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07-08

正在红绿灯前等候的时候,手机响了,一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下还是接听了,“巧儿,你在哪儿呢?”快速爽朗的话音有些熟悉,是暖暖,莫名地有些惊喜,乖乖地报了自己具体位置,“现在转回去,我们在一中门口见”。如同她人一样,电话也一样干脆利落,甚至都不问问我意见。

转回去,好吧,转回去。初秋的暮色中,红霞满天,马路上乘凉散步的行人来来往往,有谁知道我刹那的恍惚.......

久违了,暖暖。

久违了,巧儿。

记忆被拉回了过去,我以为那一切还是昨天,可是弹指一挥间.许多年已经过去了.......

高中的英语老师是一位从大学聘请的中年教授,他叫欧阳立夫,我们都习惯叫他欧老师,碰上文章好的段落,他总喜欢叫人朗读并翻译,那天我翻译的时候,同学们笑了。那是一篇讲述一善良女孩受继母欺压,在仙女的帮助下最终获得幸福的故事,那女孩叫巧儿。貌似有点相同的遭遇,巧的是我名字中也有“巧”字。从那天起,“巧儿”就在高中的同学中叫开了。

工作了,上班了,巧儿的时代已经远去。好多同学碰面的时候依然唤着我的名字,明亮宽敞的操作台,瓶瓶罐罐的试验室,统一的白大褂。在滴定.摇瓶子.取样,试剂产生化学反应的间隙中,与我在同一个理化室工作的同学暖暖和琉璃依然“巧儿”“巧儿”地叫着。担任我所在组的组长也被我唤为“师傅”的是一个有着和善笑容的女人,家有爱开玩笑的老公和上小学的儿子。师傅总在节假日向我们这帮同事发出邀请,“走,巧儿,到我家聚餐去”。

工作的第三个年头,两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小丫头分到了我手下,我要当师傅啦,明丽妩媚的小群,朴实害羞的盈盈,在指点她们的同时,总期望着那声“师傅”的呼叫。暖暖和琉璃就象两个甩不掉的橡皮糖,上班下班总不忘过来招呼一下,“巧儿,来了”“巧儿,走了”。不再跟班的师傅遇到问题总在楼下大叫“巧儿,出来”。两个小丫头在叫我“师傅”不到两天就改了口,“巧儿”“叫师傅”“巧儿”,最终放弃,我终不是做师傅的料啊。从此世界上又多了两个叫我“巧儿”的人。

日子就这样悄悄滑过,在此期间当了人家的老婆,做了孩子的妈妈。以为这样的日子可以一直到老,而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最终服从分配,各奔新的岗位。

那一年,曾差点成为我徒弟的小群带着女儿随老公去了北京。琉璃也随后去了基地。余下的我们在不同的单位各自忙碌。偶尔会在上下班的路上相遇,“巧儿”,那亲切的呼叫仍然能牵动我的心绪。在彼此一笑的刹那,时间停滞,距离消失,仿佛我们从未曾分离,依然是年轻时默契无间的我们。

某一天,在街上闲逛的时候,遇见了盈盈,已有些富态的盈盈向身边的朋友介绍我“巧儿,我师傅”,在愕然中,又听见盈盈在说“我最好的师傅”。惊讶于盈盈的介绍,当年一直不肯叫我师傅的盈盈多年后这样介绍我,于我有了几分欣慰,其实,那算什么师傅啊,不过是指点一下,互相学习罢了。

再细看时,彼此的眼角眉梢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时间早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流逝。

今年夏天,正在菜市场买菜,碰见了师傅,自从退休后,她总是在基地和老厂之间来回住着,反正两边都有房子,嫌都市喧嚣了,就回山里清静一下。我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师傅了,曾经的黑发已经开始发白了。脸上也已经挂上了岁月的风霜,似乎一夕间师傅已经老了。那一刻莫名地有些酸楚,无语地搂了搂她,我以为我们还年轻,我以为我们还不算老,却不曾想时间已经走过。师傅老了,我们也不再年轻。

如水的日子啊,就这样一年又一年的飘走了。

而岁月则如刀,豪不留情地刻下它来过的印记。

与暖暖坐在校园运动场的看台上,一起望着天边的星星,走出校门清晰得仿如昨天,却已经那么遥远了,暖暖,我们回不去了,它是属于我们孩子的时代了.

“巧儿,下来,我们再走一圈”。夜色下,暖暖的身影依然充满青春活力。

“多少岁了,还巧儿巧儿地叫”。

“怎么,你还想造反不成,告诉你这辈子都这样叫定了".

不由笑了,多年以后,我们都退休了,那时候在基地小区我家楼下,老了的暖暖还有琉璃依然会冲着楼上“巧儿”“巧儿”地叫着吧?那声音依然大而清脆吧?老了的我抗议着心里一定也是美滋滋的吧?.......

流年似水,

似水流年.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