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开合击传奇:七月流火

作者 新开合击传奇 来源 http://www.tailecall.com 浏览 发布时间 2013-11-15

进入九月,来到七月,乍一听,怪怪地,且待老牛慢慢说来。

通常,人们把‘七月流火’形容为天气热的不得了。火辣辣的太阳本是个大火球,其表面温度高达摄氏6000度,悬在宇宙间,形成巨大的热磁场,各类星体都围着它旋转。地球的运动轨迹成睢弧状围着太阳公转,阳历七月的时间段,应该是我们这里靠离太阳最近的位置,也就是夏季里的三伏天,每年的这个时候,正是我们这里太阳与地球轨道切合面最近的一个点,你说,火炉子靠得近了,能不热么?

国人记大事习惯用农历说话,在时间概念上外国人免不了云山雾罩。我现在要讲的这个七月流火,也不是泛指那个‘热的不得了’的日子,因为现在已经进入九月了,单从地理的位置来看,已经开始偏离那个距太阳最近的切合面,且愈走愈远,炙热的阳光也换了个脸谱,由花脸改为老生,自然就变得温和起来。今年因整整闰了一个六月(过了两六月),现在才是农历七月中旬,所以,不管你公元纪年的阳历怎么算,咱们中华民族的日子就得这么过。上周三(八月二十六号,农历七月初七)正是农历中的七夕节,因为天上的牛郎织女只能在这一天有鹊桥上碰面的机会(当然是人们自己的传说了),我们的老祖宗便设定了这么一个节纪,借牛郎织女矢志不渝的爱情来讴歌人间美好,强力抨击断隔他们相爱的可恶的王母娘娘用那金簪划下的狰狞。想一想那白云深处,成千上万只喜鹊都在这一天飞聚到天上银河的两端,为两情相悦的情哥俏妹用翅膀搭成一座鹊桥,让苦苦思念彼此的有情人相聚一回,多么的浪漫迷人。这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千百年流传下来,已经深深根植于中国人的心中,一代代链接下来,随着社会的变革,到今天也变化着,除了老调抹不去,更增添了一些新的诠释方式。

七夕节,在我们宜昌,有两种绝然不一样的演绎。

一则是新潮,七夕节是中国人的情人节,(二月十四号那是西方的情人节被嫁接到中国来的,七夕视为情人节也是依据牛郎织女相会于鹊桥最直接的现代翻版。)各类媒体也众口一词,累篇牍版的推波逐澜,媒体要为经济搭台唱戏鸣锣开道啊,正好有利商家借年轻人的追风搞促销。现实里的相约,网络中的寄语,花店里的精挑细选,酒巴里的朗朗情歌,全是充满了对花好月圆的期盼,对幸福美满的追逐,呈现的都是一派花团锦簇莺歌燕舞。

与此绝然不同的还有另一种情结,则是主流,那是在上点年纪人的心里,此时表现的则是一份沉重。常听老人们这么讲的,伦忘小年,不忘大‘月板’。昨日,阳历九月三号就是农历七月十五,也称月板节。按说一家人有条件的就要在一块吃顿饭,席间,先要给亡灵叫饭上酒,以示敬意,饭毕,然后就去户外给已逝的亲人敬香嗑头。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在这样的傍晚,秋高天阔,凉风徐徐,刚刚熬过酷暑之日的懵秋之夜,就显得格外月朗风清。长辈领着家人,来到郊外空地(一般是人稀之处),借着月光,给自己已逝的亲人烧几堆钱纸,点上香烛,借那袅袅升腾的烛烟,诉说自己对亲人的哀思与挂怀之情,也祈福亲人的在天之灵对身边家人的媲护与保佑。这与清明节的扫墓是两回事,前者顾名思义,既是扫墓,就要去墓地方可,而后者,只是就近寻一僻静处,对着夜空,与自己的亲人直接对话。似乎七月十五的这个灵性之夜,正是阴阳交媾的天赐良辰,天堂里的亲人就正在某处候着,等着阳间的亲人给他们送来饷银与祝福,他们的灵魂便再次得于慰藉与安息。这就是我们这里流行的‘过大月板’。

当然,不见得就非要大‘月板’的那个晚上去烧钱纸,与清明一样,前一周后一周都可,只是一般过了七月半,烧纸钱的高峰就过去了。所以,打七月初开始,一直到大月板那天达到顶峰。我们宜昌汇聚此类现象最多的就是沿江一线,且看‘大月板’一过,十几公里长的沿江坡面上,随处是一簇簇烧过纸钱后留下的黑灰痕迹团,像一个个点缀上去的墨画,一串串的毗邻着,浓墨重彩的敷在沿河的草坪和护坡上,几场秋雨过后,方不见墨色。用老人们的话,那都是天堂里的亡魂前来打扫干净了的,神龙活现一般。

