从大一就同班,只不过郭小鲁家在乡村,条件没有夏冰好,所以,当两人在大一下半年开始恋爱后,夏冰一直对他特别照顾,而夏冰的父母也拿郭小鲁当自己的亲生儿子般看待。他们希望毕业后,郭小鲁能够扎根江南,跟夏冰一起留在夏家。一直以来,夏冰都渴望能够出国留学,她身边也一直都有一个特别执着的追求者——肖黎。肖黎几年来都以将来去美国留学吸引着夏冰,只是因为有了郭小鲁,夏冰一直都不为所动。

“小鲁,我们毕业后,一起去国外继续深造,你愿意么?”美丽的夏冰征求着郭小鲁的意见,她多么希望他能够答应自己,即便郭小鲁家出不起钱,凭着自家的情况,负担两个人也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夏冰,我答应留在江南已经很不孝了,将来有了实力,我还是要把我父母接过来一起住的。我父母就我一个儿子,我真的不想离得他们太远,何况,我的经济条件也不允许,如果你愿意,就跟肖黎走吧,我决不会有任何怨言。”郭小鲁毫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他觉得与其苦苦挽留,还不如让夏冰自己决定,毕竟出国是这个女孩子一直以来最大的梦想。

“好,郭小鲁,我会认真考虑的,但是,我爱你,这一点无需置疑,我尊重你的选择。”夏冰眼里含着失望的泪水,在差一个礼拜就大学毕业的那天下午,因为郭小鲁的坚持,心里有些不愉快。恰在此时,那个不肯放弃的肖黎来找夏冰:“冰冰,我姑姑来电话说,让我赶紧办理出国签证,她在那边把学校都找好了,你决定了没?”

夏冰看一眼郭小鲁,有些故意地说:“肖黎,今晚你陪我吃饭,好么?”

“好,我请你吃牛排。”肖黎以为自己有机会,接过夏冰的手袋就走了。郭小鲁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心里除了酸涩,还有一份真诚的祝福。他深知自己无论哪方面都争不过肖黎,唯有成全,才最美好。此后,除了听说夏冰父母来学校跟老师讲明,女儿已经去了美国,郭小鲁再也没有看到过她,亦没有她的任何消息。直到那天下午,夏冰的死党雨蝉来找郭小鲁,他才知道夏冰并没有去美国。

“啊!没有去美国,为什么?”我问郭小鲁,实在猜不透夏冰怎么愿意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前几天,我刚到家,一个叫做雨蝉的女孩子来找我,说如果我还有良心的话,就让我跟她走。我不明所以,怀着一肚子的疑问,跟她去了一家康复中心。”郭小鲁的声音明显低沉,眼神更加黯淡下来,我似乎能听到他心痛的声音。

“康复中心?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心跳得很不规律,眼泪也不由自主地一颗颗滑出眼眶,流进郭小鲁捧着我脸蛋儿的手里。

“当我随着雨蝉的指点推开一扇门的时候,眼前的情形使我惊呆了!我看到夏冰坐在轮椅里,左腿高位截肢!”郭小鲁的话深深地震撼了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我深爱着的男孩,或者怎么安慰我自己。

“夏冰,你,你这是怎么了,你不是出国了吗?”郭小鲁扑过去,单膝跪在昔日的恋人面前,轻抚着那空空的裤管,疼惜的泪水,早己顺着脸庞恣意地滑落。

脸色蜡黄的夏冰看一眼身边的雨蝉,责怪地问道:“是你去找了他,对么?”

雨蝉丝毫也没有逃避的意思:“是,是我找到的他,你为他受这么多苦,为什么他就该置身事外,享受着一份美好的爱情?”

“快告诉我,雨蝉,我求你快告诉我,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郭小鲁猛地站起身,摇撼着雨蝉的肩膀大声问。

“好了,你别再问雨蝉,让我来告诉你吧。”夏冰平静地对郭小鲁说,并自己把轮椅摇到床头柜前,端起一杯茶喝了几口。雨蝉悄悄走出去,轻轻地带上了房门。

原来那天,夏冰本打算最后跟肖黎解释一下,顺便也感谢他这几年来对自己的照顾与付出,然后安心跟郭小鲁在一起。没想到,当他们横穿马路准备到对面西餐厅里吃牛排的时候,一辆失控的集装箱车没头没脑地冲了过来,夏冰推开肖黎,可自己却被卷进了车轮里。当她醒来,发现左腿已经没了。肖黎留下一万块钱后偷偷出国,居然没有只言片语。夏冰怕连累郭小鲁,就故意让妈妈到学校去传出消息,说她已经随肖黎去了美国。夏冰的轻声诉说,每个字都像重锤一样敲打在郭小鲁的心头,使他整个人都懵了。夏冰说完,郭小鲁一把揽过这个一心为自己着想的可爱女孩儿,久久不愿放开。他把头抵在夏冰的发间,由于之前自己对她有着深深的误解,内心充满了无限的歉疚。

“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我费劲地问出这句话,一颗心早已沉到谷底。

果然,郭小鲁眼里满含歉意:“安安,本来我说过,我会负责你一辈子,但是,现在夏冰正在康复期,时时产生的幻肢痛让她难以承受,我必须陪着她给她动力和寄托,让她看到美好和希望,才能帮她度过这一难关,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决定。”

“郭小鲁,我爱你,也同意你去帮她,可是,这个必须用我们的爱情和未来作为代价,是么?”我的身体在不停地颤抖,说话的声音也不稳定,心里的痛和绝望,让我想大声喊,却又怎么努力都发不出声音。

郭小鲁坐起来,拿出一根烟点上,深深吸了几口,摁灭,然后狠着心说:“安安,假如非要我做出选择,肯定是夏冰,她比你更需要我。何况,后来雨蝉跟我说,她被截肢的同时,也做了人流手术,而且今生,都将不会再有机会做妈妈。我这么做已经不仅仅是爱情,也是道义与责任,人活着不能太自私,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做法。”

“好,我知道了,给我几天时间,让我找房子,你也知道,现在合适的房不好找。”我努力咽下涌到喉头的哽咽,故意平静地回答他。既然他已经在我和夏冰之间做了选择,我没必要再继续纠缠。郭小鲁没有挽留我,硬着心肠点了点头,最后一次,我们背靠背睡下了。

“想当年我也曾绮装衣锦,到如今只落得破衣旧裙……我只得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振作精神,早悟兰因……”早晨,郭小鲁走后,我收拾好自己简单的行李,对着镜子最后唱了一段程砚秋的《锁麟囊》,这是郭小鲁经常让我唱给他听的一段,也是我最熟悉的。尽管我努力隐忍,然而,不争气的眼泪还是爬满我的脸。我依依不舍地再看一眼跟郭小鲁居住了两年的那间小屋,将他给我的那把拴着红色小绳子的钥匙放在茶几上,然后拎着我的皮箱走了出来。

下雨了,我却没有打伞。我怕自己会不由自主地想郭小鲁,因为很多个雨天,我们都曾经撑同一把雨伞,他拥着我走过脚下这条青石板铺就的小巷。我愿意让这绵绵的小雨打湿我的心,那样,我也许不会感觉很疼……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