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养兽成妃 > 第八章

第八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安宏寒一只手穿到小貂的肚皮之下,将它抱起来,手指轻抚它的绒毛,“哪儿去找的女人?”
  
      这三名女子绝对不是皇宫内的人,因为有着这么绝色的容貌,很难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安宏寒双目中闪过一缕精光,回想起小貂化形的那一幕。目光再次投向大殿中央的女子,她们虽然美丽,可是眉目之间总带着一丝媚气。
  
      “她们也是……?”接下去的话,安宏寒没有完整的说出来,仅仅半句,已经足够让席惜之明白他的意思。
  
      席惜之大大方方晃着脑袋点头,唧唧……是美人蝴蝶。
  
      小貂的语言,安宏寒不可能听得懂。但是从小貂的神情之中,安宏寒就已经知晓答案,这三位绝色女子,恐怕也是妖精化形而成。
  
      只是这只肥嘟嘟的小貂,到哪儿去结识的这些妖精?
  
      不能怪安宏寒多生出一个心眼,因为妖精的名声,在凡间向来不好,比比皆是,某某某又被妖精害了。担心小貂以后被拐坏了,安宏寒目光深沉的说道:“以后少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东西来往,可明白?”
  
      什么不三不四?席惜之不爱听这话了!因为它如今也是妖精中的一员,安宏寒这般说,就感觉把它也归结进了那种不入流的妖精流派里。
  
      其实妖精如同人类,也是分好坏的,就比如下面的三只蝴蝶,她们都是老老实实靠着吸取天地灵气,才修炼到这个程度。
  
      躲窜开那只抚摸它的大手,席惜之气呼呼往桌案上一坐。心里非常不舒服,暗暗想道,她费劲心思去找妖精帮忙,反倒被某位帝王反咬了一口。
  
      如果你认为它也是不三不四的东西,那么大可不养它。又不是没有你,它席惜之就活不了。
  
      尽管心中这般赌气,席惜之还是明白,自己非常依赖安宏寒。假设真要它离开,它也是万分不舍。
  
      意识到自己的话,伤害到某只貂儿的幼小心灵了,安宏寒伸出手指碰了碰它。
  
      席惜之故意偏开身体,不理人。
  
      安宏寒又戳了戳它的小肚子……
  
      唧唧……席惜之不耐烦的叫唤了两声。
  
      “朕并不是责怪你,而是担心你万一遇见不好的朋友,被人拐去炼丹了怎么办?朕听闻那些道士常说,妖精的内丹是不错的炼丹材料。”不管小貂怎么闹别扭,安宏寒瞬间抱起它,搂进怀中。
  
      要是连一只单纯至极的小貂,安宏寒都摆不平,那么他怎么可能治理好整个风泽国?
  
      见小貂已经有点松动,安宏寒再接再厉,“某些妖精以吸食人类的精气,而达到修炼的结果。纵使你不愿意承认,那也是铁打的事实。朕只是担忧你走了歪路,你可是朕养的宠物,莫非朕出言管教你,也不应该?”
  
      它怎么可能走歪路?席惜之可是正正经经修仙来着,比起那些不入流的妖精,席惜之绝对是妖精界中的一股清流。
  
      “难道朕担心你,也有错?”安宏寒扔出最后的重磅一击,某只小貂心里边那点火气,彻彻底底消失了。
  
      也对,人家关心你,你发什么脾气啊!席惜之反而觉得不好意思,安宏寒这么够哥们,担心它的貂身安全,自己怎么能够和他闹脾气呢!于是乎,席惜之爪子轻轻拍动他的手背,以示自己的歉意。
  
      安宏寒嘴角挑起一笑,这只貂儿的脾气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你明白就好。”
  
      下面的乐师已经准备妥当,在他们最终的商议后,决定弹一首‘蝶恋花’。因为这首曲子无论是曲谱,还是音律,都比较符合那三名女子的气质。
  
      听完林恩的来报之后,席惜之笑开了花。暗叹,那些乐师真是有眼光了!这都被他们看出来了。
  
      轻快的琴声渐渐响起,所有人全都屏住呼吸,聚精会神的望着大殿中央。
  
      三名女子刚上场的那瞬间,下面的人早就沸腾了,纷纷询问这是哪家的女子,长得真是太美丽了。不少年轻的官员全都望着三抹倩影,就像丢失了心魂一样。
  
      在场唯有两个人能够目不斜视,第一个当然是主人安宏寒,另外一个,就是下座的东方尤煜。
  
      他除了刚开场的时候,惊讶了一霎那,之后又以着那副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模样示人。
  
