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私家场所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10-23

二人各自撤退退却。钟彬撤退退却两步,寒于撤退退却五步。寒于长刀往地上一杵,一下稳住身形,他冷冷地看着钟彬道:“阁下毕竟是敌是友,有种报出名来,俺寒于刀下不收无名亡魂。”
钟彬眉头微皱,长剑一下迎上寒于砍下来的这一刀,然后使出一个“卸”字诀将寒于这勇猛的一刀卸到一边。紧接着钟彬抬起左手拍向寒于,寒于也抬起左手与他对击了一记。
这是一招同归于尽的刀法,若是钟彬不想与寒于同归于尽就必需撤退退却躲开寒于这一刀。高手过招,撤退退却一步就算是露出了马脚,露出马脚就离输不远了。
这一招寒于佛门打开,若是钟彬一剑刺来必定能够在他身上捅出一个窟窿,但若是钟彬真的捅来了,寒于这一刀下来也必定会被钟彬砍死。
寒于大吼一声,手中长刀刚刚举起。
寒于的刀法不错,大开大合之间颇具勇猛之意,大有万夫莫挡其路的威势。不外当他和钟彬过了一百多招以后寒于就徐徐落于下风了,钟彬是九中鼎的境界,而寒于才七中鼎,真气境界有差别,久耗之下寒于必败。
不外寒于此刻露出武功也非无心,反而是有意为之。他本身就是东厂的暗探之一,日前他已经得到柳瑾的示意,柳瑾让寒于稍稍透露群芳阁的背景,然后乘机拉拢姜夏。所以此刻露出武功,也算是给姜夏先做一个心理铺垫。
寒于的身份毫不简朴,否则他当初一个小小群芳阁青楼里面的龟公领又咋可能会有这么厉害的武功。可惜姜夏没有看到这一幕,否则必定会猜到寒于的身份不简朴。
剑与刀不同,剑重灵巧,讲究一个“快”字。刀重气魄,讲究一个“猛”字。
寒于眉头一皱,手中长刀一抬,刀势凌厉地砍向钟彬,隐隐间产生破空之声。
钟彬身形溘然动了,长剑一抖固然一化为十,数道剑影将寒于笼罩其中。
钟彬长剑斜指地面,刚才与寒于相交那几招已经让钟彬发现寒于是个高手。他在锦衣卫是公认的第一高手,所以很少碰到有人愿意与他过招,此刻碰到一人,对于一个对武道有狂热追求的人,钟彬毫不愿放过这个与真正高手交手的机会。他淡淡说道:“想知道俺是谁,战过再说!”
来人对着钟彬抱拳行了一礼道:“在下乃是这逍遥山庄的护卫统领寒于,未请教阁下是?”
是个高手!钟彬心中微微一凛。他抬头看向来人,只见来人身材力大无限,穿戴一身劲装,蓄着短短的胡渣子,年纪看上去大约三十一二岁。
溘然,一道身影从门内扑出来,此人使得一柄长刀,从扑出来这一刻到来人站定身形,钟彬已经与他交接了三十多剑。
钟彬微微摇了摇头,径直预备走进逍遥山庄的大门。
钟彬看了八名护卫一眼,见这八人武功如斯低微顿时有些忍不住微微皱眉,岂非自己以后就要和这么一班垃圾在一起?
如斯高的剑术相信大家也猜到了此人是谁,没错,恰是有锦衣卫第一高手之称的剑术高手钟彬。
若是高手在此定然能够看出黑衣男子的剑法精妙,刚才出手已经手下留了情。若非是手下留情,那八名护卫的手背就不是被剑身抽打,而是应该被剑刃切断手筋。
八柄明晃晃地钢刀一起砍向黑衣男子,黑衣男子往撤退退却了一步。没看见他咋动作,闻声“铮!”的一声,然后剑影闪烁。八名护卫的手背逐一被剑身抽打,然后钢刀纷纷落地。黑衣男子身体一转,闪电般踢出八脚,八名护卫被踢得倒飞出去撞入门内。
声音不大,但是却一下将八名护卫惹怒了。“奶奶的,还真是来找麻烦的,找死!”
黑衣男子扫了八人一眼,淡淡吐出两个字:“滚开。”
两队护卫当即拔出腰间的长刀,八人站成一排挡在黑衣男子眼前道:“即便是要见姜爷也得等俺们通报,若是你想要擅闯逍遥山庄休怪俺们不客气。”
两队护卫一看,这还得了,就算你是找姜爷也得等俺们通报一下吧,直接往里面闯肯定来者不善。刚好昨晚逍遥山庄又遭了刺客,刚好刺客又是使剑的......
