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养兽成妃 > 第二章

第二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律云国?想起这个国家,席惜之就犹如看见凤金鳞鱼剥光了鳞片,正在油锅里炸。
  
      眨巴眨巴眼睛,席惜之一双湛蓝色清澈的眼珠子,来回转动了几圈。正好清沅池中没剩下几条鱼了,来得太时候了。
  
      如果被人知道席惜之纯粹把那名律云国太子的前来,当作送鱼的渔夫,恐怕所有人都得笑掉大牙。
  
      律云国的财富和兵力都能够在众国中排上号,这个国家虽然没有风泽国强大,可是实力却不容小视。至少在众国之中,律云国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国家。
  
      刘傅清的办事效率极高,接到消息后,立刻前往城外驿站去迎接。
  
      第二日一早,席惜之也怀着好奇的心情,死赖在安宏寒怀中,跟着他去上早朝。
  
      缕缕的阳光照射进来,金銮宝殿犹如覆盖着一层淡淡的金光,显得威严辉煌。所有大臣严阵以待,分作两列整齐的站着,他们身上皆穿着统一的朝服,带有一股严肃之感。
  
      九阶高台之上,金龙修饰的宝座,安宏寒威然天成的坐着,刚毅的俊脸没有丝毫表情。
  
      小貂睁着溜圆的眼珠子打望下面,一双爪子伸直搭在安宏寒的大腿上。小貂略尖的耳朵偶尔抖动两下,或者眼珠子转两下,可爱得众人直想把它抱进怀中,狠狠蹂躏一番。
  
      然而除了安宏寒,谁还敢真对小貂动手?
  
      众位大臣都等着律云国太子的到来,安宏寒也不例外,闲得没事做,便抓住小貂的爪子,不时捏两下,偶尔还故意将小貂翻过来,肚子朝天,然后手指不断在它的毛发之间抚弄,就像在翻找东西一般。
  
      席惜之咬着牙唧唧两声,这么多人看着,至少给它一点面子。席惜之挣扎着,想要躲开那只大手。
  
      “这么长的毛,朕瞧瞧你身上有没有跳蚤?”安宏寒有模有样的解释道,而且还上下其手,不断的翻弄小貂的毛发。
  
      席惜之心中大骂,你才有跳蚤,你全身都有跳蚤!奈何身小力薄,任它怎么挣扎,怎么乱蹦,最终逃不过某位帝王的魔爪。而在这同时,越发坚定它那颗修炼成人的心。
  
      等她化身为人,身上一根毛都没有,看你还怎么找借口给她抓跳蚤。
  
      安宏寒不知道小貂心中的如意算盘,如果他知道,肯定会忍不住勾起唇角。除了抓跳蚤之外,难道就不能有其他的借口?
  
      一人一貂在金龙宝座上玩得起兴,而下面正襟站着的大臣,却从来没有变换过姿势,两条腿忍不住发颤,滴滴汗水从耳边流落。
  
      就在大家都等得不耐烦之际,殿外高呼传来一声:“律云国太子到!”
  
      由刘傅清引领着,他后面共进来十多位异国男子。
  
      其中一位二十上下的男子,顿时让人眼前一亮。
  
      至少席惜之第一眼,就从人群之中立刻发现他。当然,这少不了外貌的关系。男子一袭月牙白的锦衣华服,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而他嘴角总是噙着一抹淡淡笑容,给人一种沐浴春风的感觉。
  
      用面如冠玉这个成语形容他,一点也不为过。
  
      为了作对比,席惜之转过毛茸茸的小脑袋,正儿八经瞅了安宏寒几眼。极为认真的点点头,这两名男子不仅外貌的反差大,就连个性也截然不同。前者,冷酷残暴,总是寒着一张脸,活像别人欠了他的债;而后者,温润如风,淡淡笑容不离嘴。
  
      安宏寒伸手就敲了小貂一下,“紧紧盯着他看,难道你想见异思迁?”
  