      “太子殿下,您怎么看?属下从没听说过有这三名女子。”旁边的那名侍卫有点糊涂,舞艺绝佳的女子,多数都是出名的才女。
  
      只要稍微一打听,马上就能知道其身份。而这三名女子,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从来没有见过,甚至听说过。
  
      “静观其变。”反正到了这种事情,他们除了观看,再也不能有其他的办法。
  
      清脆婉转的琴声缓缓响起,随着琴声,三名的女子的身影渐渐开始有了动作。她们以一个三角形的站势,两两相望。就在琴声铮的一声时,他们右腿抬起,从容而舞,形舒意广。长长的袖摆,跟着琴声的起伏高低,从而形成流水的形状,好似一条飘舞的彩带。
  
      她们的动作无比轻快,每一次跳跃和旋转,都掌握得非常之好。像是飞翔,又像步行;像是辣立,又像斜倾。就如同三只漂亮的蝴蝶,扑打着翅膀飞翔于花丛,贪恋着缕缕的花香。
  
      和刚才的凤凰于飞那支舞相比,这支舞尽管难度稍微有些低,可是起舞之人对音乐和舞蹈的掌握,却高出许多。她们不仅动作到位,特别是对音律的了解,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她们就像清清楚楚的了解每一个节拍,然后由着那个节拍,带领她们演绎出这支舞。
  
      这不仅仅只是单靠着训练,就能够得出的效果。而是靠得那些人对音律的感知……
  
      但是能够感知音律的人类非常少,因为每一个音律都所有不同,只是大多数人类听不出罢了。
  
      “好……好,真是非常精彩的一支舞!”
  
      啪啪的掌声不断响起,比起之前,更加震耳。
  
      虽然三名女子没有选择最高难度的舞蹈来跳,但是光凭借她们所展现的舞姿,众人都明白,不是人家不会跳,而是人家不想跳!
  
      妖精是席惜之找来的,听见这么鼓舞的掌声,心里乐开了花。冲着安宏寒唧唧叫唤,两只爪子更是跟随着曲目的节奏,不断鼓掌。
  
      “不错,这一次给朕争气了。”见小貂这么高兴,安宏寒也适当的夸耀了一句。
  
      顿时,席惜之乐得找不到北了。
  
      美丽的舞蹈在继续,悦耳的琴声也是不绝于耳。
  
      下面的臣子早就闹得热开了锅,全部都讨论着大殿中央孜孜不倦起舞的三名绝美女子。
  
      右方下座,四五名年轻男子穿着墨绿色朝服。其中一个男人色迷迷的摸着下巴,惊叹道:“漂亮,漂亮!比‘温柔乡’的头牌还美几分!郑兄,你心动没?”
  
      他用手胳膊推了推旁边的男子,一脸猥琐模样,紧紧盯着大殿中央的美人儿不放。
  
      “哈哈,我看是你刘佐官动心了吧?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要不……我们等会……”这个人目光轻浮,带着一丝轻佻,朝着另外几人挤眉弄眼,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有……有兴趣啊!”刘斐盯着起舞的女子,看着那细细的小腰,险些流出了口水。
  
      旁边桌案的另外一名男子,插嘴道:“那可是皇宫里的舞姬,你们难道不怕被陛下知道,怪罪下来……”
  
      “怕什么怕!就你这个胆小鬼才害怕,我们背后有人撑腰,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舞姬而已,你怕那么多做什么!”他最旁边的那位男人,长得虎背熊腰,一看就属于武官。
  
      “范于伟,老子告诉你,你要么不去,要么就别说这么多废话。我们以前又不是没碰过舞姬,哪一次没有摆平妥当?就你才会胆小兮兮的,怕这怕那。”郑须开口就骂。
  
      男子受不了这种气,张口就反驳:“谁说我怕了,我就是提醒你们几句。”
  
      “那你要不要去?”
  