年年的这个时候,总是我姐早早就给我打电话,约好时间(一般都是选月板前的周日下午全家人都在的时候),让我们过去吃饭,然后,天一黑,就合家往河边而去。因为现在城里不可能有空地了,小区花园里也不会让你随意去烧什么纸,也有说法,太闹腾的位置亡魂都不会去的哦,故江边便是唯一的好去处。如今的沿江一线,一遛烟的都修起了护坡保坎,因夏季的大水还没全退下去,依江的滩涂都还沉在水里,光秃秃的护坡保坎上找不插香烛的软地,姐还特意备了几个切开了的大土豆,用于插点燃的香。待我们来到江边,朦胧的夜色下,挨着江面的那一线护坡平道上,从上至下,全是烧纸钱的盈盈火光和一团团蠕动的人群,烟火袅袅,一簇接一簇的,基本上没有了空隙。后来的人就得往远处走,不能在别人祭拜过的位置再烧啊,如此这般,延绵数公里排下来,颇为蔚观。这种场面也是这些年来少见的一遛城市风景,且护坡上面的围栏后面,更是聚满了秋夜纳凉随意观赏闲逛的人群,这里面有已经先行一步的人,也有尚未合家而作的人,更有不屑一顾的现代时尚真人,大家都默默地观着这古老的祭祀行为,心中流动的自然都是中华民族共有的感恩戴德之情在荡漾着。秋夜的河风此时更甚,我们好歹寻得一空处,一大家人都围在一起(得挡住河风,不然点不着火),分开给近几年先后辞世父母亲和外婆点上三堆火,把一扎扎的冥币和黄杏纸投到火中,柱好香,看那冥币燃烧由红变绿再变灰成黑,心中念叨着天堂里的父母亲与外婆前来取钱,想着老人们巍颤颤走来的样子,虽然那么沧桑,却必然挂满了笑容。

七月半给已辞世的亲人烧纸敬香,我很小的时候,就常跟着外婆去郊外这么作,外婆嘴里念叨有词,与今天的姐和所有烧纸钱的长辈们都是一样的状态。姐还对我讲,有一次她问萱萱(姐的大外孙女,九岁),奶奶以后去天堂了,你会想我么?猜萱萱怎么说?奶奶,我会给您烧纸,给您送好多好多的钱哦。看看,中国人的民族精髓,仁德风仪,早已一代代传承下来,没有说教,更多的便是在这种自然重复着的一年又一年的祭祀活动里所提携所积淀着感恩的情怀。

我不能算个无神论者,但我跟好多的人一样也不相信这世界有鬼神。‘凡人之有鬼也,必以其感惚之时正之。’荀子两千多年前就有论断,凡言见鬼之人必是其神志恍惚的结果。我似乎就是个介与两者之间的人,不信鬼神却有点迷信心灵感应。有人说,灵魂不灭,也是物质不灭的一个延伸。亲人之间,因为有血脉相承,骨子里的牵挂是不惧时空与距离的。小时候我们那个老宅子后厅厢房里住有一位董老太太,特会讲故事,她只要一到我们中厅大堂屋里来坐会,一大群孩子就会围着她,非要她讲。老太太身体差,冬天走哪里手上提一火坛子,常常讲着讲着就要咳嗽好一阵,直到把一口痰吐到她脚下踩着的火坛子里后,又开始讲。我们那时小不懂这些,只要听得来劲,也不管那么多,照样偎着不走。她常讲什么薛仁桂征西,四郞探母之类的老故事,也讲鬼的故事。她讲鬼的故事的时候,多是与她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讲,所以,格外逼真,都听得我们目瞪口呆。她说,多年前,有一次她晚上回家,走过一巷子口,她亲眼看见一个头上包着头巾的女人,正蹲在巷子口的边上小便,唰唰的响,还穿的花上衣呢。那种情况很多,有人内急找不到厕所,急急忙忙到巷子里方便一下,很正常的。可当她打她面前走过的时候,却突然没有了这个人,直直的巷子里也没脚步跑动的声音,奇怪呀,是她看花眼了么?她不信,走到那个女人拉过尿的地方一看,俱然还有一摊新鲜尿迹,骚骚的尿气直冲鼻子,嗨呀,我可是真遇见鬼了哦。董婆婆双手捶腿的样子,我现在都还能想起来。会是真的么?董婆婆在我们那里可是个有学问的老人,小小的个子却是一个大家族的长辈,谁都很尊敬她。她自己平时也不苟言笑,宅子里谁家有矛盾了,她要开口说句话,谁不不敢吭声。老人还讲过一些鬼的故事,她那时讲的鬼故事,好像并不是要逗我们玩,那样认真灌注的神情,如今想来,也不可能是在信口开河了。

我常常问自己一个问题,人真有魂魄么?人亡故后是不是会跟梦里的情景一个样呢?梦境很杂乱,千奇百怪,却有着自己的灵魂在游动,有血有肉。如果真是那样,死亡又有什么可怕呢?你日常生活的实际圈子就是你杂乱无章的梦境里的栅栏,你的日子里的喜怒哀乐多半也会引导着你的梦臆去延伸去跌宕,只是往覆交叉,忽东忽西,没有规矩可言。故我们考究亡灵的存在与否,依然是以自己的臆断所为。活着的人想探知这个世界的很多不解之迷,撇开现代科学手段,偏中的则是一颗虔诚的心。更何况,生活慢慢都好起来,除了自己的努力,也偏想着必有亲人亡灵的天堂屁佑吧。心有灵犀,何惧山河移目,阴阳两隔?这便是现代人都趋之若鹜的‘月板节’拜亡灵。

故我今天所言‘七月流火’,它所指当是江滩僻处的那一遛惺惺火焰,呈展开来,拱现的则是‘心中若有爱,必当有传承’这份责任。子日:朝闻道,夕死可矣。这惺惺之火,虽没有阳历七月那份自然界的阳光炙照来的炽烈火暴,可它在国人的心中,随着绵绵秋风引领来的那份亲情的链接所隽带的镂骨铭心在我看来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Copyright 2009-2013 Powered By 传奇私服 网站地图|
新开传奇合击网站,新开1.95传奇网站,新开轻变传奇网站,新开一秒传奇网站发布最新的新开传奇私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