      东方尤煜乃是律云国出名的美男子,听说还是律云国四大才子之一。不过……千万别被他温雅的外表而欺骗,这个人骨子里,可是一个非常狡诈的人。要不,怎么会稳稳夺得太子之位。
  
      小貂抬起梅花形肉垫的爪子,重重啪地一声拍在安宏寒的手背上。
  
      手背传来一阵轻微的疼痛感,但是这些还不足以惹怒安宏寒。或者说,在他眼中,这只小貂从来没有真正触怒过他。
  
      “竟然恼羞成怒了。”安宏寒抬起手背,盯着上面红色的印记说道。
  
      席惜之气得毛发抖啊抖,最后哼唧一声,扭过身体不看安宏寒,坐着生闷气,盯着大殿看。
  
      “参见陛下,前两月收到陛下送来的书函,所以今番特意由本殿护送凤金鳞鱼过来。”为表礼仪,律云国太子微微行了一个礼,嘴角荡漾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他的气度非凡,言行举止十分得体。五官端正,双眼狭长,似透着柔情万水。
  
      “不过是区区小事,怎么能够让太子殿下亲自跑一趟。不过……既然来到了风泽国,那么也该朕尽一番地主之谊,不如多留在风泽国游玩几日,多看一些风泽国的风光。”像是话中别有深意,安宏寒伸出一只手轻轻逗弄着小貂。
  
      霸气凌然的声音从高阶之上传来,阵阵徘徊于大殿。
  
      东方尤煜手中摇着一把折扇,折扇之上画着松柏,还提着一首咏赞松柏傲骨峥嵘的诗。
  
      “陛下盛情难却,本殿却之不恭。”
  
      从他的一身打扮而看,是个有品位的人。
  
      席惜之忍不住瞄着眼睛多看几眼,听说多看看帅哥,自己的审美观也能提高呢。
  
      可是……安宏寒瞧见小貂那‘色迷迷’的眼神,心里总觉得不太痛快。而他只是将这种感觉,理解为霸占欲。
  
      用力一掐小貂的梅花形肉垫,安宏寒冷声道:“可听闻过笑面虎?小心羊入虎口,被吃得渣都不剩。”
  
      成功吓了小貂一跳,席惜之抖动着毛发。凝神的盯着东方尤煜,他嘴边那抹笑容,经过安宏寒这么一说,席惜之越发觉得那是因为居心不良,而装出来的笑容。况且从皇宫里出来的人,没一个是简单的善茬。
  
      两只爪子移动到眼睛前面挡住,好不容易又见到一位帅哥,世道咋就这么险恶呢。
  
      而头脑简单的小貂,极大的忽略了一个问题。东方尤煜不是善茬,难道安宏寒就是善类?这两个男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安宏寒强大的气场,令人很容易忽略他腿上的小白团。
  
      东方尤煜最开始以为那是一块‘貂皮’,没有想到竟然看见那块‘貂皮’用爪子捂住自己的眼睛。那个动作,有点像害怕,又有点像害羞,总之是个可爱的小动物。
  
      也不知道想到什么,东方尤煜突然加深了笑容。
  
      安宏寒和东方尤煜寒暄了几句,整个大殿之上,唯有两人的声音不断的飘荡。
  
      “本殿从律云国带来了一箱金银美饰,已吩咐人送进皇宫,陛下要不要过目?虽然这些东西很平常,但也是我国的心意。”到了对方的国土,自然得送一点见面礼,否则就会失礼于人。
  
      安宏寒摆摆手,说道:“不必了,既然是太子殿下送来的东西,那么岂会是凡品?想必太子舟车劳顿多日,也该累了,不如先去‘昭宜宫’入住。”
  
      怎好意思拒绝?东方尤煜自然一口应下,“承蒙陛下款待,本殿先行退下了。”
  
      随之东方尤煜的离场,大殿又恢复一片安静。
  
      安宏寒扬声说道:“可还有事情禀奏?”
  