      “去,为什么不去?”范于伟说道。
  
      大殿很喧闹,以至于几名男子的对话全数被淹没。
  
      ……
  
      席惜之从玉盆中推过来一颗梨子,两只爪子紧紧抱着那颗比它小一圈的梨子,露出洁白的牙齿,咬下一块果肉咀嚼。
  
      目光紧紧盯着妖精的舞姿,席惜之特自豪,谁说妖精不如人了!
  
      纤细的罗衣从风飘舞,缭绕的长袖左右交横,以络绎不绝的姿态飞舞散开。
  
      她们吸引了众人的眼球,看得目不转睛。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舞蹈已经迈入尾声。她们美丽的舞姿闲婉柔靡,机敏的迅飞体轻如风。犹如蝴蝶翩飞,跃然半空,而这时……令所有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随着她们旋转跳跃,挥舞衣摆,一只只凤蝶、粉蝶从远处渐渐飞来,围着三名女子飞舞。蝴蝶们像是为了给她们喝彩,或高或低的围着她们打转。
  
      “看……好多蝴蝶。”
  
      “真像林中仙子啊!”
  
      ……
  
      眼看就要结尾,席惜之推开怀中的梨子,一双湛蓝色的眼眸紧紧盯着下面,不敢错过一丝一毫。
  
      就连一向对任何事情都兴趣乏乏的安宏寒,也正襟看着,紧紧的望着那一幕。总算知道这三位女子的真实身份了,能召唤来这么多蝴蝶,那么毫无疑问……她们乃是蝴蝶幻化而成。
  
      千万只蝴蝶不可计数,一只接着一只汇聚于一团。众人仔细看着蝴蝶的动向,直到最后……蝴蝶以花卉的形式,如同绽放开来的花朵。
  
      三名美人轻快的凑到蝴蝶花卉前,一副陶醉的神情,半弯着身体,犹如三只贪恋花香的蝴蝶,久久停留舍不得离去。
  
      “好……好……实在太好看了!”
  
      “连蝴蝶都能吸引过来,这是多么高的舞艺啊!”
  
      一阵阵的鼓掌声不绝于耳。
  
      安宏寒也连拍三掌,“这样一支舞,真是人间难求。”
  
      若不是小貂帮忙,估计这些人一辈子都看不见这么绝美的舞蹈。
  
      东方尤煜看着出神,这一次他就算输,那也是输得值。恐怕找遍各个国家,也寻不到这般舞艺绝佳的女子了。
  
      “太子殿下可还满意?”目光一转,安宏寒看向东方尤煜,冷冰的眼神,冷得能够冻结所有。
  
      东方尤煜输得心服口服,“本殿自是很满意。这等佳人,这等倾城舞姿,恐怕在场的每个人心中早有一个高低,本殿就算想不服输,那也不行啊。”
  
      所有人的眼睛都非常明亮着呢?东方尤煜傥荡的认输,反倒惹来不少人的钦佩。
  
      输得起的人,往往才是最厉害的人。因为他们从不会为了一次的失败,而变得一蹶不振。
  
      这一点,席惜之也极为欣赏。见所有男子的目光全落于三个妖精身上,席惜之蹦起来,就想招呼她们走人。这群朝廷上的人,没几个是省油的灯,再不走,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样的麻烦。
  
      可是有些事情,偏偏不如席惜之的愿。
  
      突然之间,丹田窜出一股暖流。席惜之的身体随之变得滚烫,浑身青筋冒出……
  
      不带这么玩命的!席惜之心中大骂。如今夜宴上少说有几百号人,要是现在变身,光是想想后果,席惜之就活不下去了。而且变身的时候,全身赤(和谐)裸,席惜之的思想还没有那么开放,能够让这么多人观看她的身体。
  
      调节灵力,席惜之尽全力压下那股痛感。可是席惜之那点灵力,根本不足以阻挡变身的威力。
  
      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席惜之用力一扯安宏寒的衣袍。
  
      安宏寒发现小貂的异样,看见它难受至极,又想起上一次变身的情形。吓得他有一瞬间的失色,然后迅速抱起小貂,往侧边的小道走去,“林恩,这里的事情交给你处理,朕有急事离开。”
  
