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开轻变传奇:有的人在折枯掉的树枝

作者 新开轻变传奇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01-14

为了节省用水,也不想闷在家里,我和儿子决定到山上走走,说不定还能拾很多柴回来。担心赵阳光回来找不到我们,儿子写了留言条贴在门上。我们正准备出门,听到楼下传来隐隐的哭声。我的心不由一紧,忙拉儿子下楼。
楼下住着何奶奶和刘爷爷。两位老人都将近70岁了。他们的孩子都在外地工作,只春节才回来看望二老。何奶奶是兰州本地人,操着一口兰州方言,我几乎听不懂。太阳好的时候,何奶奶爱坐在楼前的草坪边晒太阳,手里不是择把菜就是拾掇什么旧衣服,总之,手里总得摆弄个什么。何奶奶看见我下班回来,就叽里呱啦地跟我打招呼,我听不懂,只管咧嘴跟她笑。有时,笑笑管用,有时笑笑不管用。何奶奶会站起来,把我拉到她家里,拿出一瓶自制的辣椒酱或一塑料袋装好的泡菜。虽然我对咸菜不是很爱吃,但还是会兴高采烈地接受,然后再把奶奶的手艺夸赞一番。
我咚咚地敲门,开门的是刘爷爷。何奶奶蜷缩在沙发上,包裹在被子里,还在嘤嘤哭泣。家里阴森森的,没有一点生气。我坐下来,握住何奶奶的手,奶奶的手非常冰。原来,两位老人知道消息太晚了,基本没有抢到什么东西。天然气停掉以后,两位老人就没有吃过什么热的。这么冷的天,就是年轻人也坚持不住。
我很内疚,当我得知消息的时候,只顾着惊慌,竟然忘掉通知二位老人了。
“奶奶,走,到我家去。我家有柴有饭,先吃顿热的再说。”我搀着何奶奶来到我家,可怜的老人哆嗦得都快走不好了。
我把炉子生着火,先给两位老人煮面,又在平底锅上给他们炕两个葱花饼。两位老人顾不上客气,埋头吃了起来。趁他们吃饭,我对他们说:“爷爷奶奶,别灰心!这只是暂时的,政府总会想办法的。再说,你的孩子们也不会不管你们,说不定就快到家了。毛毛他爸也没回来,我们要坚持一下啊。现在吃的有,柴也有,就是水不好取。不过有我和毛毛在,爷爷奶奶放心好了!”
听我这样说,加上一碗热饭下肚,爷爷奶奶精神好多了。刘爷爷说:“姑娘,就不说谢了。我虽然老了,但我身体好着呢。提水,劈柴,我都能干。”
“真的啊,爷爷?那待会咱上山捡柴去!”我故作轻松地说。

跳着脚穿过污秽满地的大街,走到元茅山脚下才长出一口气。我们来拾柴,没想到跟我想法的人那么多。有的人在折枯掉的树枝,有点人直接就扳断小树。兰州雨水稀少,这些树都是政府年年花大力气才养活的。每棵小树长到碗口粗,据说就得消耗掉几百元。可现在……这还只是开始。我们三人也钻进树林里,我和刘爷爷负责寻找枯树枝,儿子负责爬树折下来。
当~~~当~~~当……清川寺的钟声洪亮地震着耳鼓。僧人们的诵经声在风中抑扬顿挫,空灵婉转,在山中回荡……中秋节那天,我也静听了这样的诵经声,当时感觉是那样美妙,犹如在歌唱这个幸福的世界。此时,经还是那个经,诵经的人还是那个诵经的人,只是这声音变成了一种莫大的悲悯。或许,我佛一直在悲悯着天下苍生,而天下苍生不以自己为悲而已。
本以为不费力气就能拾很多柴,没想到跑了两座山头,也没有太多成绩,我心里的忧惧又开始暗暗膨胀。
回来的途中,看见前面围了很多人。走近,原来是农民在卖洋芋(甘肃话,土豆)。“10块钱1斤,10块钱1斤。”买土豆的都是城里的人,此时,他们丢掉了城市人的所有骄傲,没有一点讲价钱的资格。10块钱1斤土豆?我心里又是咯噔一下。去年土豆价钱高,每斤两三块,今年农民就大面积种植。结果,收获时土豆只卖到两三毛钱1斤。就是菜市场最大最好的土豆也才卖到七八毛。农民大呼赔钱,土豆烂到地里都不愿意挖。可是,一夜之间,土豆就变得那么金贵。

下午四五点钟,天就要黑的样子。抬头看天,原来变天了。天阴沉沉的,寒风凄凄地刮着,看来兰州要迎来第一场降雪了。
回家。我们三人刚拐到东方红大道,就听见一片哭声。在一栋楼下,围了很多人,站在一旁听他们议论,原来这家的主人跳楼自杀了。好像这自杀的人还是个很了得的房地产开发商。当石油神话一般消失后,楼市、股市连泡沫都不是,直接变成了传说。那些房地产大亨、以炒房为生的人、以炒股为生的人瞬间变成了最穷的穷光蛋。
其实,石油消失之前国家是做过努力的。政府一再强调民众不要过分依赖石油,限制石油及石化制品。新兴的建筑物外面已经是太阳能板覆盖设计,能自主解决夏天制冷冬天制暖问题。太阳能汽车也已投入生产,只是造价昂贵,还没有大规模推广。从玉米中提取乙醇,用大豆制造柴油……人类正在紧张地寻找石油的替代品。国家还免费造了很多风车田,鼓励风力资源丰富的地方使用风力发电。但,这些好像远远不够。石油行业及其相关的产业停业后,迅速造成连锁反应,很多行业也相继停止了机器转动。国家没想到石油告罄的冲击波是如此的迅速和强大,强大到经济链条瞬间崩溃。现在,不但是中国,世界各个国家都失去了国家职能。国家,像一个吓傻了的孩子,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也无力应对。但是,人,只要一息尚存,就得挣扎着活下去。
有本事做个大亨,怎么就没勇气做个穷光蛋呢?一声叹息,匆匆而过!

夜,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声息,整个城市死掉了一样。我站在小区外面,焦急地等着一个身影赶快出现在我的眼前。忧心如焚,坐卧不安,站在冷风里,我的心还稍微平静一点。是生病了吗?是没钱了吗?是遇到坏人了吗?……种种想象都是恶劣的。越想越害怕,越想越难过,恐惧终于冲垮了我的忍耐力,不由失声哭了起来。“妈妈,回去吧,下雪了!我爸会回来的!”儿子哽咽着安慰我。不知何时,儿子来到我身边。
我抱着膝头坐在被子里,耳朵警醒地倾听着是否突然有敲门声,几次都好像听到了咚咚的声音,打开门,却是一片黑暗……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