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根

作者 传奇私服 来源 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3-08-30

听哥哥说,我家祖上有慧根,一辈出一能人。 曾祖父就很有学问,还能写一手好字。 到了冬天,地里的活忙完了,人们就闲了起来。有的人拿着小凳,坐在南墙根晒太阳。三五人一凑,有话题时滔滔不绝,南来北往,谈古论今。没话题时打盹,或者抽烟。烟锅抽得吱吱响,一团团烟雾在眼前缭绕弥漫,烟锅下面吊着荷包,荡悠悠地晃着。 也有的人勤快,坐不住。捞起一把铁锨,挑起一只篓子,满地里溜达,见到冻结的狗屎畜粪,就铲到篓子里,回来时,埋到自家的地里。 反正没事,有时溜达出去很远,到邻村,再到邻村的邻村。 我的曾祖父就这样。

有一次,他看到邻村的邻村在祭庙,良辰吉日眼看就到,请写对子的先生还没来,据说是酒喝大了,人们急得火烧火燎。 曾祖父问道:“我给你们写写?”人家抬头一看,见是一拾粪的老头,腰里系着草绳,就瞧不起。反问:“你?”“写坏了,我赔你纸。”“行,那你试试吧。” 两人扯平纸,曾祖父提笔蘸墨,一挥而就。在场的人啧啧称赞,曾祖父便被刮目相看,请到上座。 曾祖父内秀,为人低调,但他盖了几栋房子置办了好多田地,就足以证明一切。 我的祖父因为文采过人,当了好几个村的联合会长。 到了我的父辈,三叔是教员,学问深不可测,因为没人测。为此,避过了国共内战时期的征兵。后来因为十年动乱,回家务农。 邓大人平反时,其内弟代为上访,领回薪水若干。三叔驾鹤后,三婶还享受着遗属补助。 三叔的书法,在我们村里首屈一指。每当过年时,几乎半个村庄的人家请他写对子。过年门上能贴三叔写的对子很光彩。 三叔擅长写行楷,布白均匀得当,柔中有刚。三叔写对子时,常常叫我去打下手,不知道是不是有意栽培。反正我确实受到了不少熏陶。可惜我不上进,凡事浅尝辄止。

即便如此,当三叔偏瘫后,本家的对子和伙伴家的对子,就由我来写了。当哥哥给我打下手时,常常指出某个字颇有三叔的风骨。 年轻时,我对慧根之说宁信其有,窃以为在我辈当中非我莫属,将来必有一番作为。谁知几番挣扎,心有余而力不足。后来才找到原因,孩子的个性传承父亲,智力遗传于母亲。我家的慧根被母亲的基因打劫了,怪不得我这么傻啊! 我的母亲智商低,情商更低。心里怎么想,嘴上就怎么说,是非恩怨全挂在嘴上。在自己家里过日子还好说,一旦处社会,后果可想而知。 童年时,人们都是集体劳动,生产队是最小的集体单位。每天出工,队长安排,哪个活由某些人去干,然后自由结帮,分工合作。干活时,人们的嘴往往闲不住,因为人人都需要交流。 姐姐说,每当听到有人吵架,她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 母亲能唠叨,从早到晚不停地说。一辈子只说了几件事,颠来倒去。每天说的话,几乎可以总结为几句。母亲担着全村人的心事,还担着娘家全村人的心事。 每天清晨,我们兄弟姊妹的悠悠梦境,都会接上母亲的唠叨。母亲滔滔不绝地说着,父亲有一句没一句地应答着。

那个时候,我们多想再睡一个回笼觉啊,却成了奢望。就是因为这个,我们兄弟姐妹都习惯了早起,没有一个会睡懒觉的。 母亲很迷信,她的信仰全是妖魔鬼怪、牛鬼蛇神。 我在学校里接受的是唯物主义教育,弘扬的是科学,要消灭一切迷信。回到家里,我就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经常跟母亲作斗争,有时摆事实讲道理,有时针锋相对,我就象一个无产阶级革命斗士,时而豪气千秋,时而怒火万丈,就差没往脊梁上贴“大字报”了。 往脊梁上贴“大字报”,是同叔家的二小子点象的故事。那小子从小就匪性十足。十年动乱正好是我的童年,“大字报”满天飞。小我一岁的点象跟我一样,在学校里受到的都是时代前卫的教育,回家常常造父母的反。能把“大字报”贴到父亲的脊梁上,那是我们全村唯一的,其事迹流传至今。 全家人围在一起吃饭,稀饭一般放在父母的跟前,怕烫着孩子。孩子喝完了,就把碗递过来,父母给盛上。 点象把碗一递,跟他娘说:“大嫂,再来一碗。”这是《红灯记》上的台词。他娘把勺子举起来说:“我磕死你这个小熊种。” 他爹把勺子一挡说:“吃饭时候不打孩子。”点象接过稀饭说:“还是九爷好啊!”这是《智取威虎山》上的台词。 同叔是赤脚医生,最爱四大京剧样板戏,唱腔台词常常挂在嘴上,摇头晃脑,自我陶醉。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