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私服,感慨地祷告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08-21

淳子工作间隙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见手机显示3个未接电话,淳子的家人、同事、同学、朋友,全都存入了手机内存,所以显示的手机号不是陌生人,就是拨错了,淳子一般不大理会。

不一会儿,电话再次响起,还是那个号码,淳子开始接听:“喂,你好!”“淳子吗?你好!我是芳子。”“芳子?你在哪儿呢?”“我就在你上班不远的地方。”“是吗?真是太好了,中午咱们见个面,到门口的一个茶社,可以吗?”淳子一边激动地邀请,一边告诉芳子茶社的方位地址。

芳子和淳子并不是她们的名字,而是上学时候因迷恋日本电视剧《排球女将》,模仿日本女孩取着玩的。

淳子的眼前浮现二十多年前的芳子,身材修长、发育圆满,有大家闺秀的风范,但双眉眼角射出一丝孤傲的冷艳,梳着铁梅似的一根粗粗的长辫子,走起路来,来回甩动,犹如蛇一样的蠕动,有时候她会梳成两条,然后从耳侧两边盘起,像古代典雅的女子,这在当年淳子的心目中,实在是时髦,近乎崇拜了。

芳子出生在大城市,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有工作,就这个条件,在淳子眼中十足就是个不愁吃、不愁穿、不愁爹妈疼的孩子,芳子的童年、少年以及青年都满载着快乐与幸福。

芳子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优越,就是她是家中的独养女儿,六十年代出生的孩子,无论是排行老大还是排行老末,至少也有两三个兄弟姐妹,芳子真是个例外。

芳子不但有爸爸妈妈宠爱,爷爷奶奶宠爱,还有姑姑的宠爱。

芳子有个小姑在电影院工作,淳子喜爱看电影,经常跟着芳子溜进去。

想着想着,临近中午,淳子整理了一下东西,拿了包匆忙赶去茶社,。

茶社是淳子和朋友经常去放松的娱乐场所,她非常熟悉,淳子找了一处相对安静的墙角边坐下,给芳子打电话,芳子随后也到了。

淳子迎到门口,拉着芳子的手,两人仔细端详凝望,不说一句话,却不约而同地相视笑了半天。

“二十多年了,你去了哪里?怎么杳无音讯?大家聚会每次提到你,挺想你的,就是没有你的联系方式。”淳子忍不住将心中的疑问,一股脑儿掷向芳子,芳子来不及回答,讪笑着说:“一言难尽。”

淳子递过菜单让芳子点菜,芳子说:“还是你点吧,我什么都吃,简单一些就行了,下午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淳子按了服务牌的叫唤器,服务员立马来到跟前,因为不是周末,来茶社吃简餐的人并不多。淳子也不客气,随便点了四菜一汤和两碗米饭。茶社的环境挺不错,墙上的一台电视正在播放着蒋雯丽主演的电视剧《下海》,她们边吃边慢慢地打开了话匣。

芳子说:“我这次把儿子也带回来了,暂时住在我爸妈那里,以后就和儿子生活。”

淳子问:“你爱人呢?你们没有一道回来?”

芳子答:“我们分手了。”

其实,淳子的心中早已经有了这个问题的猜测,只是要等着芳子自己说出来,淳子心想,芳子和很多人一样,不说“离婚”而说“分手”,想必那“离婚”二字太过沉重与剐心吧。

……

二十多年前,活泼美丽的芳子分配到一个部队性质的单位,嫁给了英俊的军人大伟,大伟有着很多年轻人敢闯敢干、勇往直前的拼劲。

八十年代,全国掀起了一股下海风波,许多年轻人豪情壮志地踏向南方城市,这深深刺激着大伟的神经,部队工作等级森严,清水衙门,如果在部队得不到提干就意味着转业或复员,今后也许和很多人一样,过着平庸平淡的生活。

大伟不甘心,他想出去闯荡一番事业,来实现自己的理想,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大伟对自己充满信心,决定南下广州。做为女人、妻子的芳子,别无选择,只有辞职放弃原本热爱的工作,顺从地跟着大伟来到了广州,开始了他们的创业之路。

创业维艰不言而喻,但大伟聪明能干、足智多谋,没过几年就拥有了一家小公司,两人的生活安顿下来,芳子为了更好照顾孩子和大伟,便全心全意退居二线,当起了全职太太。

成功的喜悦和丰厚的物质生活,并没有让芳子感到自豪与荣耀,大伟的生意越来越红火,但芳子却越来越感到空虚与疑心重重,每天像乞丐一样等着大伟的施舍,还要被大伟的脸色左右自己的心情。

心气甚高的芳子开始表现自己的不满,她想到了再出去工作,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可是大伟不理解,也不支持,甚至说出:“你若去工作,那咱们就离婚。”大伟的这句话,让芳子感到不寒而栗。

芳子不敢提出离婚,因为芳子身无分文,如果她先提出离婚,那就意味着将要净身出户,芳子没有经济来源,她怎么要回孩子,即使要回孩子,又怎么能养育孩子?

芳子想到自己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做家务带孩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这样的劳动付出折算成工作量与报酬,那也是无法用金钱计算得出来的,芳子越来越感到自己的处境,就像被无数只虫子包围着,嗡嗡嗡地烦扰不停,并肆虐地叮咬着她的皮肤,吞噬着她的心。

“唉,我现在也想通了,自己一个人过也不错,能够把儿子要过来,我已经心满意足了。”芳子顿了顿又接着说:“这种男人真是太差劲了,孩子的抚养费都不肯给,最后还是法院强制执行的。”藏不住的愤怒鄙夷从芳子齿缝间泻了一地。

淳子宽慰芳子:“法院是公平的,现在孩子给了你,你也能宽心一些了,咱们做妈妈的不都是为了孩子吗?”,芳子接着说:“因为他还犯了更大的过错,所以才不得不放弃孩子和房子的。”芳子的自尊心又在掩盖着某些东西,淳子懂得没再追问。

芳子似乎赢得了最后的胜利,结束了近二十年的婚姻,淳子目送芳子的背影,感慨地祷告:“祝贺芳子,终于找回了自己。”

婚姻是爱的港湾,不是爱的枷锁,即使锁住了人也不能锁住人的心。

变态传奇网站

传奇私服

英雄合击传奇

1.76复古传奇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