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养兽成妃 > 第六章

第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唧唧……
  
      这声呼唤带着感激,又带着感动。席惜之伸出爪子轻轻拍打安宏寒的手背,一貂一人以自己特有的方式交流着。
  
      尽管小貂不能开口说话,可是安宏寒瞅着它那双水灵灵的眼眸,总是能够清楚的读出它所想表达的意思。
  
      “朕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冲进去救你。”安宏寒实话实说,当时情形由不得他多想,他一腔心思告诉自己一定要去救,“你就当朕当时昏了头。”
  
      捉摸不准安宏寒的心思,席惜之扬起小脑袋,紧紧的盯着他。纵使安宏寒什么话都不说,可是席惜之却不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这种救命大恩,怎么能忘记?
  
      席惜之凝视着救命恩人,目光灼灼。
  
      强撑着精神,席惜之刚想站起来,却因为力气不够,又摔到在安宏寒的腿上。
  
      后背火辣辣的疼,席惜之疼得上下牙齿直打颤。下意识回头看伤势,入眼的第一眼,就是光秃秃的后背,那里一块灼烧后的伤疤。因为涂抹过药,上面覆盖着白色的药膏。
  
      席惜之忍不住唧唧叫唤,伸长了脖子,努力往后面转,想要看得更加清楚。
  
      毛发就犹如席惜之的衣服,这会衣服被剔去一大片,令它觉得浑身不自在,就像全身赤(和谐)裸的站立于人前。后背阵阵发疼,席惜之无精打采的趴在安宏寒的腿上,恨恨的想,此仇不报,誓不为貂。
  
      它从来不会去招惹谁,可是安若嫣却迁怒于它,害得它受皮肉之苦不说,还使得它失去一片光泽顺滑的毛发。
  
      也不想想,它全身上下就这身毛发最值钱!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笔账,席惜之总得讨回来。
  
      太监宫女见小貂醒了,都朝着这边投来目光。
  
      可是席惜之却不愿意让别人看它这幅狼狈的模样,努力掀起安宏寒的衣袍,把自己紧紧的包裹住,阻挡别人的目光。
  
      “真是死要面子。”饱含着宠溺,安宏寒戳了戳小貂额头。
  
      由于受伤,席惜之食欲不佳,满桌子的菜肴,摆放在它眼前,也提不起它一丝兴趣。扭了扭脖子,席惜之找到一个舒服姿势,毫无精神的阖上眼睛,又继续和周公下棋。
  
      它不吃不喝,急坏了一大帮奴才。
  
      林恩顶着安宏寒释法出来的威压,“陛下,御膳房已经换了不下百道菜了,可是……鳯云貂仍是不肯进食。”
  
      安宏寒看在眼里,也是忧心忡忡。如今小貂正是受伤之际,唯有好好补充营养,伤势才能愈合得快。
  
      “去清沅池抓凤金鳞鱼,让御厨做清淡些。”
  
      于是乎,每日一条凤金鳞鱼,清沅池内养的鱼,又少了一大半。
  
      美滋滋啃完一条鱼,席惜之拿爪子擦擦嘴,尽量避免自己想起后背的那块伤。瞅着所有人都以异样的目光盯着它,席惜之往后一缩,迅速奔向安宏寒,扯过他的袖袍,盖住自己。
  
      看见那块灼伤,安宏寒就想起安若嫣对小貂施加的暴行,轻轻一拍小貂,冷不设防说道:“可想报仇?”
  
      席惜之面向他,咬着牙重重点头。它又不是软柿子,当然不可能任由安若嫣蹂躏。
  
      背后的伤疤,时时刻刻提醒着席惜之,自己被安若嫣害得有多惨。
  
      揉着小貂的毛发,安宏寒目光变得幽深,“如此就对了,生在皇宫中,心狠才能活得下去。”
  
      句句教诲,安宏寒目光冷冷的站起身,“吴建锋……”
  
      战战兢兢过了两日,吴建锋就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会轻易的糊弄过去。
  
      “属下在。”吴建锋双膝跪地,心中警钟大响,那日陛下清清楚楚吩咐他们保护小貂,而他们却把事情办砸了。
  
      光是想一想后果,吴建锋吓得双膝发软。
  
      安宏寒冷冷勾起唇,“如今才知道害怕?那朕吩咐你做事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提起十二分精神!别以为你兄长是镇国将军,朕就会处处宽恕你。凡是那日参与行动的侍卫,全部斩首示众,算是一个警示。至于你……”
  