      众位大臣挑了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当众商议。等下朝的时候,已经过去一个时辰。
  
      席惜之拍打着嘴巴,不住的打哈欠。对于无聊的朝政之事,她并不太感兴趣。听了那么多枯燥的商议,彻底把席惜之的瞌睡虫唤出来了。
  
      刚回到盘龙殿,席惜之连饭都顾不上吃,直接奔着大床而去。躺在软软的大床上,席惜之放轻松全身,睡着睡着,就进入了一个万念俱寂的境界。身静,心静,意静,三静合一。
  
      灵气以凡人看不见的方式,缓缓朝着席惜之涌去。
  
      林恩刚吩咐宫女传膳,见小貂已经上床睡觉了,就询问安宏寒,道:“陛下,要不要喊醒小貂?”
  
      安宏寒走进内殿,看了一眼,也多亏他是真心宠爱小貂。否则这时候喊醒席惜之,那么之前席惜之所有的修行,都得付之东流。
  
      安宏寒轻轻摆手,“让负责打扫内殿的宫女全部退下,别打扰到小貂睡觉。”
  
      “是,陛下。”林恩遵命道。
  
      所有宫女太监轻手轻脚退出内殿,宽敞明亮的大殿内,唯有龙床之上静悄悄睡着的小貂。
  
      灵力密集的围绕着小貂,而席惜之仿佛什么都感受不到,除了平稳的呼吸外,没有发出任何其他的声音。
  
      筑基,乃是一个修仙者所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小貂之前的修炼,不过是为了这一刻而打好基础。唯有筑基成功,才能继续之后的修行。所谓高楼大厦平地起,唯有打好坚固的地基,才能够一重重修炼至顶峰。
  
      随着灵气不断的汇聚,小貂浑身包裹进银色的光芒之中。
  
      一个时辰的时间,渐渐流逝。
  
      小貂除了眼皮子眨了一下,身体都没有移动一丝一毫。
  
      小貂周围的灵气逐渐变得浓郁,甚至到了肉眼可见的地步。
  
      咔嚓一声,银色光芒的包围圈裂开一条缝隙,随后一丝丝的裂痕犹如蜘蛛网般逐渐开始延长。
  
      伴随着一声剧烈的响动后,整个光芒形成的包围圈砰然崩溃,一片片的光芒碎片渐渐消散于空中。
  
      一股雄浑的灵力从丹田中冒出,激动得席惜之瞬间睁开清亮的眼。
  
      竟然……这般筑基成功了?
  
      前世为了筑基,师傅曾经给她喂过不少灵丹妙药。而这一次,仅仅单靠自己的修炼,就可以冲破那道坎。
  
      席惜之乐得不断唧唧叫唤,像是为了庆祝成功般,倒在床上来回打滚。从床头滚到床尾,再从床尾滚到床头。直到它累得呼呼喘气,席惜之才静下心来。
  
      筑基成功,那就意味着灵力大增。
  
      说不定下一次变身维持的时间就能更长,像是看见了希望,席惜之激动的大喊一声——变。
  
      这道声音极具有穿透力,就连外面处理奏章的安宏寒也听见了,不过听进安宏寒的耳朵中,那道声音已经换成了一声非常强有力……唧。
  
      席惜之努力调动灵力迫使自己变身,可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莫非变身的事情急不得,得顺其自然?
  
      小貂丧气的耸着脑袋,罢了罢了,反正都当了这么久的貂儿,也不在乎多当几日。
  
      脚步声由远及近,一抹金黄色的身影逐渐靠近,安宏寒手中端着一盘糕点走过来。
  
      “饿了就吃。”安宏寒将糕点放在床头,恰好搁置在席惜之能够拿到的地方。
  
      总觉得小貂和午睡之前不一样了,安宏寒双手捧起它,反反复复看了几次,“毛发貌似更加纯了……”
  
