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私服:羊号的日子(我在边疆——五)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3-10-26

我被正式调到羊号工作了,由于在羊号打过替班,轻车熟路,我高高兴兴的去羊号报到。

一条土路向连队的南面延伸,路过道边的马号,铁匠炉,牛号,远远地看到了羊号的那几栋土房。羊号坐落在通往连队菜园子的路左边的小山包上,有两栋宽大的羊圈,一栋坐北朝南,一栋坐西朝东。羊圈四周用高高的杨木杆夹成围墙,宽敞的院子里被木栅栏隔成了东西两个大院子,中间是宽宽的通道,两个院子又被分成了几个几十平米的小院子,一个院子一群羊,既干净整洁又便于管理。

坐北朝南的羊圈的紧西边就是我们羊号的男生宿舍,屋子不大,进屋里右侧是一个土炕,朝南朝西各有一个窗户,西南角是一个砖砌的炉子,烧的呼呼作响的炉子上放着一把冒着热气的大鉄壶。土炕上加上我一共住了六个人。兽医郑大夫,哈尔滨知青老苑和王靖国,放牛的天津知青小王,还有小秦和我两个北京知青。在羊号还有四位哈尔滨女知青,整天的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很是热闹。

哈尔滨知青王靖国和刘俊婷是正副班长,对工作抓得很紧。那时候屋里墙上有一个斗私批修的专栏,每人有一个小口袋,自己有了私心一闪念或者发现誰有了不对的地方,就写一个小纸条放进去,开班务会的时候就会得到大家的批评和帮助。当然这批评和帮助有时是和风细雨,有时也会疾风暴雨,不管你心里怎么想,表面上必须做出痛心疾首虚心接受的样子,否则你就甭想蒙混过关。在羊号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黑龙江边的春天来的很晚,当荒草甸子上刚刚长出一点点嫩绿的草芽,我们就赶着羊群去放牧,羊群排成长长地一字型齐头并进,只听见羊啃青草的刷刷的声音。看到羊群一切正常,我就会去找放牛的和放猪的知青一起去聊天。放猪的有一位当地职工我们叫他老吴头,个子不高,一脸的胡茬子。他在解放前当过国民党兵,经常向我们吹嘘他在国民党军队时的装备如何如何好,穿着大马靴走的多么齐,说到兴起还会在草甸子上走走正步。他为人风趣幽默,与大家关系很好,虽然是文革期间也没人去汇报。

这个季节天气早晚还有些凉,但是很快就进入了夏天,草甸子上青草绿幽幽的,开满了各式各样的花朵,风景如画那是当之无愧。天气一热,我们就改成早晚放牧。中午我们躺在土炕上,门窗全部打开,过堂风吹的那叫一个舒服。每当这时老苑就会拿出笛子吹上一曲,悠扬的笛声在小屋里飘荡,之后就随风从窗户飞了出去,消失在绿油油的草甸子里,我们借着优美的笛子独奏曲早已进入了梦乡。

说到羊号就必须说一说那几条狗,那条最大的黄狗叫“大猫”,牠忠诚老实,尽职尽责,外人休想进入羊号一步。大猫的脑袋奇大,长着一对黄眼珠子,下巴磕经常流着哈喇子。还有老奸巨猾的“花子”一身黑亮的“大奔”,一身黑白花的小花狗,再加上猪号的大青母狗,这几条狗成了后勤排的流动哨兵,昼夜为羊号,猪号,牛号看家护院。修配厂搬到七连后,经常有人骑自行车从羊号门口过,只要他们一大声喧哗,院内的几条狗就会鱼贯而出,咬的他们人仰马翻。为此,我们也没少给人家赔礼道歉。

收大豆的季节,我们把羊轰到收割过的大豆地里,遍地是黄豆粒和一垛垛的豆杆垛,这是羊群一年里吃的最好的季节,羊群在豆地里高兴地直蹦高,嘎嘣嘎嘣的吃的那叫一个香。这时候我们就会捡一把带粒的豆荚,用火点着了,在地上翻滚,火着尽了以后,满地都是黄豆粒,我们从炭灰里挑那些烧熟了的豆粒来吃,真香呀。我们一边吃,一边观察羊群的状态,如果发现有羊群扎堆的现象,就要马上跑过去,因为这时往往是地里有康拜因收大豆时漏在地里成堆的大豆粒,如果羊吃的太多一喝水就一定会撑死的,有一回羊群跑到麦场吃了很多大豆,一次撑死了好几头羊。

进入冬季,天寒地冻滴水成冰,漫山遍野全被皑皑的白雪覆盖,银装素裹煞是好看。这时放羊就比较辛苦了,冒着零下三十多度的低温,赶着羊群到收过的大豆地里,找几个豆秸垛,用脚把四周的积雪趟开,再拽几大抱豆秸洒在四周,羊群立刻分成了几堆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一阵忙乎之后出了一身大汗,一停下来被风一吹又从里凉到外,不由得打起哆嗦来。我只好把豆秸垛掏一个大洞钻到里面,在随手抓几把豆秸挡在洞口,把身子缩成一团来抵御寒风。然而好景不长,我藏身的地方一会儿就被羊群给扒散了,只好换一个豆秸垛。那时中午饭就是带两个馒头,饿了拿出来咬一口一个白印,早冻成了冰坨子。点几把豆秸烤一烤,馒头外面都烧黑了,里面还是冰坨子一个,那是零下三十多度的野外呀。