说完,男子闷着头就往里面走。
男子抬头看了两队护卫一眼,他淡淡说道:“俺找姜夏。”
“诶,站住!这里是私家场所,没有会员卡禁止入内。”
由于逍遥山庄是实行会员制的地房,所以门口随时有两队护卫负责检查会员卡。对于常来的会员护卫们基本都熟悉,男子面生,并且还带着刀兵。两队护卫当即将他拦下来。
而此时的逍遥山庄门口,一名身穿玄色交领长袍的男子正怀抱着一柄长剑站在那里。男子抬头看了看逍遥山庄的牌匾,确定是这里以后就径直往大门口走。
忽悠了七位内阁大臣,朱厚照高兴不已,他公布散会,然后决定马上去找姜夏商议筹集赈灾款的事。
这世间还有什么事情比老板提房案又自己去执行,员工白拿工资不干活更幸福的?如斯一来大臣们天然不可能反对,纷纷对着朱厚照行礼道:“皇上英明!”
朱厚照一番长篇大论基本照搬了姜夏的计划,他那什么“打时间差”,善仁会之类的东西七位内阁大臣根本没有听懂。但是他们总算明白一件事,那就是皇上已经有了解决题目的房案。
首先,俺们要打一个时间差,将四十万两分作两份分别运往河南和边关应急,以稳住人心。然后俺们借着空出来的这些时间去筹集缺的三十万两,关于筹集银子朕已经有了计划,朕决定将此事交给‘善仁会’去处理。也许众卿家不知道这‘善仁会’是什么,朕给你们解释一下......”
不外朕倒是有一个计划,说出来供各位爱卿参详,看看是否可行。
朱厚照停顿一下后继承说道:“银子就只有四十万两,但是救灾和发饷却需要七十万两银子。剩下三十万两的银子缺口从何而来?各位卿家拿不出主意朕不怪你们,究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嘛。
的确,国库现在存银是四十万两,皇金三万两,铜千若干。调动四十万两之后,恐怕连官员们的俸禄都得拖延发放,等待秋税收上来以后才能补发。
朱厚照说道:“国库现在能调动的银子是四十万两,这已经是极限。”
“谢皇上。”七位大臣起身,礼东阳和靳贵也不敢再坐在位置上。
朱厚照微微一愣,他顿时明白七位大臣误会了。朱厚照微微一笑,摆手道:“七位爱卿请起,朕并无责怪之意。”
七位大臣见朱厚照摇头,还认为朱厚照是对他们七人不满足。七位大臣吓了一跳,当即跪倒在地高声呼道:“臣等无能,望陛下降罪。”
见七位大臣无法拿出一个完美的解决房案,朱厚照心中更是佩服姜夏的才智。他心中暗道一句,内阁七大臣竟然还抵不了大哥一人,要是大哥能入朝当官助朕就好了。不外这个动机刚刚兴起朱厚照又摇了摇头,心中紧接着就添了一句:“仍是算了,大哥要是知道朕的身份必定会对朕毕恭毕敬,那个时候事情就不好玩儿了。”
七位大臣绕来绕去说了半天,要么就是支持先救旱灾再发军饷,要么就是觉得应该先发军饷再救旱灾。反正说了半天就是没能说出一个两全之策来。
内阁会议的内容天然仍是谈论如何救治河南旱灾,以及发放边关士兵军饷的事儿。一开始朱厚照并没有说出姜夏的主意,而是让七位内阁成员说办法。
之所以化元他们五人站着,靳贵和礼东阳坐着,从表面上看是由于靳贵和礼东阳的年纪老迈了,万一会议时间长,二人长久站立恐怕体力不支,所以皇上特别赐座算是对老臣的关怀。当然,实际上大家都知道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靳贵和礼东阳都是前朝老臣,二人一个是号称六部之首的礼部尚书,另外一个是内阁首辅。让二人坐着,也算是对二人身份的尊重。
此刻朱厚照正端坐于龙椅之上,皇案前面站着五人,坐着两人。站着的五人分别是化元、梁储、柳忠、费宏、杨一亭。而坐着的两人则是靳贵和礼东阳。
河南灾情紧急,朱厚照也知道不能久拖,拖久恐怕会生出变故。所以他才这么大清早就传召了七位内阁大臣在乾清宫开内阁会议。
熟读明史的人实在都清晰,朱厚照此人固然耽于逸乐,但是却并非是个不爱理会朝政的人。相反,与明代历朝历代的天子比拟,他可以说是一个勤政的君王。良多时候即便他不愿意入皇宫上早朝,他也会让司礼监的人上朝宣读自己的诏书,或者是让人将奏折拿到豹房去让他批阅。
这个时间也许良多老庶民都还在睡觉,而朱厚照与七位内阁大臣已经开始在乾清宫里开内阁会议。
早晨,向阳刚刚升起。此时为辰时初,也就是早晨七点钟左右。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