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的世界穿梭门 > 受邀推书

受邀推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仰躺石台上的陈青惊恐瞪大眼睛,撇头看向那片近乎要烧穿天地的火海,向自己蔓延而来。
  
  火海之下,是成片被吞没的兵卒甲士以及诸多官员,以至于原先潮湿阴冷的空气里,如今全是无数活人被烈火焚烧后的惨叫与恶臭,催人作呕。
  
  陈青想吐,却吐不出来,脸上满是在高温下冒出的汗珠,身体却是阵阵发冷。
  
  修行者啊——
  
  他现在才看到火海前方,有一道凭空而立,手握朱红长旗的身影。
  
  那是继可能是修行者的老者后,真正向他展现恐怖力量的修行者,但陈青却想笑。
  
  这个时候,下首一直铁青着脸的天子动了,面对蔓延烧来的火海,他抬手虚握,金光蔓延里,一柄厚重长剑被他寸寸抽了出来,镶刻在剑身上的日月星辰逐个亮起,璀璨夺目。
  
  刹那间,风云一滞,身周数丈内的侍女全都化为了血雾飘洒,被长剑吸吮一空。
  
  脚下地砖也开始呈圆形向外不断爆裂、蔓延。
  
  石台上努力往后缩靠的陈青感觉自己好似被巨石压住了心口,近要喘不过气,但那藏兽骨匕首的地方又升起一股热流,勉强抵消着这股压迫感。
  
  届时,天子横剑踏空上前,宛如缩地成寸般迎向火海前的修行者,那张阴沉几欲滴出水来的脸庞,被火光耀的通红:
  
  “乱天祭,辱神灵,尔等为了这丝血脉,可真是好大的胆子呐!”
  
  天子充满杀意的声音在空中回荡,仿佛雄狮的咆哮,并和剑光成为了火海外的唯一。
  
  陈青虽然听不懂含义,却能感受到天子是何等怒火,天空上的战况他也看不清,只能目睹剑光将火海一分为二,还有便是一金一赤两个光团正以极快速度来回碰撞,发出震耳欲馈的声响。
  
  下方,是成片奔杀而来的人群,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衣着十分朴素,更有者仅有兽皮裹身,与形同钢铁洪流的撞在一起,死伤遍地,交织出一副血红赞歌。
  
  数十未曾离开祭坛下方的官员,也和冲来的十多人战在了一起。
  
  没有胶着,只有单方面碾压。
  
  仅仅十来个呼吸,杀来的十来人便全都倒在血泊里,唯有不曾闭合的眼睛看向祭坛上方,里面全是不甘和歉意。
  
  陈青咧嘴笑了下,脸上全是泪水。
  
  他想活,也明白这些人就是为救他而来,可眼睁睁看着他们一个接一个倒在血泊死去,心脏就宛如被人猛地攥住一般。
  
  他不想哭,只想活,但眼泪却不受控制,亦或者说是身体原主人在哭。
  
  受到影响,陈青脸上肌肉因为愤怒和痛苦,扭曲成了狰狞无比的神色,理智在告诉他出不去,与其愤怒还不如保存体力等待时机,可身体原主人的情绪还是将他左右,双手握拳狠狠砸在了囚禁他的青色屏障上,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语言愤怒大喊:
  
  “放我出去!”
  
  声音在高出的加持下,仿佛一道惊雷炸响四方,却瞬息被无边喊杀声淹没。
  
  但距离祭坛较近的官员和天子妃嫔子女全都听见了,他们那张神色各异的脸上不约而同攀上错愕,回头看向那个跪在石台不断用双手怒砸屏障的少年,有些不明白这位被囚深宫十五年的前朝太子怎会说出它族语言。
  
  莫非……
  
  身着大紫绣有仙鹤图官袍的老者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当即横跨十数丈来到石台前一掌落下,对立面这位曾效忠的太子殿下没有丝毫手软。
  
  咔嚓!
  
  青色屏障应声瓦解,陈青只感觉自己像是被车撞到了一般,还不待反应,身体便已经轻飘飘地飞起,胸膛处的热流也随之消失…
  
  在超乎理解的力量下,他从石台上飞出了很远,最终重重砸落在了厚厚尸堆里,口中大口大口咳出鲜血,和身下血水混合在一起。直到这个时候,那种撕裂般的痛苦才仿佛海浪般淹没了他的意识,口中本能发出惨叫,身子抽搐着卷缩在了一起。
  
  第三章前因后果
  
  视野有些模糊,他隐约看到有人在向自己慢慢靠近。
  
  为首的是那个官袍老者,正俯身从地上捡起长矛,将它倒提在了手里。
  
  陈青意识开始重聚,痛苦地喘息着,他的五脏六腑仿佛在那一掌下乱成一团,胸前肋骨似乎也也断了好几根,但强烈的求生欲还是让他努力不就这般昏死过去。
  
  他双目怒瞪,嘴里流出鲜血,可愈加模糊的视野却再也看不清什么了,颤巍巍从怀里掏出断成仅剩把手的兽骨匕首,口喷血沫,欲要以此表明自己并非任人拿捏的虫子:
  
  “去你ma的修行者——”
  
  然而他还没能够说完那句话,就被一根飞来的长矛瞬息洞穿了身体,带走仅存的意识。仅剩把手的兽骨匕首,也啪嗒一声落在血水里,被鲜血逐渐染红淹没失去踪影。
  
  整个祭祀场所因此愈加混乱,以致无数人拼命向这边杀来,没能注意到当那位前朝太子失去意识的时候,一抹金光从他体内溢出扫过四方,最终裹住一缕缕白烟没入了陈青的身躯当中。
  
  陈青无力耸垂的手指颤抖了下,便再也没了动静。
  
  ……
  
  陈青以为自己死了。
  
  可眼下环境却不似传说中的黄泉,而是一处青天白云,山清水秀的神秘空间,身前古怪青石上还放在一册白玉为轴,金线为边的卷轴,上面一片空白。
  
  他摸了摸自己被长矛洞穿的腹部,那里完好如初,身上的四爪蟒袍同样干净,没有任何血污染在上面,好似先前经历只是他的一场噩梦。
  
  “活着真好……”
  
  “只是这里又是哪里?难道再一次穿越了?”
  
