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击传奇私服金鼎犹豫了

作者 合击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10-30

这金鼎固然恶毒,可对自己的骨肉和自己的女人倒还有些良心,这样问完之后,丁威命人将之押了下去。


 

“这……实不相瞒,小人与那七七已经有了肌肤的接触,而且七七更是有了身孕,俺怕将她供出之后,她会被你们抓来询问,小人……小人怕伤了她的身子!”


 

“事情既然如斯,你刚才又因何犹豫?”


 

“小人……小人之所以如斯肯定,是由于戚芳的丫鬟七七,她是戚芳的丫鬟,可却心比天高,不想一辈子当奴才,俺与之早已勾搭上了,所认为了绑架戚芳,俺让七七在她们离开白音寺的时候,让她建议戚芳走那条道,而俺们则在那条道上等待,当时你们泛起之后,由于见你们马车听华丽的,那些小混混没有经验,认为既然是抢劫,抢谁不是抢,所以便贸然冲了出来。”


 

金鼎被逼,心中害怕异常,最后只得说出自己因何如斯肯定戚芳她们会走那条道。


 

丁威冷哼一声:“你本就要绑架戚芳,若不肯定,岂会在那条道上等候,俺劝你仍是诚实回答的好!”丁威说完,给两名衙役做了眼色,衙役明白之后,向金鼎靠近了几步,以给金鼎一种紧迫感。


 

金鼎跪着地上,双手微微颤动,许久之后这才启齿道:“回……回大人话,那都是那帮兔崽子瞎说的,根本就没有这回事!”


 

“快点说,不然本官先打你几十板子,然后将你关进大牢之中,永无出头之日。”


 

世人发觉金鼎如斯,顿时来了爱好,心知诸葛空的这个题目,让金鼎为难了,而他为难,必然是由于这个题目很重要,让他不知该如何回答。


 

金鼎见世人对他杀人的嫌疑已经小了不少,心中稍安,可听到诸葛空的话之后,却溘然紧章起来,而且显得十分犹豫,久久都没有回答,额头之上,更是冷汗直冒。


 

“据你在街上招的那些小混混说,你能肯定戚芳她们一定会走那条路,这是为何?”


 

就在宿无名思索这些题目的时候,站在一旁的诸葛空溘然问了一个大家都忽略的题目。


 

这是宿无名最想知道的,戚芳与房仁七七被绑架的时候,戚发被杀了,岂非绑架他们三人,只是为了房便吗?


 

只是,他若杀人,却是没有理由绑架戚芳的啊,戚芳为何被绑架?


 

戚仲的嫌疑一直都很大,特别是昨天晚上房仁被人行刺之后,大家对他的怀疑就更重了,而且,他有时间杀死戚仲,除他之外,其他人都没有时间杀人。


 

丁威的话固然说的隐晦,可在场的人都不是笨蛋,都听的明明白白,他这是怀疑戚仲惦记戚家财产而起的杀心。


 

“也对,只是……”丁威有些犹豫,许久后说道:“只是若是仇人,他们先是绑架了戚芳,必然要先杀戚芳以泄愤报仇才是,可戚芳并没有被杀,只是被绑架软禁了起来,所以本大人觉得,杀死戚发的人,为的仍是千。”


 

“也有可能是那伙土匪的后人,所以凶手也有可能是一二十岁的少年!”


 

丁威颔首:“宿大人言之有理,只是那伙贼人被发配边疆,想要回到这杭州城来,显然是不大可能的,如果戚发真是由于那件事情被杀的话,那杀他之人必然是漏网之鱼了,现在十几年过去,那人应该也快四十岁了吧!”


 

宿无名微微点头:“不无这种可能啊,究竟杀人可不是小事,若非为了巨大利益亦或者有巨大仇恨,谁会随便杀人?”


 

“据案底所写,是全部被抓的,应该没有漏网之鱼,宿大人问这些,难道是怀疑那伙土匪中有人归来了,然后杀了戚发以报仇?”


 

“那么有没有漏网之鱼呢?”


 

“都被发配边疆了,现在估计已经死在外面了!”


 

“那伙土匪呢?”


 

丁威有些模糊,不外很快明白过来,道:“那事已经调查清晰了,不外其实没有什么好说的,戚发是做生意的人,很是安守天职,甚至连与别人打官司都未几见,而且他这人很有正义感,据案底上所写,十几年前,杭州城泛起了一伙土匪,他无意偶然遇到,便急匆匆向当时的杭州刺史禀报,最后刺史派人将那伙土匪给剿灭了,由于此事,杭州城四周平静了不少呢!”


 

“上次让丁大人帮忙调查戚发的事情,不知丁大人调查的咋样了?”


 

宿无名仍然在沉思,而这样沉思许久之后,他溘然问了一个大家都没有想到的题目。


 

命案的真相好像已经呼之欲出了,只是证据呢?


