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躯体也就不存在了

作者 tailecall 来源 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3-06-19
头一天感觉嗓子有些难受,我就隐隐感觉有些不妙,难道真感冒了吗?因为之前有过一次嗓子难受,拼命喝水症状消失的经历,所以这次我也没太放在心上。想着第二天要上班,晚上又洗了个澡,头发也没吹干就直接睡了。一大早被闹铃吵醒,我就已经感觉不妙了,身上是烫的,头疼、四肢无力、浑身酸痛,感冒了哦……
尽管我再三小心,并且还坚持每天早上跑步,但还是没能逃脱感冒病毒的魔掌。不过现在我的身体素质比过去强多了,以前一个冬天至少要被感冒摧残两次,唯有输液才有效果的,而这次感冒距离上次感冒的时间似乎很久远了,还是可以说明一点儿问题的。
庆幸与焦虑中,好不容易捱到九点,打电话请了假,嗓子是低沉沙哑的,含混不清,有些虚弱无力,让人一听这病就不是装的。老公拿来了水和药,吃完药后我又昏昏沉沉地睡着了。一觉醒来,已是中午,头不疼了,身上也不烫了,吃完饭后还玩了会儿电脑,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我又睡了一会儿,晚上吃完饭和药后我又接着睡。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不是属猪的,那么喜欢睡觉,冬天天冷我不喜欢出门,最大的爱好就是睡个美美的觉,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
第二天,我穿得厚厚地去上班。羽绒服里面又加了件丝棉坎肩,有些臃肿,但只要不冷就行了,管它难看不难看呢。上午还好好的,一切正常,下午就感觉有些发懵,晕晕忽忽的,神智很清楚,却总感觉自己的灵魂在云里雾里飘,有种飘渺、微醉的感觉。别人说的话自己能听得到,也能做出正常的反应,就是感觉像从非常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一样,余音绕梁,不太真切。 灵魂似乎和身体分开了,原本听到了立刻就能做出回应的,现在却分解成了两个步骤,灵魂接到指令,然后再把指令传达给躯体,然后躯体才做出回应。中间衔接得似乎不太好,有点儿罅隙,有点儿停顿,并且人也懒懒地不太愿意参与到别人的热闹中去。
因为那天比较忙,活儿很多,所以就在那样的状态下我手上的活儿也没停过,刀子还在一刻不停地刻着字儿,居然刻得跟清醒时一样好。我却有些害怕,怕一不留神划伤了自己,还好竟然没有,这让我挺让我意外的。
那种虚无飘渺的感觉如入无人之境一样孤独,自我,嚣闹是别人的,寂静是自己的,别人不会明了、也不能破解自己的感受。仿佛进入了另一个时空一样,自己闯进来了,别人却都在外面,眼睁睁看着自己陷落,却怎么都挣脱不出去,又像是提线木偶一样,机械地做着动作,无力反抗,也无法溶入自己的情感。
那些个声音仿佛来自十万八千里之外的星球,飘飘忽忽,绕了几个弯才送达耳边,带了些朦胧,听不真切,但意识却很清楚,知道该怎么做。估计耳边响个炸雷,钻进我耳朵的声音也是极其微小的吧。似醉非醉,反应稍微有些迟钝,但思路清晰,也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正在做什么,就是总感觉有些重影,有些拖沓,灵魂跟躯体分离了,始终慢着半拍。
下班了,却感觉还像在做梦一样飘渺、梦幻。在列车的颠簸下,我的梦也始终没醒,下了地铁,走路依然像飘在空中一样轻巧,随意,不用考虑该往哪里走,自然而然就迈出了腿。脚底下也是稳的,居然还能找到家,真是件奇事。
一直到家里我也没能从这种状态中解脱出来,好像突然被分裂成了两部分,一个掌管躯体的灵魂突然被抽走、调离了,平时他俩都能协作得很好,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他们俩个闹矛盾了?那我可怎么办呀?这会儿要是拿针扎我一下,估计不会感觉太疼,顶多是麻木的感觉。躯体是麻木的、轻飘的,像浮在海上的木块儿一样孤单无着、漫无目的地在世间游荡。灵魂早已离我而去了,它是在重新寻觅人选,把我植入别人的躯体吗?我会变成另一个人,而我的躯体也就不存在了吧,又或许它神游一圈后还会回来的……
时间不早了,还是睡觉吧!我对自己说,也许明天就好了呢。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