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爹(1)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07-14

幺爹是父亲最小的弟弟,他上面有五个哥哥,还有两个姐姐。传奇大我四五岁或者五六岁,拜那个年代所赐,我幸福地拥有五个爹(老家把比父亲小的兄弟叫爹)。传奇爸爸是家中的老大,我也理所当然地成为我们这一辈的老大。传奇总是甜甜地以:二爹.三爹.....五爹.幺爹把几个叔叔区分开来。传奇

五个爹中,最敬重的是四爹,最亲的是五爹,最怕的是大我几岁的幺爹。传奇

小时候对幺爹有诸多崇拜,他侠义正直,简直是一身正气。传奇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村里村外的孩子都服他并乐意听他调遣。传奇连我也被他指挥的团团转,无论在忙什么,只要他一声召唤,我就屁颠屁颠地奔他而去,为他拿东递西的,当然也没少替他打掩护。传奇那时候幺爹是我心中的偶像,最喜欢在门道里听他们讲桃园三结义,讲三侠五义。传奇

我上一年级的时候,幺爹上五年级。传奇记忆里很清楚,那个大队办的小学在高高的山冈上,每次上学放学都要经过山脚下那条挖得深而长的沟渠。传奇那一年雪下得特别大又特别冷,这样的天气上山容易下山难。传奇是幺爹,把队里所有的孩子都集合在一起,一个拉一个地慢慢探下山,经过那危险沟渠的时候,大的孩子间隔着排成一排,拉的拉,拽的拽,抱的抱,当别的队有孩子受伤消息传来,我们硬是一个也没有拉下,那被风吹得张不开眼睛的大雪,那随时可能滚下山的滑坡,在那一张张温暖的手心里胆怯了。传奇只是那场景多年后仍让我回味不已。传奇

那时候家里养着一条狗,雪白的皮毛没有一丝杂色。传奇大家都叫它小白。传奇那条狗据说和我同龄,是我出生那一年,幺爹不知道从哪儿抱回来的,我懂事的时候,那条狗已经老了,说来也怪,自小怕狗的我从没怕过小白。传奇也许在我心里,小白也是我们那个大家庭的一份子,每天,我上学放学,小白总是习惯性地把我们送出好远,让我吃味地是,只要有幺爹在,小白就会自动忽视我的存在,对我的召唤不理不睬,仿佛只有幺爹才算得上是它真正地主人。传奇

五年级的时候,我们小家搬到了一个小镇,那一年,家里发生了很多事。传奇

首先是大嗓门的爷爷过世了,那对这个大家庭来说,不愧是晴天霹雳。传奇家里一下失去了顶梁柱,那时候,二爹。传奇三爹。传奇四爹也早已各自成家,搬走的搬走,分家的分家,坚强而勤劳的奶奶迅速振作。传奇一边带着最小的三个孩子:五爹,幺姑,幺爹继续生活,一边还要张罗着他们的婚事。传奇

那一年,小白已经很老了,白色的毛已经开始泛黄了,它最常做的就是卧爬在家门口,静静地看着我们出去进来,只是在来陌生人的时候才站起来叫着给我们报信。传奇偶尔也会甩着尾巴,跟在好不容易才回家的我背后,那眼光有说不出的依恋。传奇某次回家,再也没有看见小白的身影,五爹说小白象爷爷一样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由于五爹幺爹的坚持,小白没有被吃掉,那个午后,在小白墓前我嚎啕大哭了,比爷爷离开时还要难过,

似乎有什么从我心中剥落,那个和我同一年来到这个世界的小白再也没有了。传奇从此家中没有养狗,那样喜欢狗的幺爹再也不肯养狗。传奇我想他也和我一样怀恋着小白吧,那一年,由爷爷由小白我第一次体会到生离死别的哀伤和无奈。传奇小小的心灵有了淡淡地惆怅。传奇

那一年暑假我要上初中了,那年的我单纯快乐,象故乡的水一样纯净透明,世界在我眼里那么美,然后那个雨夜到了,那天雨一直在下,在邻村的朋友家忘了时间,等我回到小村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在经过稻场边小路的时候,一个人影忽然从前方挡住了我的去路,借着夜色我看清了那是时常跟在幺爹身边的一个人,此刻那巴结和善的笑容没有了,高高壮壮的他象一堵墙挡住了我去路.满脸的笑狰狞可怖."让开,我要回家".他不答话,一步步向我靠近,"让开"我朝他吼着,前所未有的害怕,村庄就在前方百米处,我甚至能看见家家的灯火,那么近又那么

远,,"我要回家"恐惧和害怕让我忍不住哭了起来,我横拿着伞抵在我们之间,一步步后退,"我要回家"我可怜兮兮地说着,但我的眼泪和哀求终没有让他停下脚步,没有人,只有风只有雨,我后退的脚已经接触到了草堆,已经无路可退了,隔着一把伞的距离,我甚至可以听见他沉重的呼吸声,."幺爹"我忽然惊喜地冲他身后大叫,他一楞忙回头,趁这一机会,我把挡在我们之间的伞向他捅去,他猝不及防地吃疼向一边闪去,一击得中,我顾不上掉在地上的伞,夺路而逃,他反应过来回身抓的时候,我已经险险躲开,顾不上天黑路滑,没命地向村里奔去.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