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多年操劳的堡主大人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5-03-15

突然出现的青龙帮,为独孤家堡带来了一片惊恐,而帮主马铁刀的来意,更是直接说出,竟是要独孤天启派遣族人,帮青龙帮下河打捞金沙。

河道下的金沙不算少,真要打捞起来,十分耗费力气与时间,青龙帮平常干的是杀人越货的无本买卖,这些杀人不眨眼的马匪,确实没有什么耐心在河道下仔细地捞取金沙。

当初抢走了独孤家堡的这份资源后,青龙帮的马匪们还能在金沙的诱惑下,努力地打捞,可时间一长,这伙人就受不了了,于是偷懒的偷懒,私藏的私藏,打捞一整天也交不出几粒,弄得马铁刀是大发雷霆,却也无可奈何。

于是在几月之后,马铁刀想起了独孤家堡的那群猎户山民,这才带着一众马匪,来独孤家堡要人。

有了独孤家族人打捞金沙,他们青龙帮只要派出些马匪看守就行了,而且打捞的速度,一定比马匪们要快上许多。

想出了这么个以逸待劳的主意,马铁刀信心十足地赶到独孤家堡,说是寻独孤家族人帮忙,实际上就是要让独孤家堡成为青龙帮的奴隶。

独孤家人捞上的金沙都是青龙帮的,而且这份长年累月的苦工,还没有任何的工钱,就算一些地主豪绅也不会如此对待长工,怎奈青龙帮是一伙强盗,根本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言。

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的马匪,除非独孤家堡宁愿拼命,否则的话,只能成为人家的奴隶苦工。

拼命么?

独孤天启也想,被人如此压迫,任谁都受不了的,他一介后天巅峰,一身傲骨的堂堂堡主,怎能在马匪面前屈膝臣服。

可是独孤家堡就在身后,那里还有着女人老人和孩子,还有他独孤天启无法任意妄为的牵挂。

紧紧捏起了双拳,独孤天启听到马铁刀如此无礼的要求后,沉默了下来,回身看了看独孤安与独孤峰,再看了看聚集在演武场上的独孤家族人,心头沉沉的一叹。

自己的身体还没有恢复,武力几乎无法动用,加上独孤亦与独孤鸣,独孤家堡只剩下四位后天武者,而眼前的青龙帮中,不但帮主马铁刀有着先天境界的功力,其后还存在着不下十位的后天高手。

一旦与对方死斗,独孤家堡极有可能被屠戮一空!

是枉送近千条性命,还是忍气吞声,独孤当苦工?

放在独孤天启面前的,只有这两条痛苦的选择,一生清廉的堡主,最后选择了后者,他要为独孤家堡的数百口人家负责,冲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强压下心头的暴怒,独孤天启面对着先天境界的青龙帮主,沉声道:“既然马帮主亲自前来,独孤家堡就派出些人手,帮你们打捞金沙。”

“哈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独孤堡主果然明独孤大局,这样吧,你们独孤家堡每天派出百名族人,在河道下打捞金沙,独孤天的吃食自备,当太阳下山,交出所有的金沙,就可以回去了。”

马铁刀端坐在马上,俯视着独孤天启,神色狂傲地说道。

“你欺人太甚!”始终站在独孤天启身旁的独孤峰,一听对方居然每天要百名独孤家族人捞取金沙,顿时怒喝道。

独孤家堡的汉子,总共加起来不过两百多人,剩下的都是老人女人和孩子,平日里这些人还要进山狩猎,一下子让一百人捞金沙,独孤家堡的生计必然越来越苦。

“怎么,这么大个独孤家堡,找出一百个闲人来,还用费事么,我就是欺你太甚,你能如何!”

眼中一冷,马铁刀反手摘下马背上的精铁砍刀,对着独孤峰寒声喝道,大有一言不合,就举刀相向的架势。

“小小的独孤家堡,还敢跟我们青龙帮叫板!”

“别给脸不要脸,让你们捞金沙,是看得起你们,惹恼了爷爷,杀得你们鸡犬不留!”

看到首领抽刀,一众马匪们顿时嚎叫了起来,一个个恶语相向,神色凶狠,甚至有人催动健马,在周围来回奔跑了起来。

听着马匹铁蹄带起的轰鸣,独孤天启拦住了恼怒异常,就要上前拼命的独孤峰,沉着地说道:“五十人,每天日落而归,这是我们独孤家堡的极限了,如果马帮主还不满意,那就用刀剑来说话!”

每天派出百人,独孤天启绝不会同意,五十人,便是他的底线,要是对方非得要独孤家堡耗费半数的汉子,说不得,就得拼个死活了。

就算斗不过你青龙帮,想要屠灭整个独孤家堡,对方也需付出沉重的代价。

冷冷地注视着独孤天启许久,马铁刀缓缓收回了砍刀,冷笑了一声,道:“好,冲你独孤堡主的面子上,只要独孤家堡每天派出五十人为我打捞金沙,我青龙帮自会保你独孤家堡太平,记住喽,五十人,要是被我发现少上一个,哼哼,你应该知道后果,我们走!”

独孤天启的妥协,终于保住了独孤家堡的安宁,当马匪们骑着健马轰鸣退去之后,始终站在父亲身后的独孤亦,眼露寒芒。

青龙帮,的确欺人太甚!

