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养兽成妃 > 第九章

第九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其他人可曾看见?”安宏寒握住席惜之的小手,轻轻抚摸了几下,示意让她别心急。
  
      皇宫内的侍卫和太监很多,舞姬就算要从流云殿消失,那么也肯定会有人看见。
  
      “没……没有。”
  
      “回禀陛下,我们只顾着喝酒,真没看见。”很多大臣回答道。
  
      ……
  
      越听着这些话,席惜之的内心越发不能平静,“她们不可能乱走的!”
  
      小女孩清脆的声音,带着几分焦急。那双水亮的湛蓝色眼眸,有着与众不同的神采。
  
      “谁看见了?说出来,朕重重有赏。”安宏寒一只手搭在女孩的肩头,说话刺骨的冰冷。
  
      安宏寒的目光落在远处,两个侍卫抖索着身体,低着头不敢抬起。
  
      发现了他们的异常之处,安宏寒沉声道:“看守流云殿的侍卫,给朕一一站好,活生生的三名舞姬从你们眼前消失,你们却一点都不知道,是想掉脑袋吗?”
  
      众人见陛下这么焦急找那三位舞姬,心中都有点小猜测,莫非陛下也喜欢那三位?想要收入后宫,封为妃子?
  
      不能怪大臣们多想,哪一个男人不好美色?只是每个人各自有区别,有的人能够克制美色的诱惑,而被封为君子。有的人却没有那样的自制力,被**迷昏了头脑,被万人唾弃,喊做登徒浪子。
  
      上百号的侍卫跪满大殿,全都低着头不敢抬起。
  
      “朕再给你们一个机会,有谁看见了那三位舞姬,说出来,朕非但不罚,反而有赏。但是谁敢知情不报,朕就要他人头落地。”
  
      这句话的真实度,没有人敢去考究。
  
      大臣们看着陛下为了区区三名舞姬,就大动干戈,心中都有点思量。连他们看了这等美人,都忍不住赞叹一番,若是陛下真起了那个心思,他们完全能够理解。
  
      席惜之心急如焚,探头往四处看。若非她突然间变身,三个妖精也不可能失踪。妖精是她找来的,万一出了什么事,席惜之的罪过就大了。
  
      看多了皇宫内的肮脏,席惜之非常担心三个妖精惹上麻烦,不能够全身而退。
  
      “怎么办?”无错的拉扯安宏寒的衣摆,席惜之非常想自己去找。可是没有一丁点线索,席惜之无从找起。
  
      “还不老实招来?”如同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安宏寒一声暴喝,伸腿踹向不远处的那名侍卫。
  
      也许是因为心虚,那名侍卫抖得更加厉害了,“奴才……奴才真不知三位舞姬去哪儿了。”
  
      安宏寒冷冷板起脸,“不知?当真不知,还是有所隐瞒?”
  
      刺骨的寒,向众人袭来。
  
      唯一没有被吓住的人,只有心急火燎的席惜之了。
  
      她探出小脑袋,听安宏寒的语气,很明显这个侍卫知道一丁半点,她张嘴就问:“你知道?那么说出来如何?我用一箱宝物跟你换。”
  
      她口中所说的一箱宝物,就是床底下藏着的东西。那已经是她全部的家当了……
  
      安宏寒轻轻一拍席惜之的肩头,让她稍安勿躁,“朕再问你一次,知不知道?”
  
      众人都看出陛下已然动怒,害怕殃及无辜,众人都往后退了两步。
  
      “奴才不知,奴才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侍卫仍是闭嘴不说。
  
      安宏寒转而看向他旁边的另外一名侍卫,“你又是否知晓?”
  
      那名侍卫吓得身体一抖,声音断断续续,“奴才……奴才也不知道。”
  
      安宏寒彻底没了耐性,“知情不报,拉下去斩了。”
  
      安宏寒一声令下,立刻有侍卫按住那两名侍卫。
  
      侍卫奋力挣扎,仍是抵不住对方的攻击,最后被人擒下。
  
      不远处,东方尤煜手中摇着折扇,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犹如在看一场好戏。
  
      看着他的笑容,席惜之总觉得他知道一些线索,清澈的眼睛转向他,问道:“你知道吗?”
  