      安宏寒的突然离场,引起许多的人猜测。
  
      三名妖精望着安宏寒怀中的小貂,提起步子就想要跟上,不料被几名男子挡住,“美人,长得真漂亮啊……叫什么名字?给本官说说吧。”
  
      唔唔啊……三个妖精有口无言,听不懂人类的语言,看见小貂已经消失在她们的视线中,顿时慌张起来。
  
      范于伟手指挑起一名妖精的下巴,仔细端倪,“这皮肤嫩得让人捏一捏,就舍不得放手。”
  
      皮肤细滑有弹性,宛如凝霜雪。
  
      三名妖精吓得往后一退,纵使她们不明白人类的语言,但是也明白身体哪是别人随随便便能够碰的!看这四名男人眉目不善,她们转身就想离开。
  
      “怕什么?我们都不是坏人,跟我们玩玩,会很开心的。”另外一个男子凑上去,神色轻佻,搂住妖精的蛮腰。
  
      妖精吓得花容失色,发出呜啊呀的声音。
  
      “莫非是哑巴?”刘斐见她们三个都不能说话,顿时哈哈一笑,“是哑巴更好,被欺负了也说不出去!玩着更加够味。”
  
      他突然扯住一个妖精的手臂,往幽静的小道拉走。
  
      其余三人都会意,抓住其他两个美人,跟上。
  
      “今晚能够开荤了。”
  
      三名妖精奋力挣扎,对着四名男子拳打脚踢。可是连幻化人形都是小貂教导她们,她们才学会的。对于使用灵力之类的,她们更是一丁点都不会,纯粹是凭借力气,和四名男子周旋。
  
      漆黑的夜晚,幽静的树林之中,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夹杂着几声女子凄惨的尖叫。
  
      ……
  
      席惜之浑身隐隐作痛,极力忍着不发出惨叫。死命的缩在安宏寒的怀里,不敢钻出来。青筋抖掉,人类肉眼可见经脉凹凸不平的浮现。
  
      刚赶回盘龙殿,安宏寒立刻屏退所有宫女太监。
  
      空旷的大殿内,唯有一人一貂。安宏寒抱着小貂,将它放置在床榻上,“怎么样了?还是很难受?”
  
      见小貂难受得卷缩成一团,安宏寒的脸色越变越冰。
  
      之前他没有亲眼目睹小貂幻化成人形的过程,并不知道会非常辛苦。这会一看,只觉得心里冒出一股难受感。而这股感觉,连安宏寒都感觉到陌生。
  
      搂着小貂,安宏寒轻轻抚动它的毛发,企图让它好受一点。
  
      莹莹的光芒围绕着小貂的身体,这一次的疼痛比前两次来得更加猛烈,使得席惜之险些承受不了昏过去。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都犹如在叫嚣一般,折磨着席惜之的神经。
  
      席惜之疼得来回打滚,停不下来。
  
      身体犹如炸开一般,突然间光芒大盛,刺激得人睁不开眼。
  
      随着光芒的淡去,席惜之浑身的疼痛之感,也渐渐消失。
  
      席惜之睁开眼的那瞬间,立刻看见自己白玉莲藕般的小胳膊。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来回摇动,为席惜之遮挡住重要部位。依旧是七八岁小女孩的模样,席惜之抬起手摸了摸头顶,两只耳朵照样存在。
  
      丧气的耸拉着头,头顶上的小耳朵,也随之绵软软的塌了一半,俨然一副‘我很郁闷’的神态。
  
      安宏寒聚精会神的看着小貂,越发觉得席惜之可爱动人。就算她不会说话,那一双清亮的眼眸,也能清楚的说出她的内心想法。
  
      席惜之额头中间有一根细细的菱形红印,火红色印记就像一串小火苗。果然小貂幻化成人的时候,身体也保留着兽形的每一个特征。
  
      尽管幻化为人形,可是席惜之背后的那块灼伤,依旧存在。一块巴掌大小的灼伤,光是看着就令人心疼。
  
      安宏寒伸出修长的手指,抓住小貂的毛茸茸的耳朵,捏了捏,“触感还是一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