      比起之前那身银白色的毛发,如今的小貂似乎更加添了一份光彩,总之更加吸引人的眼球。
  
      爪子拍向安宏寒的大手,示意他赶紧放开它。肚子咕咕的叫,看见那碟糕点,席惜之只想先填饱肚子。
  
      作为衣食父母的安宏寒非常好商量的放下它,不过手掌也却没有收回,不断抚摸着小貂的毛发。貌似……对这只小貂,越来越爱不释手了。
  
      经过安宏寒几个月的摧残,席惜之早就练成了一身‘无视’的功夫。任由背脊上的大手来回为它顺毛,席惜之两只爪子捧着糕点吃得非常香。
  
      因为筑基成功,耗费了席惜之许多体力。今日的食量竟然增加了一倍,有了上次血淋淋的教训,席惜之不敢把糕点使劲往嘴里塞,只吃了七分饱。
  
      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肚子,席惜之美滋滋的伸出舌头,将嘴边的糕点渣子添进了嘴里。
  
      安宏寒瞧见那条灵动的粉嫩小舌,伸出来刮走糕点渣子,又回想起之前的触感。抬起手背伸到小貂的面前,只说了一个字……添。
  
      席惜之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安宏寒。一阵的磨牙之声,你当它的舌头是手帕呢,要擦手自己去找帕子。扭过小脑袋,转了个身,背对安宏寒。
  
      见小貂不肯合作,安宏寒的眼神变得阴沉。可是,并没有因此而生气。
  
      “本还想今晚让御厨烧一条凤金鳞鱼给你吃,看来……似乎不需要了。”安宏寒语速很慢,说到最后那句,略带了遗憾之意,故意说给某只小貂听。
  
      小貂略尖的耳朵抖了抖,很不争气的为了五斗米折腰。缓慢的转身面向安宏寒,迅速伸出小舌,在上面扫了一下。
  
      由于小貂的动作太快,安宏寒还没有享受那种触感,就已经结束。
  
      安宏寒再次遗憾道:“看来你还是不想吃,听律云国的人说,这批鱼里有一条个头很大。”
  
      诱惑!赤(和谐)裸裸的诱惑!
  
      左右衡量了一番,小貂明知安宏寒是故意这么说,却还是照上当不误。再一次伸出粉嫩嫩的小舌,卷过安宏寒的手背。
  
      如愿以偿的得到该有的待遇,安宏寒的脸色渐渐缓和,“林恩,让御膳房今晚准备一条凤金鳞鱼。”
  
      如果让律云国的人知道,他们不惜千里送过来的鱼,只是为了填饱某只小貂的胃,不知该作何想法。
  
      安宏寒负责批阅奏折,而席惜之则负责磨墨。偶尔墨水四溅,总会有几滴就像长了眼睛似的溅到小貂身上,为它增添几颗‘小黑痣’。
  
      天色渐晚,许多太监逐一开始点灯。
  
      “陛下,律云国太子求见。”林恩弯着腰,手腕处搁着拂尘。
  
      安宏寒缓缓抬起头,自然知晓他所为何事,“让他进来。”
  
      东方尤煜不疾不徐的走进来,看了安宏寒后,先是行了一礼,然后才道:“本殿有一事想请教陛下,这么晚来打扰陛下,实属无奈之举。”
  
      席惜之磨墨的爪子一停,心说,莫非有什么大事?
  
      安宏寒不急不缓转向小貂,“朕没说停,继续磨墨。”
  
      一人一貂的对话落入东方尤煜的耳中,他朝着安宏寒所看的方向望去,立即看见今早见到的那只小貂,它两只爪子紧紧握着墨条,费劲的推动磨墨。砚台之中的墨水,缓缓的流动。
  
      越看越觉得这只貂儿可爱,特别是它握着墨条认真磨墨的模样。
  
      安宏寒发现他看着小貂出神,有几分不满,冷冷一声拉回对方的思绪,“太子所因何事找朕?”
  
      安宏寒放下手中的毛笔,身体往后倾斜,靠着椅背,似乎只是随意这么问。
  
      东方尤煜这次前来风泽国,当然不只是为了送凤金鳞鱼过来。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陛下可曾见过我朝国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