元旦之后就到了产小羊羔的季节,这时候也是羊号里人最多的时候,从排里调来许多打替班的,昼夜轮换着忙的不可开交。每天早起把羊赶到院子里,先由有经验的同志把那些要生的母羊挑出来留在羊圈里,然后再把羊一群一群的赶出去放牧。外面冰天雪地,又都是怀着羊羔的母羊,放羊的人就要加倍小心,不能让羊群猛跑,还要随时观察羊群的状况,遇到有母羊把羊羔下到雪地里,就要马上揪断小羊羔的脐带,把羊羔的嘴里掏干净,用棉大衣把小羊羔包起来,赶着羊群往回走。(因为都是一个人放羊,把羊群放在山上遇到狼就麻烦了。)一冬天经常有羊羔下到雪地里,这些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很平常的事了。

羊圈里用一些杨木杆做的木栅栏分成一个个小方格,除了下双胞胎的,每个方格里都是一只大羊一只小羊,在羊圈里工作的同志虽然免去了受冻之苦,也同样非常辛苦。首先为了保温羊圈弄得严严实实,羊在圈里吃喝拉撒睡,那股子味道就叫人受不了。每天给大羊喂草喂料喂水,每天要打扫卫生,有的大羊生下小羊就不要了,只好人工用牛奶喂养,一天下来累得腰酸腿疼的。在羊圈里工作的同志还必须有耐心,有一位同志就因为几只小羊羔抢奶瓶子而急躁起来,用棍子去敲打小羊羔,结果失手打死了一只小羊羔,挨了一顿批评。小羊羔长到快三个月的时候,就到了比较危险的时候,这时候羊羔会大量的死亡,据说是得了一种叫食毛症的病,我们解剖羊羔的胃里可以看到一团一团的羊毛。

那时候羊号外面的草垛边上扔了许多死羊羔,这时候最忙的就是后勤排的这几条狗了,白天要防着连里其他的狗来抢食,到夜里就没办法了,因为羊号外面一来就是七八只狼,虽然“大猫”英勇作战,但是终归寡不敌众败下阵来。虽然有时我们会手拿工具站脚助威,但是轰跑了一会又回来了,时间一长也就随它去了。月光下几只狼的眼睛闪着绿光,不停地嚎叫,几只狗站在羊号的圈门口也不停的叫,一直到狼群吃饱离去之后,一切才安静下来。

熬过这一阵子,小羊羔就很少死亡了。但是每个冬天都要死几十只小羊羔,看着真叫人惋惜。那几只人工喂大的小羊羔也越长越大了,它们一点都不怕人,饿了会追着人跑。有一只我们都叫它古巴羊,脸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黑点。古巴羊很讨人喜欢,经常跑到我们宿舍里来捣乱。时间一长古巴羊就有了特权,什么地方都可以去,我们上连队的食堂吃饭来回要走几里路,除了那几条狗,古巴羊也要跟着,一边跑一边和那几条狗打闹。到了食堂,大猫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头伸进泔水缸里吃个饱。我们从炊事员那里要一些青菜给古巴羊吃,这时只要羊号的女知青一叫古巴羊,它就会跑过去跟着走了,我们叫它也不肯回来,因为古巴羊是她们喂大的。在这一点上我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虽然一冬天死了不少小羊羔,但是在全团我们羊号的羊羔成活率是最高的,不仅各个单位到我们这里来学习,我们羊号还与蓝旗沟的十二連的羊号结成了一帮一一对红。两个羊号的同志经常在一起交流经验,互相取长补短。

在冬季最忙的时间,羊号会来许多帮忙的人,男排的女排的都有,虽然工作辛苦,但是作为连队的世外桃源,至少不用再听着号声早上从热被窝里爬起来去跑步出操,在时间上也相对自由一些。那时羊号可谓是兵强马壮,人员几班倒,进进出出的很是热闹。以前我们要有了羊肉从来不吃羊油,自从来了马迟和铁大力等回民知青,我们的饮食水平有了提高,用羊油炸馒头片吃起来真香啊。从此夜宵就吃炸馒头片,蘸上白糖。现在还能想起来当时满屋飘香的情景,真香甜呀!

后来我离开了后勤排,离开了那个羊号宿舍,可是在那生活的日日夜夜都记在了我的心里,今后我还会把那些生活点滴再写出来,回忆那段生活,想念在一起并肩工作过的战友们。祝战友们幸福健康,安享晚年!

sf123
1.85英雄合击:http://www.happyrnw.org 
1.76英雄合击:http://www.idc880.com 
找私服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