 

金鼎没有绑架到戚芳,那么绑架戚芳的人是谁,那个昨天晚上想要杀了房仁的人又是谁?


 

如果是这样,他们说的不实,而金鼎所言他没有绑架到戚芳也就是真的了。


 

既然不是为了保护金鼎,那么必定是为了保护其他人,而他们见金鼎被抓,假话被破,唯恐他们要保护的人受到伤害,这才急匆匆咬舌自尽。


 

仔细想想,分歧错误啊,他们被抓的时候,已经承认他们的老大是金鼎,若为了保护金鼎,他们早就闭口不言了啊!


 

世人觉得此事不简朴,为何他们刚抓到金鼎,那些和尚便自杀了呢?人皆有惜命之心,可他们却选择了死,那么他们必然是为了某个人才这样的,那个人是谁,是金鼎吗?


 

“全是咬舌自尽!”


 

“咋死的?”


 

“死了?”世人皆是一惊,他们刚要让这些和尚跟金鼎对峙,他们咋就死了呢?


 

宋惊天急匆匆的跑了去,可很快又急匆匆的跑了归来,他归来的时候,一脸惊慌,见到丁威之后,立马说道:“大人,那……那些和尚死了!”


 

丁威见金鼎坚持这样说,于是对宋惊天吩咐道:“你去将大牢里的那几个和尚全部押来,本官要他们当堂对质。”


 

“大人冤枉啊,小人的确恨那戚芳,后来也实想着杀了她泄愤的,可小人真没有绑架到他。”


 

“哼,一派胡言,你本来绑架她是为了千,可后来戚芳被俺们救出来,你知难得千,心中怨恨又未消,这便想着杀了戚芳以泄愤,可是如斯?”


 

“大人明鉴,小人说的句句属实,小人真的没有绑架到戚芳,大人试想,小人昨天还想着杀了戚芳,若小人绑架了她,岂会让她活着离开?”


 

宿无名陷入到了沉思之中,而这个时候,丁威有点怒不可揭,望着金鼎问道:“你说的可是实话,你若想用谎言来骗本官,有你苦头吃?”


 

“确是如斯,后来听闻戚芳失落,俺也感觉很纳闷!”


 

世人听完这话很是吃惊,宿无名更是连忙问道:“这么说,你们根本没有绑架到戚芳姑娘了?”


 

“没错,俺是预备绑架戚芳的,可是在道上先碰到了你们,后来被你们打散,等俺们再在那条道上等的时候,却再没有等到戚芳。”


 

“所以你绑架了戚芳,是不是?”


 

金鼎冷哼一声:“不止这些,当俺看到戚芳跟人勾勾搭搭之后,俺溘然觉得俺若贸然去找戚发,这个戚芳必然会从中阻挠,戚发很是宠爱戚芳,若戚芳不同意与俺成亲,那戚发定会依她,为此,俺决定暂留杭州城,并且暗中观察戚芳与那男子;后来经由俺多房打听,这才得知,那男子名叫房仁,与戚芳关系匪浅,戚芳更是说了此生非他不嫁的誓言,俺见戚芳如斯铁心,便知自己已无但愿,可俺又不愿就此离去,于是想着借此机会,好好敲诈一笔,然后到别处逍遥快活。”


 

“你就由于这个,便恨戚芳,便想着绑架她?”宿无名盯着金鼎,他觉得这个男人也太善妒了一些。


 

“没错,俺就是恨她,俺与她本已有婚约,本想着早日完婚的,家父家母去世之后,俺便赶到杭州城预备与戚发商榷此事,可是让俺玩玩没有想到的是,俺刚进杭州城,便看到戚芳跟一男子关系亲密,宛若恋人,这岂是俺能忍的?”


 

大家都不明白,像戚芳那样的女子,会让金鼎这样的男子愤恨吗?大家其实是不敢相信的。


 

“你恨她?你与她有过婚约,你为何要恨她?”


 

金鼎犹豫了片刻,许久之后不得已,这才启齿道:“由于俺恨她!”


 

宿无名望了他一眼,随后很是平静的问道:“说吧,你为何要绑架戚芳姑娘?”


 

现在的金鼎显得有些没精打采,他好像已经抛却了抵挡。


 

如果白音寺的那几个和尚说的是真的话,那么这个刀疤眼绑架了戚芳,后来又想杀了戚芳,那这戚发是否也是他的目的呢?


 

金鼎不承认自己是刀疤眼,不外他的话并无论用,宿无名命人找来眼罩和一些化妆所需之物,然后在金鼎的脸长进行了一番试验,等眼罩带上,疤痕画上之后,世人惊奇之余浅浅笑了笑,他果真是那天半路抢劫他们的刀疤眼。


 

可在这大堂之上,气氛却十分的诡异凄冷。


 

午后的阳光安谧,整个府衙都显得祥和很多。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