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不成真的是汤公子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10-23

看到满屋群情振奋的场景,汤安咳嗽一声,用一个自以为很帅的造型说道:“如果各位说的是诗挫洛东辰、博得丽人笑、夜斗黑衣人、迷赢五才子的汤安,那么,就是区区在下了。”
连夫子都熟悉俺?看到汤季开怀大笑,汤安大感意外。
“对酒当歌长作乐,不思沙场英雄魂。这诗是你做的?”连汤季都一脸讶然,冲汤安问道。见汤安点了点头,老头子笑道:“认真绝妙至极,倒是老夫失敬了。哈哈,能得此一人,俺墨玉书院有但愿了,有但愿了!”
“汤安只此一个,别无分号!”见世人热情高涨,成采和不干了,立马蹦出来公布所有权,怕汤安真的被人给抢走了。
汤安看世人的表现,虚荣心得到极大知足,甚至双手微微下压,想要控制一下混乱的场面。
知道来人确是汤安无疑,学生们当即来了精神,很多人纷纷闪开座位让汤安落座,神态极又是恭顺,又是渴想,还有很多人迫不及待要挖墙脚。能把斗败洛东辰的才子收入麾下,带着上街都觉得倍有面子。
“汤公子,采和给你多少俸禄?俺给双倍!”
“汤公子,俺有几句话始终不解,能否指点一二?”
“汤公子,快来俺这里坐!”
“俺们认真有眼不识泰山,汤公子竟然是俺们同窗了。”
看到几人的反应,学生们知道自己算是找对人了,一时欢呼声四起,邀请声不断:
汤安顺着世人目光看去,发现当夜猜灯谜碰到的礼子游、段淳、章旭和常子敬赫然在列。只是四人被汤安落了面子,脸色都不咋好看,也不做声,算是默认了。
“难不成真的是汤公子?”又有人说道,“听闻前些日子,青竹与子游几人还在妙歌楼与汤公子猜灯谜,却输得一败涂地,是也不是?”
更何况,他还胜了那洛东辰一筹。洛东辰是什么人?是京城三少之一,是国子监有名的才子,更有“小对王”的雅号。能胜了这样的风骚人物,其能耐可见一斑。
经他这么一说,学生们当即哗然。王大仙的段子现在已经传得街知巷闻,特别这段子还和神秘才女兰海棠有关,人们就更津津乐道了,这个房子里,几乎无人不知落魄书生月夜救美的传说传闻。能把兰海棠逗的红颜一笑的人,又咋会是一般人?
下面不知哪个学子低头想了一会儿,骤然瞪大双眼,道:“难道...是洛神节落了洛东辰面子,又作诗嘲讽众才子的落魄书生?”
“汤安,这名字咋有些认识呢?”
成采和又把头缩进脖子,一脸受教的谦虚样子容貌,变脸之快,匪夷所思。
汤季环看周围,见成采和一脸得意,仿佛被表扬的是成采和一样,又沉下脸来,道:“特别是你——成采和!”
学生们努努嘴,有些羡慕,有的不屑,但却都不得不承认,这小书童确实有一手,从三言两语就能获得向来不表扬人的汤季如斯肯定就能看出来。
汤季哈哈笑了两声,对这马屁很是受用,对下面世人性:“一样的课业,人家就能学以致用。所以所学有玉成在自俺,你们需向这小书童多多学习才是!”
汤安不着痕迹的既说了成采和的好话,又拍了汤季的马屁,一炮双响。成采和立马眉飞色舞,斜着眼挑着眉横了兰青竹一眼,那意思是:看到没,俺小弟都这么牛!
“先生此言差矣。”汤安谦虚道,“汤安的这些学识都是俺们少爷教的,所以汤安也算得上先生的半个学生。先生布置的课业,公子悉心钻研,夜不能寐,小可也有幸略作参研,对先生一直佩服的紧。”
汤季老怀大慰,连连点头,道:“好,想不到此间最为有才学的,倒是你这未上过俺一天课的小书童。”
《诗经》对《诗经》,《论语》对《论语》,而且两次回答,汤安均是摘用不同的内容典故,既有难度,答得又十分贴切。
汤安指出,正人的言行犹如日食月食,错了大家都能看得见,对了大家也都能仰望,暗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汤季的提问是孔子的话,而汤安的回答是子贡的话,话里话外都暗合了师徒的身份,巧妙至极。
拿《论语》考俺?汤安略一思考,道:“正人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
这句话意思是,一味喜欢智慧而不好学,它的弊病是放浪而没有准则,显然是暗指成采和与兰青竹耍小智慧了。但看看二人,却一脸迷糊,连话里的意思都听不明白,气的汤季有抬了抬板尺,想要拍这两个货。
汤季眼睛一亮,发现说话的只是个小书童,不禁有些惊奇。学到的东西永远是死的,汤安能活学活用,倒是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又说道:“好知不好学,其蔽也荡。”
学生们还陶醉在汤季要走的动静里,一时都有些感伤,倒也无人责怪这小书童胆敢在堂上发言。但听了汤安的话,仔细思考,反倒觉得颇为贴切,对这满心失踪的汤季来说,正是最好的抚慰。
汤季和汤安所言,都出自《诗经》。汤季暗指墨玉书院没落,乃是天命使然,汤安侧面安慰,说的是母亲乃是明理又善良,儿子不好不怨娘,暗指学生一事无成,怨不得老师教的不好。
汤安心底叹息,不由得说道:“母氏圣善,俺无令人。”
这老头子,看来被成采和与兰青竹的两个千古绝对彻底挫败了自信,把一帮草包的无能全都揽在自己身上,感叹造化弄人,天意如斯。一个好老师,落到这份田地,着实让人于心不忍。
“哼,只知寄但愿与他人,这便是你们的决心信念?”汤季拂袖道,“你们扪心自问,若是挑你们做对手,谁能和他比文弄墨?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不错,就算那叶丹崇好大的名气,俺们也未必怕了他们!”
“夫子,俺们还有陈跃然呢!”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