  陈青东张西望打量着,然后伸手往青石上的空白卷轴抓去,结果卷轴没能抓到,手反而按在了青石上,隐隐感觉里面镶嵌着一根细长的东西,尖端还有些毛茸茸的。
  
  这是什么?
  
  他怔了怔,用力一扣,手里顿时多出一支碧玉为杆,青丝为毫,金线点缀的细腻毛笔。毛笔看起来很新,可又有种饱经岁月的沧桑感,让人说不出来的感觉。
  
  拿在手中,沉甸甸的。
  
  好奇在手把玩了会儿,他随即重新看向青石上的空白卷轴,想了想,提笔便向它点了下去。
  
  笔毫无墨,却在雪白无字的卷轴上面留下一个细小墨点,紧接着,那个墨点就在注视中自行流动,缓缓化为了他的名字,上面流转着淡淡金光。
  
  陈青惊讶了下,伸出手,握在左侧玉轴上面,然后他就看到自己的名字荡起涟漪扩散弥漫,化作一幅幅画面,有汽车,有高楼大厦,有西装革履衣着清凉的姑娘,最后出现的是一张张熟悉的脸庞。
  
  陈青脸上的肌肉僵硬了,双手颤抖着。
  
  但是转瞬,那些令他无比熟悉的场景和面孔溃散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陌生宫殿,陌生的面孔,其中尤为显眼的,是一个白衣青年与凤袍女子环抱幼童的画面;再其次便是他们身后一个身着大紫绣有仙鹤图官袍的老者,以及祭祀所见被误认为是这具身体父亲的龙袍男子,只是在画面里,他穿着的不是龙袍,而是一身盔甲。
  
  那样阴翳的眼神和神态,似乎随时都可能从画里走出一样。
  
  陈青咬牙切齿的盯着官袍老者和盔甲男子,自己就是直接和间接死在了他二人的手里,同时也意识到画面里的一切,都是他自己与这具身体最为深刻的记忆。
  
  熟悉,再熟悉不过了!
  
  他愤怒提笔在老者和盔甲男子画上狠狠打上一了×,急促的呼吸像是发怒的公牛,想要活生生将这两人撕成碎片。
  
  接着,画面急剧颤抖,伴随四个从他名字中分出的文字粉碎,一股流光猛地冲入了他眉心,大脑陡然一晕,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记忆缓缓铺展开来:
  
  记忆中,自己名叫宇文正阳,父亲是太郯国高高在上的君王,母亲是太郯国母仪天下的皇后,自己从一出生便被封为太子定为太郯国下任天子,可谓是聚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在加上本身早慧,携异象坠地,朝野上下对此无不赞叹,视自己为太郯国将来希望。
  
  可好景不长,就在他将满四岁时,大将军景祥胁迫当朝宰相弘涵亮趁父母闭关之际发动政变,巧窃镇国神兵昆吾剑剑,篡夺了江山。
  
  父母也因昆吾剑易主导致龙气暴动逆转真元双双暴毙,独留下了年幼的自己。
  
  但事情还远不止于此——
  
  大将军景祥登位后,本想着斩草除根以绝后患,可他这皇位终究来历不正,不受神坻承认,昆吾剑也对他有着诸多限制,最终迫于无奈,只好将自己当作祭品囚禁深宫,等待二十年一遇的天祭到来换取血脉,从而拥有完整的天子权柄。
  
  之后被囚的日子,深宫内没有谁还认他这个前朝太子,宫女宦官对他不是拳打就是脚踢,若非景祥特地颁下一道旨意,自己早就在折磨中化为一堆森森白骨。
  
  期间他不是没有想过自杀让景祥谋划成空,但寸步不离的宫女宦官根本就不给机会,宫殿也布有禁制,像是猪狗般被圈养着,外面欲要搭救的人根本进不来。
  
  于是,时间就这样在被圈养中过去了整整十二年!
  
  临近天祭前夕,那些‘保护’自己整整十二年的人全都被景祥斩杀处死,自己身上破旧酸臭的篓衣,亦在焚香沐浴后被当朝皇后亲自替换成了前朝款式的四爪蟒袍。
  
  与之一同祭祀的,还有景祥妃嫔,侄女,幼子……
  
  他知道,若是继续这般下去,景祥目的终会达成,可在这般严密监视下,自己又如何能寻死?
  
  直到天祭清晨被押上马车前往祭坛时,他才看到一丝不太可能的希望,然而就在他趁着侍女登车间歇拔下束发玉簪刺向脖颈的刹那,便被前方龙撵传来地冷哼声震的晕死过去,手里玉簪也咕噜噜顺着车厢滚出落地摔的粉碎。
  
  陈青猛地睁开双眼,将手里毛笔捏的嘎吱作响。
  
  正在这个时候,卷轴上画面消散,整个空间突然剧烈震荡起来,一道道金光从中迸射而出,在身前交织出一扇荡漾着白光的巨大拱门。
  
  在拱门的那一边,是一座安静祥和的村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