      这一句话,让旁观者的东方尤煜呆愣了片刻,随后发现某小孩是对着自己说的,顿时扬起一抹亲近的笑容,“本殿知道一点点。”
  
      双眼顿时冒出精光,席惜之往前跨了一步,急迫的问道:“她们在哪儿?”
  
      东方尤煜的笑容更加深了,仔细打量着小孩的容貌,那双湛蓝色的眼眸,就像能够把人吸附进去一般。
  
      安宏寒有一瞬间的不满,却又什么都没说。这只貂儿心中怕是懊悔极了,若是一点事情都不让她做,估计早就耐不住性子了。
  
      刚才说不知道的两名侍卫,眼看就要被拖下去,看见突然有人站出来拆穿,吓得大喊大叫:“陛下,奴才知道,我们看见过那三位舞姬!”
  
      东方尤煜朝着席惜之使了使眼色,说道:“貌似有人愿意开口了。”
  
      惜之点头。心中非常疑惑,东方尤煜到底知道,还是不知道呢?刚才那一幕,是他为了帮助她引侍卫开口,才装出一副知道的样子?
  
      侍卫又被重新拉到大殿之上。
  
      安宏寒冷冷一声道:“说。”
  
      两名侍卫低着头,惊慌失措的喊道:“是……是刘佐官、郑提辖、林教头和范侍郎。”
  
      “他们拉着三名舞姬,往小树林那边去了。奴才已经阻止过他们了,可是他们说……要是我们敢多管闲事,就弄死我们,还吩咐我们不得对其他人说,否则一定会给我们俩教训。”两名侍卫虽然是大男子,可是此刻眼睛却挤出了几滴泪。
  
      席惜之不管不顾,第一瞬间就问:“怎么去小树林?”
  
      一听那四个官员就不是好人,席惜之心慌的询问侍卫。
  
      安宏寒皱起眉,这四个人本来就是朝廷中的败类,所安排的职务,也是皇宫中的闲职,没有实权。若不是靠着关系,他们哪儿能够求到一官半职。没想到还没有走出皇宫,这四人就敢为非作歹。
  
      反正东方尤煜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他站在旁边,真正开始看热闹。
  
      “他们往东边那处小树林去了。”侍卫不敢再隐瞒,席惜之问什么,他们就回答什么。
  
      席惜之迈开步子,急匆匆就往东边而去。心中喊道,千万不要出事,一定不能出事!
  
      安宏寒斜眯起眼,“刚才让你们说,你们不肯。如今就算要说,那也迟了。来人,拖出去处斩。”
  
      众臣料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没有感觉到一点奇怪。
  
      至于那四名官员,全是皇都出名的纨绔子弟。每日流连青楼妓院不说,做事情也是非常散漫。
  
      安宏寒跟上小孩的脚步,然后和她并肩走着。
  
      从小孩的急不可待的脚步来看,就知道她心里有多么着急。安宏寒心里冒出一丝心疼,无奈的抓紧她的小手。
  
      小树林中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只是……那不是人类能够发出的声音。席惜之虽然幻化为人,但是听力没有退化,黑色布巾内包裹住的毛耳朵,抖个不停,全身心听着四周的动静。
  
      这些细小的声音,乃是昆虫扑打翅膀的声音,数以万计,听得人害怕。
  
      “那边。”席惜之听着这些声音,为众人指路。
  
      林子之中,传来几声惨叫。
  
      这么凄惨的叫声,传进耳朵,就吓得众人想停住脚步。很多胆小的大臣全都缩着脖子,跟在后面。
  
      “这……这声音怎么不像是女子的?”不知是哪一位大臣出言说道。
  
      立刻有人附和:“对……怎么听,都是男子的惨叫声啊?怎……怎么回事?”
  
      照常理来说,一看那三名舞姬就处于弱势。怎么走到小树林,他们听见的却是这样的声音?
  