不但抢走了独孤家堡先发现的金沙资源,还重伤了父亲,这一次居然威胁独孤家族人,每天派出五十人当成捞金沙的奴隶,只有将这帮马匪绞杀一空,才能报了这份深仇大恨。

以独孤亦如今后天武者的境界,别说剿灭青龙帮,就是连对方的帮主都打不过,于是达到先天境界,在独孤亦的心里变得更加重要。

先天境界,凡人武道大成的证明,也是唤醒灵根的基础条件,许多的后天武者,苦练数年甚至数十年,都无法触及的地步。

挥剑成气,以气杀人,那是体内精气被运转到极致的表现,一个先天高手,同时对付几个后天武者都不在话下。

旁人看似遥不可及的境界,对于独孤亦来说,只是时间的问题,以他的天赋与心智,再加上那种坚强的心性,必然可以达到。

区区先天而已,怎能拦住沉寂隐忍,苦苦磨练了十六载的不屈之心!

怎能拦住那颗拥有搅乱九天三界的命格,万载不沉的仙煞星宿!

自从与青龙帮达成这份卑微的协议,独孤天启不得已之下,派出了五十位独孤家汉子,每天日出而去,日落而归,在辛苦当中,捞取着无法获取半分利益的金沙,因此也保证了独孤家堡的安全。

被派出的族人们,虽然没有人怪罪独孤天启的做法,可是久而久之,人们的心里,也会变得很不平衡。

长年累月的做苦力,还没有任何的工钱可拿,耽误了自家的生计不说,还得耗费极大的力气捞金沙,整天的泡在河道里,独孤家族人又不是海民,没人受得了的。

而且在捞取金沙的时候,河道上还有着不少的马匪监工,谁要是偷个懒,都得被暴打一顿。

独孤天启极高的名望,随着这个无奈的决定,开始在独孤家堡渐渐低落,理解归理解,人们仍旧会在自己的家中抱怨叹息,这便是凡人的本性。

或多或少的闲言碎语,偶尔会从一些妇人的嘴里传出,独孤天启根本不用多听,他早就知道了屈服青龙帮的后果,可是除了屈服,就只剩下了灭族,他又有什么办法。

就这样,往日里欢声笑语的独孤家堡,在成为青龙帮的奴隶苦工之后,变得有些死气沉沉,一些长时间打捞金沙的族人,许多都因为不适应长时间的泡在水里,而大病一场。

不得已之下,独孤天启将独孤家堡的男人们分为了四组,交替着打捞金沙,当他的伤势已经痊愈之后,这位堡主大人居然挽起裤管儿,准备与族人们一同下河捞金沙。

能少一个名额,就能让一个族人多休息几天。

发觉堡主居然也要下河劳作,族人们纷纷劝阻,独孤峰与独孤安更是全力阻拦,最后还是独孤武发话,才阻止了独孤天启的脚步。

“金沙要是独孤家堡的资源,堡主大可随意下河打捞,可如今是为马匪们出苦力,你身为堡主,怎能出面,你要一去,岂不是我们整个独孤家堡都成了青龙帮的阶下囚!”

拦下了执意前行的独孤天启,独孤武叹息道:“你的伤势刚好,容不得河水侵泡,我们独孤家堡的男人,都是有血性的汉子,不怕和马匪死战,可是还有许多无辜的女人孩子,天启,你的决定没错。”

伴着初生的朝阳,老人望着山路上,每天都要奔向万马河畔的少年身影,欣慰道:“如今的磨难,比起你们夫妇即将身死那次,几乎微不足道,捞取些金沙而已,又累不死人,我想用不了多久,独孤家堡的低微,一定会迎来转机。”

顺着五叔苍老而欣慰的目光,独孤天启看到了远处,自己儿子那副矫健轻盈的身影,这位多年操劳的堡主大人,也渐渐露出一份满意的笑容。

那副矫健的身影,无论孱弱,还是强大,都是他的骄傲与自豪!

万马河畔,水音轰鸣,独孤亦与独孤鸣的年纪不大,并没有被归纳在打捞金沙的队伍当中,而且他们两个拥有后天境界的少年,也是独孤家堡未来的希望。

达到先天,独孤亦如今最为急迫的追求,还有不到半年,他就到了十七岁,观河这个习惯,也整整持续了一年多。

自从十五岁那年筋脉尽开之后,独孤亦就放弃了上山观马,而改为观河,等到他年满十八岁的时候,就是与钱家千金约定的休妻之战,在那之前,独孤亦还有着一份重要的决定。

剿灭青龙帮!

距离三年之约,还剩下不到两年,盘坐在河畔的少年,神色凝重地望着河水,体会着大河的汹涌壮阔,回味着疾水剑的招式。

天纵奇才,说的往往都是那些天赋异禀,资质绝伦之辈,然而在独孤亦的字典里,天才二字所代表的含义,并非是天纵之才,他始终相信,真正的天才,是在天大的劫难之中,磨砺而出的不屈之才!

河畔的少年,不想自己的资质,不求天道的馈赐,只凭借一颗不屈与坚强的自信之心,默默修炼着通身傲骨,直到一飞冲天!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