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足迹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09-25

“我们是不是被忽悠了?”诗轩微笑地问道。“那出租司机一说这里好,我们立刻就信了他。可这里好像只有我们两个人呢.”

“是也无伤大雅啊,给别人一个赚钱的机会,同时也满足了我们看海的愿望呢.”思情好脾气地回答。

“曹操是: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我们是什么?”思情顽皮地问道。

“傻孩子.”诗轩替思情理顺被风吹乱的发丝。“我们是亲临新区,以观滨海啊!”诗轩用他那特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说。

“还是我的轩聪明些.”思情骄傲地回答。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思情默念。

“思情,我爱你!”诗轩在思情耳边轻轻地说。思情的脸一热,心如撞鹿。

“我也爱你,轩。自我们认识以来,你给了我太多的感动!我没有办法让自己不爱或少爱你一些。”

“为什么要少爱呢?你这个傻孩子啊!”诗轩心疼地把思情紧紧搂在怀里。两个人的唇试探地、轻轻地触碰,然后激烈地、热情地彼此探索、纠缠!思情心跳加速,幸福地小声叹息着。在茫茫的海边,两个人久久的拥抱在一起,任海风在他们身边戏耍……

“轩”。

“嗯?”

“你比我小一点点是吧?”

“是啊,怎么了?”

“那,你叫我一声姐姐好么?”边走思情边忍着笑坏坏地问。

“不,我不会那样叫你!”诗轩抗议地、大声地喊道。撅起他那带有一个小疤痕的嘴。

“可你比我小几个月啊,不可以耍赖的!”思情依然逗他。

“就算小,我也不叫。”诗轩坚持着,并一把将思情揽进自己怀里深深地看着她说:“思情,你记着,你只是我的思情,我永久的爱人,知道吗?”

“是的,我知道了,我是轩永世的爱人,不会是别的什么。永远都不会!”思情感动地回答。

边走,诗轩边不时弯腰捡一些小贝壳。放在思情的手心里。思情小心的把它们一一收起。

“我给你买些什么,作纪念吧。”来到卖小玩意儿的小摊边,诗轩边挑选,边征求地问思情。

“我才不要那些东西呢!有你给我捡的这些小贝壳,就可以了。”思情从来不愿意诗轩为自己花钱。

“真是乖孩子呢,那么容易知足啊?”

“是的,有你在我身边,别的就都不重要了。”思情害羞地回答。诗轩刮刮思情的鼻尖,疼爱地把她紧紧搂在自己胸前!

“那我给你照几张相,好么?”

“嗯,好啊。”思情顺从地回答。

他们坐下休息的时候,水面上飞来好多海鸥。思情近视看不清,诗轩就把自己的眼镜给她戴上。其实思情的就在包儿里,可诗轩就是愿意让她戴自己的。思情依偎在他的怀里,静静的享受着这份美好的爱情。

来到外滩时,人比海边多些。诗轩说:“刚才还飘雨丝,现在风停了,雨丝也没了。天好像也在成全我们呢。”

“是啊。”思情说。这就是:

风停云断雨初歇,
朗朗晴空掠飞雀;
纤纤玉手理容妆,
海河岸边谁有约!

思情一时诗性大发,随口念起了自己写过的一首小诗。并略作改动。

“思情你看,那边有中国汉字大观!”诗轩捏捏思情的手。她的手被诗轩攥住装在自己的口袋。

“是吗?那我们快去看看!”思情兴奋起来。

好长的一面墙,上边都是关于汉字的渊源和介绍。每到一组字前,思情和诗轩就把它们读出来。看不懂的繁体字,就和诗轩一起研究、讨论。而诗轩总是耐心的给思情讲解她看不懂的。

“快看,王羲之的《兰亭序》!”思情激动地喊道。

“那可不是真品啊,我的傻小孩儿。”诗轩捧着思情的脸吻了一下。

“可是那真的呢?”思情不甘心的追问。

诗轩轻抚一下她的头发说:“那真的给当时的皇帝做了殉葬品。”