      众人都非常纳闷,就连席惜之也不例外。
  
      不过刚才那颗砰砰乱跳的心,却是安静下来了。
  
      安宏寒伸手抹掉她额头的汗珠,“别担心,应该无事。”
  
      至少从这阵惨叫声而言,就算吃亏,也是那群禽兽吃了亏。
  
      出安宏寒话中的安慰,席惜之重重的一点头。
  
      两人旁若无人的举动,落入众人的眼,却变了一个样儿。哪儿看见过陛下关心过别人?而且陛下对女孩的态度,处处都透着不同。
  
      很多大臣很想一问究竟,可是瞧了瞧如今的处境,似乎舞姬那件事情,更加值得人担忧,所以众人都没有问出口。
  
      渐渐到达目的地,那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响亮。
  
      漆黑的深夜,小树林里没有灯光。
  
      随之众人打着灯笼靠近,立刻看见眼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一幕。密密麻麻的蝴蝶挥舞着翅膀,不断撞击中央的四个人。
  
      那四名男子抱头鼠窜,被淹没于蝴蝶的狂潮之中。
  
      由于蝴蝶密密麻麻聚集在一起,他们看不清楚前路,一会又撞上大树。嘴里更是发出阵阵的惨叫,仔细看他们的头,就能发现他们早就撞出了血。双手捂着头顶的伤口,不断逃窜。
  
      席惜之迈着步子,往那边跑去。终于看见站立于远处的三个妖精,她们身上穿着的衣服被扯破了不少,其中一个妖精整条袖袍都被扯掉了,光滑细嫩的胳膊裸露在外。
  
      很明显,最开始她们也吃过亏。只是到了最后,有蝴蝶的支援,她们才成功逃过了四名男子的魔掌。
  
      席惜之浑身带有灵气,她每前进一步,蝴蝶的狂潮就随之退后一步。
  
      安宏寒走在她旁边,看着漫天飞舞的蝴蝶,也是极为震惊。他们身后那群大臣,早就处于震撼之中,眼睛瞪得非常之大。
  
      东方尤煜也一路跟着过来,看见如此奇怪的场景,手中的折扇,摇得呼啦作响。
  
      “真是不可思议,没想到蝴蝶也能有这么灵性的一面。不止会协作跳舞,还能驱赶恶人。”东方尤煜一边走,一边说道。
  
      大臣们纷纷称奇。
  
      “蝴……”话刚要说出口,席惜之意识到如今她已经不是兽态,她说的话,人类也能听懂,立即调转话语,说道:“你们怎么样?”
  
      走到三个妖精的面前,席惜之停住脚步,看着她们。她们的身体有着轻微的伤痕,应该是挣扎的时候,不小心弄出来的。
  
      席惜之感觉到歉意,张口就说:“对不起。”
  
      这话让所有人二丈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而唯一知道事情真相的安宏寒,自然保持着沉默。
  
      席惜之早就猜到皇宫内的人不简单,只是她才离开这么一会,这些**昏头的臭男人就忍不住下手了。恨恨咬牙,席惜之看向那四名不断在小树林中逃窜的男子,“你们放心,这笔账,我定会为你们讨要回来。”
  
      没道理自己的玩伴被欺负了,席惜之还能坐视不理。况且整件事情,都是席惜之牵扯出来的,若不是她找三名妖精跳舞救场,也不至于给她们招惹来这么多麻烦。总归,比起席惜之,三个妖精太无辜了。
  
      三个妖精目光浮现出疑惑,来回盯着眼前只有七八岁的小女孩,眨了眨眼睛,还是没有认出对方是谁。
  
      席惜之想开口解释,但是碍于这里人太多,无法说出口。
  
      三名妖精懵懂的站在原地,任由冷风吹到她们身上,也一动不动。若不是那双眼眸在转动,恐怕众人都会以为她们只是雕塑而已。
  
      看着她们穿着破破烂烂的舞衣,吹着瑟瑟冷风,席惜之有点于心不忍。转过身,就去扒某位帝王的衣服……
  
      而堂堂风泽国帝王非但没有阻止,还任由小孩脱去他的外袍。
  
      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某小孩的动作。
  
      就在安宏寒的衣服快要脱下来之际,身为侍卫的吴建锋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呼一声:“大胆!陛下的衣服,是你随便能够扒的吗?”
  
