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清幽的小地方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4-11-04

江晓范怔了一下,而后顿时就有一股想骂娘的冲动,差点没将手中的玉佩给扔出去,他之前还在心中狠狠的问候那位初代峰主,没有想到,现在自己居然拿着那位万年迈剩女的信物当作保命牌!

“你拿着初代峰主的信物,谁敢阻拦你!”女子有些不兴奋,回身就走。

江晓范有些不放心,向驻守在天女峰之下那个女弟子问道。

“对了小师姐,以后俺来天女峰,你们不会再阻拦俺吧?”

这让他有些惊奇,叶秋雨身份真的很不一般啊!

看着面前这个人立场还算不错,而且手中还握着那块牌子,众女只得微微哼了一声,对着叶秋雨行了一礼,各自散开,其中就包括之前江晓范见到的那位觉尘境界的中年女子。

江晓范看着她,他认了出来,问他的人恰是之前天女峰下的两个女子之一,他当即不好意思的解释,讪讪的道:“那什么,给健忘了,对不起啊诸位师姐,哈哈…”

其中一个女子启齿,狐疑的看着江晓范。

“那你之前怎么不拿出来!”

看着江晓范手中的东西,众女非常惊奇,很多人瞪大了双眼。

“这是…”

江晓范天然配合着拿出玉佩,在众多天女峰弟子面前晃了一下,他可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所以多少仍是有些心虚的。

江晓范和叶缘雪并肩而行,四人离开,朝着宜雅苑而去,天女峰众弟子依旧还在寻找某个吃了神仙胆的贼子,为此叶秋雨不得不出头具名,具体解释了一番。

看着叶秋雨拿出的玉佩,一直冷着脸的晓雪有些诧异,不外也就那么一下,她又恢复了那股冷冰冰的气质。

玉佩呈白玉色,微微有些暗黄,江晓范将其收入怀中,连连道谢。

她微微斟酌了一番,从怀中掏出一枚玉佩,递与江晓范,当真的道:“这枚玉佩还请江公子收好,带着它,你以后可以自由出入天女峰,师姐妹们不会再为难你。”

由于妹妹的关系,再加上江晓范送出的仙灵根,叶秋雨天然会匡助他。

叶秋雨在天女峰的地位很不一般,她是天女峰上独一的核心弟子,修为强盛,天资非凡,很得现任峰主器重。

几人当然不知道江晓范此刻心中在想什么,叶缘雪笑嘻嘻的看着他,偶然捏捏他的耳朵,扯扯他的头发,仿佛很有趣的样子,晓雪寒着一张脸,手中的冰剑几回握紧又松开,而叶秋雨则是微微蹙眉,好像在想着什么。

江晓范在心中恶狠狠的诅咒,心想以后果断不能沾染和那个老剩女有关的任何东西,她走过的路自己都不要去踩,万一被染上霉运就不好了。

妈的,这天女峰第一任主人一定是个千年扫把星,要不就是个万年迈剩女,而且仍是特别招男人恨的那种。

江晓范就又开始流冷汗了,由于叶秋雨口中的命源,他大爷的居然是繁衍昆裔的小法宝,他隔着裤子看了看小晓范,下意识的加紧了双腿。

天女峰向来严禁男子入内,这是天女峰第一任主人定下来的规矩,若是没有峰主的答应,就算是皇天门长老级人物也不能擅自踏上天女峰,否则将会被废掉命源,逐出皇天门。

叶缘雪在自己的姐姐眼前仍是很乖巧的,闻言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她让江晓范来找她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

“嘻嘻,俺给健忘了。”

叶秋雨有些哭笑不得,点了点叶缘雪光洁的额头,笑骂道:“你这丫头,真是胡闹,天女峰哪能让一个男子上来,你居然让江公子到宜雅苑来找你。”

江晓范天然知道叶秋雨在说什么,脸色又变得有些尴尬起来,当下有些不好意思的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额…”

说到这里,她溘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看着江晓范的眼神更加怪异了,上下的打量他,道:“那个吃了神仙胆的人该不会就是你吧?”

叶秋雨狐疑的看了她一眼,而后又看向江晓范,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得不说,江晓范赌对了!

不外江晓范却是知道,像她这样的天才型女子,一定不会当众提起那让她觉得羞耻的事,而且看起来,晓雪和叶家姐妹关系很好,类似于闺蜜的那种,所以也一定不好在两人眼前对他出手,究竟自己和叶家姐妹的关系仍是很不错的。

江晓范心中就乐了,他就是在赌这一点,猜想晓雪必定不会将之前的事说出来,这才敢跑出来,他又不傻,自己将一个幻神秘境的天才女郎给看光了,对方必定觉得很羞耻,肯定都想将他千刀万剐了。

晓雪咬牙,脸色变得冰凉冷的,以满是杀气的眼珠瞪着江晓范,她怎么可能会告诉叶秋雨自己被江晓范看光了,其实太丢人了!

“没什么!”