“好可惜啊!”思情遗憾地感叹。“不过,可见王羲之是如何的被器重了。”

思情看过这方面的有关记载。《兰亭序》,又被称为《兰亭宴集序》、《兰亭集序》、《临河序》《禊序》、《禊贴》等。(禊,在中国古代春秋季节,人们在水边举行的一种祭祀活动。意欲把不吉祥的东西除去)。为三大行书书法帖之一,也是中华十大名帖之一!东晋穆帝永和九年(公元353年)三月三日,王羲之、谢安、孙绰等四十多人在会上作诗。王羲之为他们的诗写的序文。无论是其章法、结构、笔法,都完美无疵!更是他三十三岁时的得意之作。他的行草被当时的文人雅士敬称:清风出袖,明月入怀!他自己亦十分的珍惜。如今有机会看见,却不是真迹,怎不叫思情感到惋惜?

恋恋难舍地往下看,内容却又吸引了思情!“是个谜语呢!”思情那挑战的欲望一下子就抬起头来!诗轩和思情一起念------

道士腰间两只眼,
和尚脚下一条巾;
本是平常两个字,
难倒天下读书人。


是什么呢?两个人互相对视着,猜测着。诗轩说:“我们可以先去看看别的,等有时间再研究它,好么?”

“嗯,我听你的。”思情温顺地答应。可就在一念之间,思情就大叫起来:“轩,那两个字我猜出来了!它们就在迷面上啊!”

“是吗?那么是什么呢?”诗轩期待地问。

“就是“平常”两个字啊,平字倒过来念士,两个点就是两只眼;常字上边一个尚下边一个巾,不就是和尚脚下的巾么?”

“好聪明的孩子,我要想想该怎么奖励你!”诗轩细心地把思情的衣服整理一下说。

“看那是什么?噢,是一首诗。”诗轩又为思情拉严衣服拉链,然后念道:

春雨惊春清谷天,
夏满芒夏暑相连。
秋暑露秋寒霜降,
冬雪雪冬小大寒。

“应该是描写四季节气的诗句。因为它们的藏头是春、夏、秋、冬,不就代表一年四季么?”思情征询地问。

“我的思情真聪明!是这个意思。”诗轩怜爱地轻轻捏了捏思情的脸蛋儿,笑着说。

思情那颗本来就悸动的心被诗轩搅得怎么也静不下来!小小声地在诗轩耳边说:“轩,我,想你了!”

诗轩几乎是想把思情镶在自己胸前一样,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傻孩子啊,真傻么?我若不在,你想我,可我现在就在你身边还想我么?”

“是的是的!”思情认真地说:“虽然,你就在我身边,我也还是那么的想你!”

“你这孩子,可怎么办呢?”诗轩轻轻地吻了吻她的眼睛,然后,再一次用力地把她拥进自己怀里。思情软软的依在他胸前,陶醉地闭上了眼睛……

“我的傻小孩儿,把那包儿给我吧,你一个大男人,总背个女士包,不怕人家笑话你么?”思情体贴地问。

“不会的,别人看见了,只会说这个男人真心疼自己的老婆!”诗轩注定地说。思情的心又是一阵悸动!她也不勉强,幸福的享受着诗轩的宠爱!两个人边欣赏、边说笑,洒下一路的甜蜜……

“轩,我这样总是吊在你手臂上,你累不累?”思情细心地打听。

“不会,不但不累,还喜欢,我愿意你这辈子,就这样依着我、靠着我。”诗轩轻抚着思情的头发,并时不时地吻一下。思情被诗轩细腻的感情和心思感动着,完全沉浸在这久违的爱情里!诗轩对她的疼爱,使思情想起自己写给他的那首小词:

我欲与君携手,

共享百年契;

冰山融,

昼夜无循;

沙漠水滔滔,

岁月反复;

柏树叶落,

夏结冰。

我也还是不敢与君绝…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