      席惜之愣了愣,无辜的抬起眼,以前它也经常扒安宏寒的衣服来着,虽然是用爪子扒。
  
      “她们冷。”三个字,犹如受了莫大的委屈似的。
  
      众人的小心肝噗通一跳,仿佛觉得自己是罪不可赦的罪人,是自己欺负了小女孩一般。
  
      安宏寒抬手脱掉外衣,递给小女孩,“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
  
      大臣、太监和侍卫全部不可置信的盯着两人,心中叹道,那是龙袍啊!象征着至高无上的的地位和权利,陛下您竟然说给就给。
  
      东方尤煜嘴角露出一丝玩味,从来没有看见安宏寒有这样的一面。这个小女孩到底什么来历?竟然能够让一国之君服服帖帖。
  
      安宏寒褪去外袍之后,还穿着一层里衣。纵使没有龙袍加身,可是他那一身威严的气势,还是让人不敢忽略。
  
      席惜之接过那件袍子,不顾众人的眼光,为其中一名妖精披上。
  
      “遮住比较好。”舞衣本来就比较暴露,再加上她们的衣服都被扯得破破烂烂。刚才席惜之还看见,有几个男人不停往她们这边看,那种色迷迷的目光,席惜之绝对不会看错。
  
      席惜之的身高不够,垫着脚尖,抬起两条粉嫩嫩的手臂,隔了好一会,才把衣服给妖精套上。
  
      那名妖精一眼不眨的看着对方给自己穿衣服,当触及那双湛蓝色的眼眸时,似乎想到什么,咿呀咿呀的开口说话。只可惜众人都听不懂她到底表达的是什么含义……
  
      “是……是哑巴?”
  
      很多人发现这个问题,展开议论。没想到人长得如此美丽,却说不了话。
  
      “还差两件衣服。”席惜之小声嘀咕道。
  
      这话立刻被所有人听见了……
  
      东方尤煜自告奋勇,“用本殿的吧。”
  
      说着,东方尤煜解开自己的外袍,递给小女孩,“快为她们穿上吧,夜里凉。”
  
      这一刻,席惜之勉强对笑面虎有所改观。这人心地应该还不错,至少挺有男子风度。
  
      东方尤煜报之一笑。
  
      旁边的安宏寒瞬间阴沉了脸,“吴建锋,把你的衣服脱下来。”
  
      谁都听得出这话带着的寒意,只是陛下说话向来都这般,众人也没有其他方向想。
  
      “是,陛下。”吴建锋遵从安宏寒的吩咐,解开自己的衣襟,然后把外衣递给席惜之。
  
      席惜之逐渐为三位妖精穿上,顺带检查了一遍她们的身体,确定她们没有任何严重的伤势,才松了一口。
  
      那四个纨绔子弟已经被侍卫拿下,小树林中的蝴蝶,也断断续续飞离,偶尔有几只依依不舍的停靠在三名妖精的身上。
  
      席惜之转过身,问安宏寒道:“有律法规定不得欺负良家妇女吗?”
  
      席惜之心中非常清楚,应该是有的,因为这是每个国家恒古不变的律法。如果少了这一条,那么这个国家肯定会乱套。
  
      “有是有,不过敢在朕的皇宫内闹事,岂能够轻易饶怒?”安宏寒的手段向来狠辣,他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律法所作出的责罚,不及他重,这四名官员绝对不能轻易就轻饶。
  
      向来心肠软的席惜之,这一次也主张重罚!看他们四个男人的行事作风,显然不是第一次作案了。要是不狠狠罚,以后不知道会有多少女人栽在他们手里。
  
      每每想到三个妖精差点就遭他们毒手,席惜之就一阵的咬牙。
  
      四个男子没有料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最后连陛下都惊动了,吓得张惶失措,“求陛下饶命啊!我们……我们只是带她们出来玩玩而已,没有起歹心。”
  
      仿佛听到一个笑话,席惜之狠狠一瞪眼,清越空灵的声音响起,“玩?你们是想怎么样玩?脱光衣服玩吗?”
  
      席惜之这话说出去,虽然有点丢脸面,可是却清清楚楚揭示了四个人的龌蹉心理。
  
      “你……你是谁?敢这样说……”看见有人敢出言嘲讽他们,这四个人都有点不服。可是见陛下刚才对她宠爱的态度,顿时气焰又降下来。
  
      席惜之气得转过头,“人证物证俱在,由不得你们死不认账。”
  
      担心席惜之气坏了身体,安宏寒轻轻揽过她,手掌搭在她的肩头。这么一个亲昵的动作,让众人觉得不真实。
  
      很少看见陛下会主动亲近人,无论是皇亲还是妃子,从没有看见陛下做出这样的动作……而现在,他揽过小女孩肩头的时候,是那么的娴熟,就像这个动作做过了无数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