“晓雪,怎么了?”叶秋雨轻声启齿。

晓雪脸色有些不好看,死死的瞪着江晓范,被叶缘雪问起后,她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之前的画面,玉脸当即变得绯红一片,狠狠的咬着嘴唇,握着冰剑的手又紧了几分。

江晓范那一刻想喷血,使劲的翻着白眼,这色狼和淫贼有区别吗?他就努力的想啊想,好吧,淫贼比色狼要高级一些。

“晓雪姐姐,你怎么管色狼叫淫贼呢?”叶缘雪看了江晓范一眼。

天见可怜,江晓范他冤枉啊,他只是想要躲过晓雪手中的寒剑而已,就那么顺势的一动,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躲到哪里去,可是停下来却发现,自己居然移到了叶缘雪身后。

江晓范发现自己闪躲的位置后,不由得老脸一红,干咳了一声,而后从叶缘雪的身后走了出来,这一刻他溘然想死,妈的,自己好歹一个男子汉,怎么就躲到一个女子身后去了?

“那什么,误会,天大的误会!”

可是当她们看见江晓范此刻落脚的位置后,表情又变了变,特别是叶秋雨,用一种满含深意的眼神看着江晓范,而晓雪同学,那可就是赤裸裸的鄙视了。

固然晓雪没有用全力,但是好歹人家也是幻神秘境的存在,实力摆在那里,对付一个入微境界的小修者,那还不是小菜一碟?然而江晓范竟然避开了!

晓雪和叶秋雨有些诧异,没有想到面前这个男子的速度竟然如斯快。

幻神境界的强者那可真不是吹的,太可怕了,江晓范若不是把握有佛经中记载的那种盖世身法,绝对会被这一剑劈为两半。

然后画面又调换了一下,这一次,叶缘雪和叶秋雨还没有启齿,晓雪同学先怒了,冰剑横空劈来,江晓范顿时感觉周围的温度又下降了几分。

“淫贼!”

还没等女子启齿,江晓范已经破石而出,唰的一下就冲了过去,在叶缘雪身前停了下来,如果没有叶秋雨在,他一定会狠狠的抱住叶缘雪,然后来一次滔滔不绝的埋怨步履,他这次可是倒霉透了。

“小雪儿!”

听着这动听的声音,看着那认识的身影,江晓范直接泪流满面了,他溘然想起了弃疾兄的那句话,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顾回头,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叶缘雪到了,身后随着叶秋雨,两人都有些希奇的看着周围。

“晓雪姐姐,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吗?”

也不知道是江晓范的诚心打动了诸天神佛,仍是他的执着得到了生命女神的祝福,在这个清幽的小地方,一道认识而动听的声音从远处飘了过来。

看着那柄冰剑越来越近,江晓范额头开始冒冷汗了,心中不停的祈祷,将诸天神佛拜了个光,甚至连西方的生命女神都祈求了一次。

女子一路走来,所过之处,那叫一个雁过不留痕啊,但凡泛起在她视野中的东西,没有一个躲过了这场由某人引起的毁灭浩劫。

江晓范越来越心虚,由于女子间隔他藏身的地方越来越近了,他在想是不是要出去陪个礼,道个歉什么的。不外当他透过微小的石缝,看到那张祸国殃民的寒冰小脸时,他直接否定了这个想法主意。

不外即使是这样,她也没有就此离开,而是含怒出手,她手中凝结出一柄冷光四射的冰剑,对着周围横劈竖斩,草屑纷飞,树枝断折,大有一副不找出江晓范誓不罢休的气魄。

失去了江晓范的气味后,女子惊奇,她的修为已经在幻神八重天,在她的眼皮底下,竟然追丢了一个入微境界的修者,失去了对方的所有气味,这简直不可思议。

水泉边,女子已经穿好了衣服,整个人亭亭玉立,似出水芙蓉,肤如凝脂,仙姿玉色,只不外脸上却是凉气逼人,带着显著的恼怒。

但是现在他相信了,他真的冤枉啊,比窦娥都还冤。

对于六月飘雪,必有冤情这句话,江晓范向来都是呲之以鼻的,下雪那是天然现象,和冤情有屁的关系!

身后又传来一道刺耳逆耳的尖啼声,吓得江晓范大气都不敢出。

江晓范头顶都在冒凉气,再也不敢多想,一头扎进前方的乱石堆中,银色铜片光华一闪,将他所有的气味全部给掩盖了下去。

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响起,这个地方遭了大殃了,雪花飘飞,凉气弥漫,本是灵气盎然的古木仙草,这一刻全部结起了一层层薄冰,而后噗噗的破碎摧毁。

这等境界的存在哪里是他可以惹得起的,万一被抓到,估计小命就玩完了。

他又狠狠的碎了一口,连道了几句色等于空,目前可是在逃命啊,身后的女子美是美,无可抉剔,但是尼玛,太恐怖了,至少也有幻神境界的修为。

“啊呸!”

江晓范有些不确定了,而后他又愤愤的想到,这女人简直美的不像话啊,连自己这样态度坚定的男人都被影响了,难怪有人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骚。

神啊,江晓范敢对天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哪里会想到池子里居然还有一个女子,如果他知道的话,他一定…额,应该,大概,可能不会去吧?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