      吴建锋吓得肩头一抖,紧紧按住剑柄,头埋得很低。
  
      “连降三级,废去侍卫长之位。什么时候学聪明了,什么时候再复职。”安宏寒迈开步子,往外走,没有回头看谁一眼。
  
      他怀中的小貂,偷偷探出头往回看。原来如此,难怪吴建锋无才无德,却能够成为盘龙殿的侍卫长。没想到他身后的靠山,乃是镇国将军。
  
      席惜之纵使没有见过那位将军,但是也听过他的威名。
  
      传闻镇国将军吴凌寅自从带兵出征以来,百战百胜,是一位极有领导才能的将军。
  
      和安宏寒相处久了,席惜之也颇为了解他的性格。第一次看见他也有饶恕人的时候,席惜之一点都不敢相信。有了安若嫣的前车之鉴,席惜之知道,安宏寒心中的算盘打得非常多。
  
      那么留吴建锋一命,也必定有原因。
  
      苦恼的想着每种可能,席惜之暂时抛开了后背的疼痛,陷入自己的深思。
  
      “需要朕告诉你吗?”安宏寒出言道。
  
      目光冉冉的抬起头,席惜之眨了眨眼睛,晃着脑袋摇头。
  
      它已经想到了。
  
      席惜之到底还是不笨,好歹在皇宫里混了几个月。再加上最近安若嫣那件事情,对它有着极大的开导作用,费劲脑汁后,席惜之最终得出答案。
  
      安宏寒养那群公主的原因,是因为他膝下无子女,一时半会找不到联姻的人选。既然那群公主还有利用价值,安宏寒当然不可能放弃这枚重要的棋子。更何况与外国、大臣的关系,都得靠联姻来稳固。
  
      而同样的,留吴建锋在盘龙殿,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挟制镇国将军。
  
      安宏寒虽然是一国之君,但是同样也要提防许多人,特别是那些手握军权的大将军。
  
      席惜之想到这番话后,唧唧歪歪手舞足蹈的对安宏寒诉说。
  
      只可惜这些话听进安宏寒的耳朵,全部变为了一串恬噪的唧唧声音。
  
      “某些时候,即使知道事情的真相,也要埋在心里边,万万不能告诉别人,可懂?”安宏寒孜孜不倦的教育小貂,又给它上了一课。
  
      小貂的生性,还是太过天真。安宏寒只求它能够有自保的能力,因为皇宫中的关系错综复杂,稍微不稳,就会满盘皆输。
  
      席惜之的话匣子瞬间闭上,极为郑重的点头,俗话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关于小荀子那件事,不就是最好的证明。比起安宏寒这个老江湖,席惜之显得实在太嫩了。在自己还未化成人形之前,必须好好攀附他。
  
      “我们去天牢,等会要怎么做,全凭你的意思。”像是故意考验小貂一般,安宏寒把生杀大权全转让给了小貂。
  
      席惜之愣住了,眨巴眨巴眼,再次回味那句话。
  
      唧唧……席惜之再次确认。
  
      “安若嫣和小荀子的生死,由你说了算。但是……朕提醒你,有一句话说得好,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安宏寒的话很冷,就犹如他这个人,只要往你眼前一站,你立刻就能感觉到那种强大的威势。
  
      席惜之紧张得扒抓他的衣襟,爪子成勾形,死死的拽住他的衣袍。
  
      一路从盘龙殿前往天牢,安宏寒每时每刻都留意着小貂的举动。小貂额头的毛绒,被汗水所渗湿,一双清澈的眼眸充满着挣扎。
  
      安宏寒于心不忍,他也曾经想过让小貂保留最后一份纯真,可是经历过种种事情,很明显这种情况不可能现实。
  
      皇宫的天牢修建得非常牢固,负责看守的侍卫就有几百人之多。每个侍卫分别负责看守不同的地方,把天牢密不透风的围起来,连一只苍蝇都逃不出去。
  
      “叩见陛下。”看见所来之人,所有侍卫皆弯腰行礼。
  
      小貂因为毛发受损,最近只要一出门,就用安宏寒的袖袍挡住全身,只露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
  
      天牢并不是修建在地面之上,席惜之打量着周围的坏境,直到安宏寒抱着它熟车熟路的走到一个入口,它才缓缓回过神。一条幽深曲长的阶梯,通入地下,如果不是通道两边点着油灯,这里将会暗无寸光。
  
      “带路。”安宏寒对着看门的狱守命令道。
  
      纵使陛下没有说出犯人的名字,狱守也明白,陛下这是要去见六公主。
  
      关于六公主绑住鳯云貂,设计想要烧死鳯云貂的事情,早就传遍了皇宫。如今整座嫣尤宫已变成了一座废墟,最近还有很多工匠忙活着重新修建宫殿。
  
      狱守右手拿着一串钥匙,领着众人进天牢。
  
      这条阶梯很长,席惜之心中默数,直到安宏寒迈腿走了四十七步,他们才转而开始走平路。
  
      两旁的油灯泛着幽幽的光芒,淡黄色灯光照亮前路。席惜之由安宏寒一路抱着走进去,路边摆放着不少刑具,有的刑具之上还沾着人类的鲜血。
  
      整个天牢充斥着一股血腥味,席惜之闻得反胃,不由得捂住鼻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