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天已经慢慢黑下来

作者 tailecall 来源 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3-08-09

    冬季的白天真短。医院里的亲人们都沉浸在在迎接新生命的欣喜和挂念冰冰的焦虑中,没有谁注意到:此时的天已经慢慢黑下来。
    终于,冰冰被平安地推出了手术室,我们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这时,杨明的一个堂妹顶着一身的雪花从门外进来,风风火火地冲到我的跟前,拉着我就往外走。我很奇怪,忙问她出了什么事。她带着哭腔说:“嫂子,你快去看看吧,我光哥出事了!”我一听,脑袋嗡的一声,险些摔倒。堂妹一把扶住我,她拉着我一步一滑的往前跑。那天真冷,刺骨的寒风夹着雪片抽打在脸上,像刀割一样疼,可是我顾不得这些了,因为我的心里更疼。
    今天早上,杨明单位有事出车去了趟外市,回来的时候,可能是天黑路滑的原因吧,可能是回家车速快的原因吧,也可能是当时他有什么感应而担心冰冰心情烦躁的原因吧, 车行驶快到一座大桥时,他要超过前面的车,不料,他的车失去控制,竟然逆向冲上大桥,又撞断桥栏杆,一头扎下十米多高的大桥下,那时桥下的河已经结了厚厚的如岩石般坚硬的冰,杨明当场就----他也是车上唯一的死者。
    杨明死了,就在冰冰生产的那天的那个时侯死了,我的天塌了!我几次都哭得昏死过去,又慢慢地醒过来。我想不通为什么老天竟这样对我不公,为什么这样早就把一个好端端的杨明带走!为什么把我一个好端端的家拆散!我一直觉得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是我做了一个噩梦。我陷入失去亲人的痛苦深渊中,难以自拔。
    生活就是生活,无论如何生活还得继续。我流干了眼泪,开始整理杨明的遗物。我看见了当年冰冰去昆明前让我转交给杨明的那个包裹竟然躺在他的抽屉的最里面,外面还精心地包上了一层塑料布。说真的,我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很是奇怪,就打开了包裹。原来包裹里面是当年冰冰亲手为自己和杨明准备结婚用的绣花枕巾、床单和门帘、窗帘。在这些绣品的上面还有一摞信件,看信封显然是杨明写给冰冰而没有寄出的信。
    我随手拆开一封,那信里面写满了对冰冰的思念和无奈。我看着那一封封饱含杨明对冰冰无限爱怜的信件,有些呆住了,原来杨明一直在深爱着冰冰,虽然和我结婚却仍是挚爱冰冰的。我的脸发烫,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加在杨明和冰冰中间一个不光彩的第三者。我用颤抖的手将包裹重新包好,思忖着应该把这些交给冰冰,又一想这样不行,这个时侯怎么交给冰冰,冰冰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了,她还爱杨明吗,即使爱,又能怎么样?她能接受这个现实吗?她能禁得住这个打击吗?为了冰冰的幸福我得保守包裹里的秘密。冰冰,冰冰,我默念着,她怎么样了?这些日子我只沉浸在我失去杨明的痛苦中了,一直没有去看看她。得去看看冰冰,我强打精神走出了家门。
    此时,冰冰已经出院了,她的母亲和张风轮流照顾着她。冰冰见我来了很高兴。忙拉我坐下,问我怎么现在才来看她,姐夫怎么样,忙吗。我明白:原来大姨为了稳定冰冰的情绪,向她隐瞒了杨明的事情,毕竟冰冰还在坐月子。我强忍住悲痛,和她敷衍了几句,就走了。大姨送出我好远,她告诉我,冰冰一直惦记着我和杨明,这些日子一直在询问我们为什么没有去看她,大姨还说这件事不可能瞒住冰冰很久,等冰冰满了月,身体硬实了再告诉她。说着,大姨打了一个唉声:“不知道冰冰知道他姐夫走了,会怎么样?孩子真是苦了你了!”我急转身逃也似的走了,我怕我的泪当着大姨的面流下来。
    回到家,我又拿出那个包裹,想烧了它送给杨明,以此了却一切。可是冰冰不知道包裹里的秘密还有些可惜,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我留下了那个沉甸甸的包裹。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大姨跑到我家,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拉起我说:“快去看看冰冰吧,也不知道张风怎么就和冰冰说了她姐夫的事了,冰冰一天不吃不喝的,眼看着奶水就要没了,这可怎么办?冰冰平时和你最好了,她最听你的话,快去劝劝她吧!这个时候麻烦你,大姨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对不住你呀!孩子难为你了!”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