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开一秒传奇sf:献给我的董市老街

作者 新开一秒传奇sf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3-11-07

近些日,候着老婆告假,额恰如一咸鱼搁在冷冷的砧板上,有着不着天日的恍惚。停了网,手机也不善用,文字这个东东就像我那血管壁上匿藏了三十年非赖着不走的血吸虫似的,不时蠕动几下,忒腻味的感觉。无奈,只好胡乱找点什么看看,聊以对付白日的光阴。

读几首唐诗宋词,像个小学生般的憋在心里的那一行行文字,有点不听招呼。心不宁,古人的神韵如何寻觅?

“买花载酒长安市,又争似、家山见桃李?不枉东风吹客泪,相思难表,梦魂无据,惟有归来是。”宋代大词家欧阳修的《青玉案·一年春事都来几》里的几句话,被我执意淘出来,想着春天里的往事,我也会有了点小小的共鸣来。试着找点闲话,来应对这“不枉东风吹客泪”的花红柳青了。

当然,唐诗宋词里,渴春惜春的精彩文字比比皆是。引吭高歌也好,潸然别情也好,有的是如大河奔流惊涛拍岸的豪迈,有的是如涓水潺潺旷世葱茏的婉约。伟大的方块字在这一名人辈出的时代凝结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内心世界的瑰宝,高高地矗立在历史的长河中,斑耀宇宙。

我们皆以此为荣,那是中华民族表达情感的巅峰时代。因为唐宋,华夏子孙扬眉露脸近千年。作为后人,我们掖在先人巨大的槐荫下,呼吸着它那永颔活力的饱满,却只有二氧化碳的污浊排放,吸收与支付极不对称,所以,我们面对这个世界依旧胆颤心惊如履薄冰。日常焦灼,自然,缺少了许多的快乐可言。

尤其想着将要愈行愈远的故乡,想着极像个弃儿一般将要被投置在历史的垃圾坑里的董市老街,欧阳修的“不枉东风吹客泪”里某一份伤感便无厘头地似水泼来,给了我莫名的纠结。

还记得十五后的那个新春聚会上,老乡挚友磕聚一堂,娓娓交流,引哼欢歌,皆是一份乡音的共振声。尤其是交流会上,各位朋友的踊跃发言,皆蔓漾着对故土的难予割舍之情,令我好生感动。想当时,主持人王虎大哥(本市企业家协会秘书长)竭力推崇着我头一个讲讲,因为事前毫无准备,少不了有点诚惶诚恐吧,诺诺上十分钟,我也是胡捏一通不着边际的话。还好,面对众多的乡党友人,即可是蓬头垢面那也是一份很真实的自我陈述,照样掌声四举。

那天之后,我的思绪里截留下来的所有记忆,乃是乡情似海,涛声不止。不几日,一位当天到会的好友对我提及,可否以怀念故土为题,让那天到会的所有老乡人人写一篇自己的怀念文章,有机会再扩大到彼此能接触到的更多的乡友们,尤其是许多身处异地且爱好笔墨的大小老乡们,以不同的触觉不一样的立位表述各人对家乡的某些记忆和怀念之情,然后仍由王虎大哥主持,将其汇集成册,岂不是对故土更直接的一份讴歌和奉献么?我当即叫好。只是,此事看似很小,真要做下来还是很繁复的一个过程。其创意姑且被我掖在心里,待机会适当,我再与虎哥去细细商榷了。

无论如何,我自己到是想着有个草稿在先,丢在这里,再慢慢去酝酿以后的事,行与不行,不得勉强的。

说宋人的辞赋好些要盖过唐人五言七律的巅峰之作的,在我看来,尤以欧阳修、辛弃疾、苏轼、范仲淹等人为奇。当然,对于诗辞词牌,我也是小学生般的认知,如何去讲个子丑寅卯来?却也常见到许多的读书人总是要借古喻今,套用先人的文字,以修饰自己的情怀。情人间思恋得苦了,神智便有些漂浮,“梦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辛弃疾·东风夜放花千树),我也不失为一卫道者,或者,根本谈不到“道”上去了,又想起苏东坡的一句话来,“旧书不厌百回读”如何要不得?扯得有点远了。

一想到故乡,总是容易想到唐人贺知章的《回乡偶书》里去,“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发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据史料,贺老先生三十七岁中进士,外出作官,回乡时已是八十多岁了,“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老先生两鬓斑白,风趣依旧。诗人的豁达与从容最终坠落在一片百花凋谢的怅然中,就彰显得格外沉重。今天,我们不完全是简单的复制这份回乡倾诉的。时代的变迁,社会早不是千年前唐人的那份宁静与安详了。三十年一个世界,这就是我们今天的面对。即可依赖某一份抓手让自己人为的从容起来,抬眼望乡,也怕是“惟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今天的董市老街,举目尽是疮痍,好些污渍,贴满破败的封火墙的断垣残壁上,无端的浮躁,令人中生出某种惶惶不可终日来。

时下,故乡那条曾让人魂牵梦萦的五里长街正日复一日的衰败下去,所有的老字号作坊门楼,基本上荡然无存。聚会上,乡党们群情亢奋,有人提议要为拯救老街做点实事,我心里当时便想,董市镇,曾经的阔绰恰似那旗人兰花指上的水烟壶,雕花楼前的抹满棕红色生漆的鸟笼,早已腐败得唯有几堆笼肋,窝在那幽暗的搁楼深处,灰垢冢叠,不堪入目。此情此景,恰似那正逐年消融着的幅员辽阔的南极冰盖,那天崩地裂的崩塌轰鸣声,只因远在天涯,眼前的莺歌燕舞灯红酒绿正浮遮蓝天,又岂是你的一片悲怆鸣咽所能轻易承接下来的?

《牦牛书札》里“我的故乡—董市”“老屋”包括“儿时的记忆”等诸篇文章,虽只是本人童年印象里的一些简单复述,太多的平淡也勾勒出一个不谙世事少年的其乐融融。作为一份收藏,俺自己到是觉得,有一份穿越时空的风声鹤唳正扑面而去,能感觉到生命的膨胀和律动,沉实而有分量。今天,我到是在想,完全靠产业实力去恢复董市古镇原有的风韵,必然耗资巨大,再说,少了一系列的人文配套项目,单靠一·条街的古风也怕是托不住时代的吆喝了。不如借用今天人的绝望情绪反哺出一种原始动力,用真实的经历,历史的回望在文字的荟萃中去再现古镇原本状态,列为一代人的收藏,为后来人面对一旦完全消失殆尽的曾经的古镇还保持有一份文字轮廓来去尽点今天人的觉悟,我认为,那到不失为一份大义了。

我的《牦牛书札》尚能在此方面有过点滴落墨,作为故乡人的一份反刍,我努力过了,那正是我今天颇感欣慰之处。

我爱你,我的故乡董市,尤其是那条生我养我的童年里的老街。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